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言快訊
快訊
首頁 / 放.擂台 / 放擂台
放.擂台
讀者投書|一群發狂的瞎眼犀牛,能「將啟程」去哪?
2020.03.11
18:10pm
/ 樂克凜
國會就是個上述現象裡最明顯的戰場,在上一次洪秀柱的主席任期中,國民黨團在立法院內的表現,簡直可以用一群「發狂的瞎眼犀牛」來比喻:做任何事情前幾乎都不會先評估社會觀感與普遍民意,甚至不願多做背景調查與資料搜集,只要聽到是民進黨推的,他們就會卯足全力地亂叫亂衝,卻根本搞不清楚方向,甚至不知道被自己衝撞或踐踏而過的到底是什麼?

 

當江啟臣以68.8%的得票率當選為國民黨史上最年輕的黨主席,這個百年大黨似乎試圖要向世人宣示:這一次關於「黨改革」與「年輕化」的方向,他們是真的下定決心了要朝此前進。但,從這幾日他們的表現看來,這個自稱「將啟程」前往「改革之地」的最大在野黨,恐仍將陷入過往歷史的覆轍之中,而這樣的「無政府狀態」亦將持續很長一段時間,甚至伴隨著江啟臣的整段「過渡任期」。

 



江啟臣會是「中興少主」還是「秀柱第二」

 

許多藍營人士在江啟臣身上注入了能夠「中興」國民黨的「少主」期待,畢竟這個黨剛經歷了2020年大選後的震盪與潰敗。但如果你翻閱過去的國民黨歷史——甚至不用太久前,光看四年前即可:

 

2016年國民黨面臨有史以來第一次的總統與國會「雙輸」,被迫開始從頭學習如何當一個「完全的在野黨」後,以56.2%的高得票率,擊敗眾多對手而當選黨主席的洪秀柱,不僅是國民黨史上第一位女性黨主席,同樣也信誓旦旦揚言要讓國民黨被「徹底改造」、甚至「浴火重生!」。其在立院內的資歷以及所累積的政治、人脈資本,恐怕都絲毫不遜於今日的「中興少主」江啟臣。

 

國民黨重陷「無政府狀態」:貴族躲避、軍閥割據

 

洪、江兩位主席其實都面臨著同樣的黨內制度與文化困境:越是風雨飄搖與士氣低落的時候,國民黨的世家大老與「政治明星」們就越是會「愛惜羽毛」,寧可把燙手山芋先「讓」給旁人,也好避免自己為此折損實力。

 

而當這些昔日在黨內呼風喚雨的「貴族」們都選擇低調的時候,也就意味著那些代表各地方派系或利益團體的「軍閥」們,得以趁這個權力真空的時刻進軍卡位、拼命表現以求累積下次參選時的聲量,而完全不用顧及黨的整體戰略規劃(如果有的話),甚至是黨的形象。

 

洪秀柱任內藍營立院表現像發狂瞎眼犀牛

 

國會就是個上述現象裡最明顯的戰場,在上一次洪秀柱的主席任期中,國民黨團在立法院內的表現,簡直可以用一群「發狂的瞎眼犀牛」來比喻:做任何事情前幾乎都不會先評估社會觀感與普遍民意,甚至不願多做背景調查與資料搜集,只要聽到是民進黨推的,他們就會卯足全力地亂叫亂衝,卻根本搞不清楚方向,甚至不知道被自己衝撞或踐踏而過的到底是什麼?徒留下滿地的狼藉與瘡痍,便沾沾自喜於自己是如何地富有「戰力」,但其實他們拼命衝垮的根本都是黨內的根基。

 

而在江啟臣領導下的國民黨,目前看來在國會裡的表現也是再再刷新人們的「三觀」:尤其在全民皆在乎的防疫工作上,藍委諸公一下子要政府送大批口罩給中國以「改善兩岸關係」,一下子又舉牌大喊台灣有「口罩之亂」;一會兒說國軍支援參與「口罩國家隊」的行動是在「圖利廠商」,一會兒又要強迫經濟部長「認證」自己發動社區老人的「自製口罩」行動;最有事者,莫過於在別人忙防疫到天昏地暗之時,竟還聯名連署要求凍結相關特別預算的高達80%!幾乎每次,都在憤怒的龐大民意傾灌之下而趕緊作罷,但卻似乎永遠也沒從上一次學到教訓…

 

提不出論述、每天鬧笑話荒唐自走砲

 

過去的洪秀柱幾乎對立院黨團無力掌控,只能任憑那些為了搏取鏡頭的立委們忙著在議場裡丟水球、撒麵粉、唸金剛經、敲鑼打鼓、用桌子當衝車撞門,結果到頭來同黨的縣市長諸侯們還是得反過來,跟中央要求著能給他們更多一點的「前瞻建設預算」;而今日,當藍委們每天似乎都在千方百計,想出各種新的惹怒台灣人民的發言與提案時,江啟臣回應裡那句尷尬的「尊重黨團自主」,恐怕也預言著同樣「提不出論述、每天鬧笑話」的國會窘境,在未來仍會持續上演。

 

失去了中央執政與國會多數的舞台後,身為在野黨的國民黨,立法院自然無可避免地將成為了他們事實上最重要的戰場。但如今看來,國民黨的立院黨團仍將繼續淪為「荒唐自走砲」,不僅拿不出任何足以服人或有價值的論述給人民,甚至要他們在防疫陣線裡扮演一個「不搗亂」的角色都做不到——在這樣近乎「無政府狀態」下的國民黨,你說那個「史上第一位同時擔任立法委員的黨主席」能帶這個瘋狂又荒唐的政黨走向「改革」甚至「中興」,恐怕也只有鬼會相信。

 

 

示意圖製作-放言視覺設計部  傅建文/圖片來源:記者胡家銘/攝影

 

樂克凜
台灣大學國發所碩士生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