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言快訊
快訊
首頁 / 放.新聞 / 財經
放.新聞
財經
給法官施壓?黄國昌不缺席三寶案開庭 律師黃帝穎:只能說他「特別關心」 這個案
2020.05.12
16:18pm
/ 放言編輯部 資深編輯 陳依旻
黃帝穎說,有看到相關報導,不過通篇是用質疑方式訴說,被點名的特定集團,以及黃國昌對這部方並沒特別回應或否認,黃國昌接受大同獨董提名,再加上黃國昌到場旁聽永豐金「三寶案」這特別情況,社會討論非常多,通常接受獨董提名的人,都是商場上有力人士,黃國昌是不是跟哪些商場人士有關,可受公評,關係為何要由他自己說明。

 

前時代力量立委黃國昌日前全程旁聽首度開庭的永豐金「三寶案」,引外界議論想對法官施壓。律師黃帝穎今(12)日接受《放言》訪問時回應,黃國昌先前對吹哨者保護、相關個案有些著墨,現在不是立委,又以律師身分在場,狀況少見,「只能說對這個案特別關心」。

 



張晉源做為證人其實不需帶律師

 

永豐金「三寶案」本月7日在台北地院首度開庭,這是2017年何壽川交保之後,法院第一次進行審理程序,「吹哨人」張晉源也以第一位證人列席出庭應訊,並接受檢辯雙方的詰問。值得注意的是,何壽川律師團當庭提示的證據顯示,張晉源早就知悉本案(三寶案),且有相當程度的參與,全程前時代力量立委黃國昌都在場旁聽。

 

相關報導讓一名財經界人士相當詫異,向《放言》透露,所謂「吹哨人」,實際上,涉及背信罪之虞,已被永豐金提告,黄國昌任職立委期間追殺永豐金案件,現在開庭又在場什麼意思?「法官不會有壓力嗎?」

 

對此,《放言》訪問一位金融界人士,他指出,因黃國昌已不是立委,旁聽合法,「但張晉源做為證人,其實不需要帶律師」,那天張晉源不僅帶律師,事後律師還在臉書上陪張晉源演一場大戲,感覺得出,律師想藉由張晉源打知名度,讓他覺得相當有趣。

 

至於黃國昌在場旁聽有何動機?該名人士表示,有聽到傳聞,黃國昌在休息時間,向張晉源律師表明不會搶案子,不會爭取當張晉源律師,且從他過去實務辯的方式來看,「有人認為不是合格律師,是想給法官壓力,但我認為,現在法官不會容易被市場派人士嚇唬」;他也指出,張晉源以證人身分列席,還帶律師,雖然實質上是犯罪者,但想藉「吹哨者」之名免除自己罪刑,相關行為突顯「心裡覺得自己是被告」。

 

另一位知情人士則指出,律師根據公司資料,證實「三寶案」的實情就是,張晉源在擔任永豐金控策略長期間,就已經指示同事參與評估,「根本早就知情(三寶案)」。

 

黃國昌想延續揭弊形象就得回應社會質疑

 

針對黃國昌極為關注「三寶案」等相關事宜,黃帝穎表示,法院採取公開審理的方式,任何人都可以旁聽,黃進去旁聽此案,在法律上合法,並沒有質疑之處,「特別的是,黃國昌在這案子不是訴訟關係人,過去黃國昌在當立委期間,曾對吹哨者保護、永豐金個案有些著墨,現在不是立委,又以律師身分在場旁聽這個案,比較少見,只能說對這個案(永豐金)特別關心」。

 

永豐金控三寶案爆發後,黃國昌曾在2019年針對「揭弊者保護法」相關議題,找來因揭發永豐金涉及鼎興牙材詐貸案、三寶超貸案的李小姐召開記者會;案子已過3年,黃國昌仍舊沒缺席「三寶案」的首度開庭,全程關注吹哨人、第一證人張晉源與何壽川正面交鋒。

 

熟稔相關議題的業者透露,黃國昌數度針對永豐金,是想讓外界覺得他們經營有問題,暗助特定集團取得目的,「打永豐金的時候分明手跟暗手,換成打大同的時候就共同合作」。

 

恰巧黃帝穎指出,黃國昌在當立委期間,曾對吹哨者保護、個案有些著墨,現在褪去立委身分,又以律師身分在場旁聽此案,狀況少見,「只能說他對這(永豐金)案特別關心」。

 

向其追問,所謂「特別關心」是否與業者私下透露的消息有異曲同工之妙?

 

黃帝穎說,有看到相關報導,不過通篇是用質疑方式訴說,被點名的特定集團,以及黃國昌對這部方並沒特別回應或否認,黃國昌接受大同獨董提名,再加上黃國昌到場旁聽永豐金「三寶案」這特別情況,社會討論非常多,通常接受獨董提名的人,都是商場上有力人士,黃國昌是不是跟哪些商場人士有關,可受公評,關係為何要由他自己說明。

 

他也建議,「黃國昌要延續過去揭弊形象,就得去回應社會質疑」。

 

針對有業者指出,黃國昌要接受哪派提名,是個人自由,只是他接受的是「遭疑有『中資』介入的市場派提名,應對外確切說明,否則有違過往原則」。

 

黃帝穎表示,獨立董事在目前公司法、證交法制度來看,是獨立行使監督及善盡獨董職責,但實務上常見的情形是,誰提名就接近哪邊;他強調,黃國昌若能成為大同獨董,是否履行相關制度的立法意義,還是偏向人情世故,就是黃國昌的未來考驗。

 

 

照片取自法律救生員臉書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