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言快訊 |
首頁 / 放.新聞 / 人物
放.新聞
人物
《放・獨家》近距觀照「我們與惡的距離」 薛煒育律師告白:這齣戲沒有「一無可取」的人!
2019.04.06
09:30am
/ 放言編輯部 陳依旻
想起曾委任的一起死刑定讞個案,薛煒育說,會面過程中,個案自認犯下的錯不可饒恕,但最不捨自己的姊姊,「因為她害怕陌生來電一接起,便是法務部通知弟弟即將被槍決的消息」。聯想到劇中李大芝一角獲知自己至親的哥哥將被槍決的錯愕傷心混雜,但這同時也是真實的人生。

 

盤點日本法務劇,以「律師」為題材不計可數,反觀台灣量雖不及,質卻驚人,近期《我們與惡的距離》刻畫入微、佳評如潮。《放言》獨家採訪與劇中王赦一角高度重疊的律師薛煒育,他表示,「整部戲沒有一無可取的人!」

 



薛煒育:在劇中看到真實的人生

 

《我們與惡的距離》將加害者長期壓抑的生活詮釋淋漓盡致堪稱我國少見題材,開播以來佳評如潮,處理眾多重大刑案的律師薛煒育表示,在法庭上除了面對患有思覺失調症的犯罪者、加害人家屬之外,還有被害人家庭,「劇中宋喬安、劉昭國都是我律師職涯中看到的」

 

說到這裡,他先是盛讚此劇人物刻劃細膩、寫實「編劇跟導演真的很厲害」。並說明大眾通常最直接看到的是受創者的情緒反應,但劇中兇手李曉明的妹妹「李曉文」改名「李大芝」極力展開新生活等過程,反映某種程度上「對加害者而言,也是一種被害」,只因他們和我們一樣,過著起床、買早餐、上班、下班的生活,活在需要與人群接觸的社會,面對心靈上的愧疚、周遭同儕、親人等不同層度的壓力,不一定過的比較好,因為「不見得每個人都會帶著體諒眼光」。

 

 (圖片:薛煒育:「劇中宋喬安、劉昭國都是我律師職涯中看到的」)

 

太太也曾說:「可以不要接嗎?」

 

思索心血來潮想當律師的契機,薛煒育先是回溯成長過程,「自己生長在雙薪家庭,受正常教育,高中聯考成績不錯,捫心自問沒有什麼挫折,覺得自己很幸福」,對他而言,奠定想成為律師的基礎分別於1989年、1997年由台灣出品的電影「魯冰花」和「一隻鳥仔哮啾啾」,幕幕反映出底層的無奈與悲涼,讓他驚覺「原來不是每個人都跟我一樣,不用擔心吃不飽、穿不暖」,進而思考如何能給世上不在乎物質,只求三餐溫飽的人一點幫助。

 

「起初想到可以透過文字,就像我透過閱讀就能獲得心情平靜,所以原本我唸中文系,發現寫不出治癒人心的內容後,轉而旁聽其他課程,覺得法學院有趣。」薛煒育認為,律法並非遙不可及,就像籃球有比賽規則,人跟人之間也有社會規則,幫弱勢者爭取權益的同時,能幫他們一點忙,等於推他們朝更幸福的路上走。

 

每項犯罪皆有成因,抽絲剝繭面具下的真相才能預防。與劇中王赦一樣,薛煒育表示,決定接下爭議性案件的那刻,妻子首要反應和劇中丁美媚無異,向丈夫拋出「可以不要接嗎?」面容盡是憂愁,故對於由演員吳慷仁飾演的王赦「可說心有戚戚焉」。

 

 

如果有天孩子犯錯不符我們想像

 

「身為辯護人不是為了讓有罪變無罪」薛煒育說,能做的不僅要尊重兩種截然不同的反應,更希望藉由事件探討社會意義,「雖然世界不會變好,心靈創傷皆已鑄成,唯有了解面具底下的真相,盡力修復,才知道如何預防」。

 

而服務加害者能獲得什麼意義?薛煒育坦言「我不曉得,講成就感,太過矯情,但我知道有天孩子長大,不想只是跟他們說我在辦案子。」

 

而李母宣洩兒子和家庭被社會貼上「變態殺人魔」的痛,讓不少觀眾淚水奪眶而出,也直擊薛煒育內心深處,他說:「我也是兩個孩子的爸爸,在他們出生看見喜悅和感動,希望他們能快樂長大,抱持夢想成為優秀的人,如果有天他們犯了錯 不符合我們勾勒的想像,做父母的我們是不是會難過,苛責自己做得不夠好?」

 

他想起曾委任的一起死刑定讞個案,薛煒育說,會面過程中,個案自認犯下的錯不可饒恕,但最不捨自己的姊姊,「因為她害怕陌生來電一接起,便是法務部通知弟弟即將被槍決的消息」,聯想到劇中李大芝一角獲知自己至親的哥哥將被槍決的錯愕傷心混雜,但這同時也是真實的人生。

 

我們與惡勢力真的近在咫尺嗎?薛煒育以為人父母視角,站在被害者或加害者角度思考,因痛失愛子藉酒消愁的宋喬安,縱使亦有爭議性,有壞到讓人無法忍受嗎?丈夫劉昭國精神外遇或許是不適合的丈夫,可對女兒的愛毋庸置疑;加害者爸爸李功軻在兒子犯下隨機殺人案後日日酗酒,但用盡畢生積蓄也要替兒子彌補被害者,扛責席捲而來的無奈,讓他在靈堂外跪喊「我沒辦法,真的沒辦法,這麼多的人,我們要怎麼道歉,我們要怎麼賠償…」薛煒育說「他是努力的爸爸」

 

薛煒育對王赦搭起整部戲的橋樑相當有感,他認為,雖然王對加害者家庭窮追猛打的行徑,看似為他們帶來極大壓力,可站在律師、社會工作者的角度,他想了解環節的出發點並沒有錯。 強調整部戲沒有一無可取的人,就像家人身上有你我不喜歡的缺點,而周遭或多或少也有犯罪的朋友,「有沒有想過,他們為什麼會變成這樣」,綜觀以上,薛煒育說,好人與壞人實則無標準答案「每個人都不是十全十美,就是人生。」

 

 

 

圖片來源:記者陳依旻攝、公視提供、戲劇官方粉專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