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言快訊
快訊
首頁 / 放.新聞 / 財經
放.新聞
財經
封鎖記者還汙衊媒體「收錢」 金融界人士籲吹哨人:行得正何必怕檢視?
2020.05.20
20:44pm
/ 放言編輯部 資深編輯 陳依旻
讓人好奇的是,曾信誓旦旦遭人抹黑,樂於與金管會、永豐金公開辯論,面對媒體有憑有據,卻不接受記者訪問、封鎖記者,不求證卻污衊媒體「收錢」?為此,設法再訪張晉源,到截稿前的最後一刻,他仍然未讀、未回。有位金融界人士向《放言》提出,「行得正,何必怕檢驗呢?」

 

曾有記者在臉書發文吐露心聲:「提問是天職,不問是失職。」恰巧與近日《放言》心境相呼應,多名記者有鑑於「吹哨人」系列報導皆有消息來源,幾次向張晉源求證,有的遭封鎖,有的是已讀不回,近日更抹黑該媒體「收錢」賣新聞?目前《放言》已委請律師提告,歡迎秉持曾說「樂意與金管會、永豐銀公開辯論」的精神提出證據、說明。

 

 



記者求證不是被封鎖「就是已讀不回」

 

2017年,張晉源以揭露東家永豐金「三寶案」聲名大噪,甚至有「台灣史上最高層級的吹哨人」之稱的張晉源,猶記2019年9月,涉嫌刻意隱匿實際出售子行美國遠東銀行(FENB)資產價值,導致交易價格被低估,嚴重影響股東權益,遭永豐金以「背信罪」控提告,張晉源、永豐金控間的恩怨情仇也在金融圈掀波瀾,有人質疑,這是前董事長何壽川時隔多年的復仇,也有知情人士向《放言》透露,他吹哨「三寶案」目的就是想在「FENB銀行賤賣案」中脫罪。

 

此案鬧得沸沸揚揚的期間,《放言》也展開一系列的調查報導,在和張晉源一來一往的交談、向永豐金控求證,對照熟悉內情的讀者投書,串聯整件事情的來龍去脈,發現劇情「超展開」?

 

永豐金控以具體事證認為張違反金控法、銀行法等背信罪的當晚,張晉源就發布聲明強調:「司法迫害是對揭弊者最殘忍的報復。」

 

有知情人士投書指控張晉源,3年前自詡「吹哨人」,目的是想藉由檢舉「三寶案」,好讓自己在「FENB銀行賤賣案」中脫罪,對此,《放言》訪問張晉源,得到的回應是:「一定是幫忙何氏家族的人運用各種寫小說、劇本能力,我真的非常樂於與金管會、永豐金公開辯論,但東一件、西一件抹黑,我都疲於奔命。」

 

張晉源問,遠東集團交易價格合不合理?財報是董事會編制、通過,不是他,經理人不能召集董事會,且摩根史丹利擁有世界核心的事務所,「講成交易機構出事都是我隻手遮天,有這種事?我們又不是做多大交易,只是因為我盡責任確保銀行錢不被詐貸走,就聯合全世界為了利益之人顛倒黑白。」

 

張晉源痛批該篇投書「通篇謊言就是在賭沒有人有時間讀反饋」,更篤定絕非單純讀者投書,感嘆永豐金控既告他又鋪天蓋地找媒體,讓他根本連澄清的時間都沒有。

 

由於借款人本利還清,向張晉源追問「永豐銀何罪之有?」張晉源反問,銀行、金控借錢不能用假資料,這是不可以的,跟有無付利息是兩回事,「如果『三寶案』沒有被揭發,會還錢嗎?是否會像頂新一樣倒了就不還?」

 

張晉源強調,金控、銀行負責人借錢必須有一定程序,要有十足擔保,「他們沒有申報、沒走法律途徑、提造偽造文件,這些是多麼嚴重的金融犯罪,如今為了幾十萬置入費就鋪天蓋地指鹿為馬,對國家造成的危害重大,這樣只是做人格謀殺,欺負讀者不了解金融法規,欺負我沒有能力、場域。」

 

報導刊出沒多久,就收到張晉源「錢都撒完了吧,我不被殺死不會停的」、「這些策畫好的系列謊言,彷彿電影魔幻系列…」等相關訊息。

 

儼然張晉源有冤說不出?但永豐銀發言人受訪時一語道破,FENB銀行賤賣案「早於張晉源吹哨前」,永豐金對張晉源提告是「站在維護股東群益」的立場。

 

相關報導也引來不少知情人士私下爆料,《放言》再訪張晉源,發現記者不是被封鎖,就是已讀不回。

 

行得正「何必怕檢視」

 

「吹哨人」爭議沉寂一段時日,因「三寶案」今年5月首度開庭再度燃燒,據悉,法官詢問雙方和解的可能性時,永豐金律師表示要向永豐金詢問再作答覆,「而張晉源則明確表示沒有和解意願」。但一位金融界人士向《放言》透露「明明是他找律師到處找人要跟何家和解」,另一名金融界人士則回應:「有聽說過他想和解」。也直言這市場消息傳得非常多次,對張晉源有錯再先卻稱「不想和解」的想法感到匪夷所思。

 

隨後,張晉源在臉書發文:「『收錢證據』被公開,還要繼續潑糞,被這種媒體抹黑,覺得光榮,他們羞辱的是爭取新聞自由的前輩跟台灣人的善良」。暗指《放言》將新聞當廣告賣。

 

昨日更直接點名《放言》,呼籲「永豐銀行請自重,花錢『放言』散播這種訊息也改變不了真相…」

 

由於刊出相關報導時,恰逢他以「看報不看財報,新手投資不要胡鬧!」為題指出,永豐餘第1季獲利創同期次高的新聞,但看「公開資訊觀測站」的第一季財報,發現「被選擇不說的數字遠比被努力宣傳的數字重要…每次說完真話就會被報復,可是不忍心看新手辛苦賺錢誤入雷區賠光。糾結啊,果然,我又犯了大嘴巴的錯誤。」

 

於是他在該篇貼文回覆網友留言:「就說會被報復吧,立馬就被放言抹黑。不過我依然不會把大賠說成大賺的。」

 

讓人好奇的是,曾信誓旦旦遭人抹黑,樂於與金管會、永豐金公開辯論,面對媒體有憑有據,卻不接受記者訪問、封鎖記者,不求證卻污衊媒體「收錢」?為此,今(20)日設法再訪張晉源,到截稿前的最後一刻,他仍然未讀、未回。有位金融界人士向《放言》提出,「行得正,何必怕檢驗呢?」

 

有鑑於系列報導皆有消息來源,何來抹黑之說?目前《放言》已委請律師提出告訴,歡迎張晉源針對報導內容提出說明,或對不實部分提出證據,而非躲在臉書後面威脅原告。

 

 

照片來源:TRF受害聯盟youtube、張晉源臉書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