放言快訊 |
首頁 / 放.新聞 / 人物
放.新聞
人物
《放・專訪》獨家|「罷韓四君子」尹立:高雄市民愛恨分明,不要騙他…
2020.01.20
13:41pm
/ 放言編輯部 資深編輯 陳雅菱
尹立表示選舉罷免是人民的權利,「又不是封建專制的社會,說要停止罷免的到底是什麼心態?」

 

「罷韓活動」第二階段連署即將展開。回首這段歷程,「Wecare高雄」發起人、前高市文化局長尹立今(20)日接受《放言》訪問時首先說明「Wecare高雄」分兩階段,前期是針對韓國瑜陣營在九合一大選時對高雄的抹黑,第二階段是韓「被動參與」國民黨總統初選,正式背棄高雄市開始;他強調高雄市民愛恨分明,「高雄很溫情,但是你不要騙他」。

 



罷韓活動不只在高雄熱議,全台灣也都相當關注。「罷韓四君子」中的尹立是關鍵角色之一,在2018年九合一大選前,他就因選舉亂象層出不窮辭去市府職位,回歸民間投身於「We Care高雄」捍衛城鄉,他當時強調:「當候選人不斷宣稱自己不攻擊對方的同時,其陣營網軍卻不斷製造寒蟬效應,我覺得我必須走出來,拿下行政的身份,好好的把自己的想法論述出來。」  

 

這一走,從韓國瑜當選高雄市長前,到韓參選總統敗選後至今,持續努力走著;雖然目標已轉變,「為高雄」的立場絲毫不動搖。  

 

在乎高雄的人  

 

「從民間來,回民間去,因為我相信高雄價值!」尹立起初是由前高雄市長陳菊從樹德科技大學動畫與遊戲設計系系主任借調;設計出身的他曾與文化局合作催生「青春設計節」和「好漢玩字節」,讓駁二成為南台灣設計重鎮。在九合一大選時,他看到當時高雄市長參選人韓國瑜與其陣營惡質抹黑北漂議題、操弄高雄人的痛,也一再罵高雄老又窮,讓他震驚不已,加上網路霸凌不斷,無法坐視的他決定卸下行政身分,對抗「韓流」。  

 

「We Care高雄」在2018年11月17日,舉辦高雄大氣球遊行,有8萬人走上街呼應「拒絕汙衊、對抗霸凌」訴求。  

 

韓國瑜後來當選高雄市長,尹立大方祝福,並期許韓把高雄帶往更好的方向。不料,韓上任後爭議不斷,更是位置還沒坐熱又投身於總統大選,成為「烙跑市長」;兩大倒韓團體「 We Care高雄」和「公民割草行動」決定結盟,在去年6月27日正式啟動連署罷免第一步,尹立更指出高雄人對於韓國瑜的不滿都體現在了罷韓連署上,公告短短18天,就已回收了13萬份罷免連署書。  
 

高雄不要烙跑市長  
 

不只連署,還走上街頭。在韓國瑜就任市長一周年之際,罷韓行動大團結,共同參與「1221罷韓大遊行」,不過活動成行是困難重重,尹立日前接受《放言》訪問時怒斥申請割草活動場地、罷韓大遊行時都受到阻攔,「總共被擋了7次!那時候我大動作召開記者會,後來韓市府迫於壓力才核准遊行權。」   

 

更令人生氣的是,韓國瑜陣營也號召韓粉,同日在附近舉行挺韓遊行。尹立狠批這是非常惡劣、仇恨煽動的行為,他譴責挺韓明明可以錯開日期,對方卻沒有考量參與者的安全,「有點故意」挑動可能的風險,也指出市長雖然請假但還是韓國瑜,所有核准權都在市政府手上,他對此質疑:「韓國瑜到底用什麼態度處理這件事?」  

 

「1221罷韓大遊行」獲得空前的迴響,主辦單位喊逾50萬人共襄盛舉。尹立受訪時更是幽默表示他發現同日舉辦的「挺韓遊行」與罷韓的訴求一樣,都非常希望韓國瑜趕快離開高雄,也此呼籲在雙方目標一致下,不要產生任何衝突。  

 

