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放.直評 / 言所欲言
放.直評
【放・國際】中國外匯儲備夠嗎?
2018.07.23
19:33pm
/ 汪浩
近二個月來,中國市場趨於恐慌、債市違約、股市下行,企業叫苦連天。金融危機最終將逼迫中國政府選擇量化寬鬆,通過央行大規模購買國債來刺激財政支出,釋放流動性。

 

2018年7月20日,美國總統川普表示,如果需要的話,他準備好向所有從中國進口的5000多億美元商品加徵關稅。去年美國從中國進口商品達5055億美元,對中國的出口只有1299億。川普的表態標誌著美中兌美元的匯率下跌7.6%。2018年6月底,中國外匯儲備總額為31,121億美元,依然位居全球第一。但是,抵抗人民幣下跌壓力,貿易戰可能升級。與此同時,人民幣對美元匯率下跌至1美元兌換6.8人民幣,為12個月來的新低。從今年2月中旬以來,人民幣這點外匯儲備夠嗎?

 



 

根據外管局報告,2018年6月末,中國外匯儲備餘額較2017年末下降278億美元。而2018年3月末,中國外債餘額為18,435億美元,較2017年末增加1,329億美元,增幅為7.77%。其中,短期外債約12000億美元。也就是說,中國外債越借越多,外匯儲備卻越來越少。2015和2016年間,中國外匯儲備減少了1萬億美元。今天,外儲如果再下降1萬億美元,中國金融市場會崩潰。

 

第二季度開始 中國面臨資金流動的困境

 

上半年中國出口同比增長12.8%,進口同比增長19.9%,貿易順差還有1396億美元。可是,一季度末,中國經常帳戶卻出現逆差約345億美元。資本和金融帳戶順差732億美元,即一季度國際收支平衡順差還有約387億美元,但是為什麼到6月末,外匯儲備餘額較2017年末下降了278億美元呢?可見,中國國際收支平衡可能在二季度發生了逆差。

 

今年二季度以來,面對國內流動性緊縮的局面,資本流動成了中國經濟的存亡命門。商品貿易順差已連續8個季度同比收窄,進口增速持續快於出口增速。中國服務貿易17年來持續逆差,服務貿易國際競爭力不強,進口服務需求上升,而資本外流也會加劇服務貿易逆差的擴大。不斷縮小的商品貿易順差和持續擴大的服務貿易逆差導致經常帳戶狀況惡化。

 

長期以來,中國資本帳戶順差,但這本質上是一種外債,是需要還的。而外商直接投資的流入速度早已大幅放緩,2018年上半年,中國實際使用外資4463億元人民幣,同比增長1.1%。但是,美中貿易摩擦的不斷升溫和流動性緊缺導致的國內債務問題日益嚴重,如果未來外商預期翻轉,潛在影響非常巨大。特別在美聯儲收縮流動性的大環境下,經常帳戶逆差持續擴大,如果內需市場萎縮,經濟動能下降,就會出現外資扎堆撤離的危險局面,造成人民幣持續貶值的惡性循環。

 
中國外匯儲備過度依賴對外負債融資來維持,在美元流動性收縮時受衝擊大。今年上半年,全國固定資產投資同比增長6.0%,但房地產投資同比增速近10%。許多外商直接投資是「出口轉內銷」的假外資,這些中資企業在境外借債,卻以外商直接投資的型式進入內地房地產市場,一旦境外債務成本大幅上昇,這些假外資就無以為繼。中國短期外債約12000億美元,估計70%沒作匯率套保,人民幣貶值10%將帶來約840億美元匯兌損失,這對於持有相關敞口的企業而言可能是毀滅性的。

 

美中貿易戰引發資本外流,外管局怎樣應對呢?今年6月以來,外匯市場波動,但從每天的個人結售匯以及非銀行部門跨境資金流動等數據看,還沒有達到2015和2016年資金流出的水平,這同2016年以來,外管局對微觀市場監管措施有關。外管局以反洗錢、反恐怖融資、反避稅等審查,實施跨境交易「留痕」原則,加強穿透式監管。但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外管局真能擋住資本外流嗎?

 

金融危機終將逼迫中國政府量化寬鬆

 

今天,中國抵抗金融危機的能力同十年前相比,弱了許多。中國經常帳戶和國際收支逆差會成為新常態,而十年前國際收支順差佔GDP的10%。中國總債務已飆破國內生產總值的 300%,而2008年只有160%左右。如果考慮地方政府隱性債務,中國政府槓桿率為62.2%,已經超過歐盟警戒線標準。出來混總是要還的,這場發展盛宴不散的前提是信貸始终保持高速增長,但2018年上半年,社會融資規模累計為9.1萬億元,同比下降17.9%。去槓桿使許多企業失去了續命的資金,開始違約。順周期時,加投資、加槓桿千好萬好大家好;逆周期時,減投資、去槓桿、優結構是千難萬難人人難。

 

近二個月來,中國市場趨於恐慌、債市違約、股市下行,企業叫苦連天。金融危機最終將逼迫中國政府選擇量化寬鬆,通過央行大規模購買國債來刺激財政支出,釋放流動性。 當然,央行如果這麼做,人民幣就遠遠不止破7.0了,中國政府去槓桿的努力也會前功盡棄。前幾年歐盟和日本啓動量化寬鬆時,對美元匯率在短期內下跌了25%以上。現在中國央行對匯市的信心喊話,就像火災發生時,消防局卻廣播大樓沒火,這使在現場人群會覺得消防不會出現,他們唯一的安全通道就只剩下跳樓了!

 

合成示意圖製作-放言視覺設計部  蘇佳恬、鄭羽彤

 

汪浩
自由撰稿人,牛津大學國際關係學博士,著作《意外的國父》、《冷戰中的兩面派》。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