尹立在當日活動終點宣示時劍指韓國瑜。他痛斥有人利用選罷法的保護傘,就任三個月就宣布選總統,利用了憲法保障集會遊行,故意選擇同日號召韓粉對抗遊行,也為此痛斥台灣第一次發生民主選舉的結果是如此不堪,同時強調今天是罷韓的起點,喊話第二階段一定要成功,「我們高雄人才能有重新選擇市長的機會」。  

 

不能罷韓可以有100種理由  

 

2020年一月,韓國瑜在總統大選中慘敗,中選會接著宣布高雄市長韓國瑜罷免案第一階段達標,符合規定書件人數有2萬8560人(件),已達法定提議人的人數,意味罷免案第二階段即將展開。  

 

不過,在總統大選後,罷韓活動遇到新的阻撓。有人認為韓已在總統選戰中學到教訓,回歸高雄市長角色,不該趕盡殺絕,甚至傳出高雄市經費不足,無法負荷罷韓及補選的費用。尹立對此評論「罷免是民主,也尊重高雄」,他在臉書上說明罷免韓又不是要送韓去監獄,「他還是好幾棟豪宅主人,還是存款數千萬,還是有一堆保險跟證券,家族還是擁有貴族學校,還是可以繼續辦理移民加拿大,到底教訓了什麼?」  

 

尹立認為反倒是高雄人被「烙跑市長」教訓。「市政停擺一年,不斷抹黑別人,不斷撕裂社會,不斷網路霸凌,不斷用謊話栽贓對付推動罷免的人;說什麼被困在高雄、高雄人是遮羞布、沒有對不起高雄、高雄人推罷免是民主最扭曲一頁」,尹立質疑高雄人活該被教訓?高雄人不能用民主程序罷免不適任市長?  
 

他說明我們是民主國家,選舉罷免是人民的權利,「又不是封建專制的社會,說要停止罷免的到底是什麼心態?」  

 

要求韓國瑜乾乾淨淨被罷免  
 

此外,尹立也指出罷免第一階段通有高達1348份的連署書被剔除,高雄市選委會必須說明清楚。他表示高雄市副市長陳雄文曾對此解釋「這樣的剔除數,相對過去經驗已是相當低的比例」,不過高雄辦罷免就一次,哪有過往經驗?尹立說明罷免有查核,而查核權在民政局手中,民政局長是選委會總幹事,「天底下有這種事?選舉政務官擔任選委會幹部」,他強調這是罷免,不是選舉,「被罷免的利害關係人來執行罷免?不會太可笑?」他藉此強烈要求罷免二階,政務官必須退出高雄選委會。  
 

接著被問及罷免第二階段即將展開,隨著時間的拉長,力道會不會變弱?尹立說明罷免跟選舉不同,罷免的主體就是韓國瑜,跟選舉雙方有攻防不一樣,罷免是取決於韓過去以來的表現,尹立也同時表示罷免歷程需好幾個月,確實有可能因為時間拉長而有減弱,「但是要知道,一但信任毀壞,要重建很困難」。  

 

罷韓就是最大目標  

 

不能忽視的,還有一年多來對尹立的人格抹黑、網路霸凌。他與罷韓團體為民間角色,要面對的是擁有行政資源的公部門,要忙著檯面上的阻撓外,私底下韓粉對其抹黑謾罵,從不間斷。被問及為何這麼堅定進行罷韓活動,他表示「你越是要這樣搞我,我就越是跟你拚」,也指出公民運動裡,這代表的是對支持者的承諾。  
 

他指出被抹黑霸凌初期當然會生氣,看久了其實也習慣。尹立說明他在選前沒有大動作反擊,是怕淪為口水戰,對罷免案不利,「我EQ也算高所以我忍了,不過現在,你必須要為自己言行負責」;他強調面對攻擊他個人是先靜下心,想著最大目標就是罷免案進行,其他個人榮辱、情緒就要先放下。  

 

話鋒一轉,尹立表示散播假訊息的極端韓粉其實又可惡又可憐。他指出媒體帶風向也只敢用問號,假消息到了網路上被製作成圖卡操弄,問號就變句號,他嘆「韓粉壞的是不斷霸凌、怒罵、詛咒意見不同的人,可憐的是他們是真心相信韓導,不斷被餵養偏激的概念與錯誤資訊」,對於後續他們將要承受的法律責任,尹立相當感嘆。

 

 

圖片來源:Wecare高雄、尹立臉書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