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放.文創 / 華語歌曲
放.文創
唱著〈就在今夜〉的丘丘合唱團,為80年代華語音樂帶來搖滾樂的新刺激
2020.08.18
18:11pm
/ 放言編輯部 資深編輯 廖明潔
丘丘合唱團承襲民歌時代的創作精神,大膽加入在西方音樂已成風潮的搖滾節奏和電子合成器元素,讓大眾真正了解什麼是流行搖滾樂。後續台灣樂壇陸續出現更多「樂團」形式的表演,這可以說是只留下三張專輯的丘丘合唱團在華語音樂史上最大的貢獻

 

現在「樂團」在台灣樂壇中十分普遍,從主流到獨立、從搖滾到電音、民謠,各種類型的樂團都蓬勃地並存著,不過,這樣的盛況是經過長時間的醞釀,在近10年裡才慢慢形成的,回顧過往,70年代的台灣樂壇還是一片樂團「沙漠」,1981年出現的丘丘合唱團則是一個重要的里程碑。

 



 民歌運動顯露疲態引發搖滾新思潮

 

為什麼在西洋樂壇都早已有數十個樂團成名的80年代初,台灣才終於出現第一個以搖滾樂團的形式被大眾認識的音樂人?這得從那時候的時代背景講起。在丘丘合唱團出現之前的70年代,台灣的流行音樂唱的不是家國大愛的愛國淨化歌曲,就是小情小愛無關痛癢的靡靡之音,年輕人覺得聽這些國語歌很「遜」,受到駐台美軍帶進的美式文化影響,他們喜歡聽的是美軍電台播放的西洋流行歌。當時當然有樂團存在,不過這些玩樂團的人只翻唱西洋歌曲,也以在美軍俱樂部、夜總會等地方跑場演出為主,沒有錄製專輯發行,也不太會出現在大眾媒體上。70年代中期出現的校園民歌運動是對當時國語流行歌曲的反動,年輕人高呼要「唱自己的歌」而投入國語歌曲的創作,也才扭轉印象,讓「聽國語歌曲」成為一種流行。只是,在經過3、4年的發展之後,民歌運動也顯露出了疲態,大批類似風格的歌曲反覆出現,主題內容卻無新意,於是另一股反動的風潮也開始蠢蠢欲動。

 

在民歌時期創作出〈小茉莉〉、〈看我聽我〉、〈風,告訴我〉等諸多膾炙人口歌曲的邱晨,當時意識到民歌該走出一條不同的路線,他想到的是在校園民歌創作彈唱的精神中加入歐美搖滾樂的元素,而為了強調搖滾樂的精神和態度,應該以樂團而非個人演唱的形式來呈現,於是他一方面著手收集國外熱門樂團使用的樂器、設備資料,一方面開始尋找志同道合的團員。在尋找主唱時,原本屬意的人選是剛在民歌比賽中嶄露頭角的林慧萍,可惜她已和歌林唱片簽約接受培訓,邱晨只好另覓人選,他的一位朋友、後來也成為歌手的紀宏仁,介紹了台中一個樂團的女主唱給他,他親自聽過她的現場演出之後確定請她擔任主唱,在1981年正式組成了吉他手邱晨、主唱金智娟(娃娃)、鼓手林俊修、鍵盤手李應錄及貝斯手李世傑的丘丘合唱團。他們在著手錄製專輯時又碰到一個難題,當時市面上沒有出現過樂團發專輯成功的先例,找了幾家唱片公司都抱持著遲疑的態度,其中歌林唱片還表示不看好娃娃的音色,最後邱晨找上在民歌時期合作過的新格唱片才搞定發行的事情。

 

第一個自己創作且成功獲得市場肯定的搖滾樂團

 

 

經過重重波折的《丘丘合唱團—就在今夜》專輯於1982年10月發行,出人意表的是一推出就大受歡迎。邱晨創作的主打歌〈就在今夜〉用電子聲響和逐漸加快的鼓點堆疊前奏,娃娃一出場,特有的沙啞迷人嗓音搭上流暢的旋律及強勁的節奏,充滿活力的感覺立刻抓住聽眾的耳朵,而略帶嘶喊的演唱方式,不但讓當時聽習慣清清淡淡校園民歌的年輕人大受震撼,更成了他們抒發情緒的出口,一時間全台灣的年輕人都在唱著「就在今夜我要離去,就在今夜一樣想你」!專輯裡其他歌曲一樣很受矚目,〈河堤上的傻瓜〉和〈旋轉木馬〉都用淺顯易懂的歌詞和輕快的節奏詮釋樸實單純的心境;邱晨與李應錄共同創作的〈大公雞〉以及翻唱木吉他合唱團的〈橋〉,雖然骨子裡仍是民歌,但是加入搖滾元素豐富了歌曲的樣貌;〈為何夢見他〉是非常打動人心的抒情佳作,演奏曲〈十個太陽〉則採用強烈的電吉他來描述中國神話故事。針對娃娃的音色挑選了兩首西洋歌曲翻唱,分別是1981年Billboard單曲年終總冠軍的〈Bette Davis Eyes〉及英國搖滾樂團Nazareth的〈Love Hurts〉,重新詮釋的版本絲毫不遜於原唱。專輯上市不久便奪得華視《綜藝100》流行歌曲暢銷排行榜冠軍,且創下35萬張的銷量,丘丘合唱團成為台灣流行音樂史上,第一個自己創作、演唱而且成功獲得市場肯定的搖滾樂團。

 

丘丘合唱團暴紅之後,各方演出邀約紛紛湧來,一些秀場的演出安排還有黑道介入,引發邱晨被砍傷的社會事件,加上酬勞問題引起團員對他產生誤會,邱晨在1983年就退出了丘丘合唱團。雖然靈魂人物離團,但因為首張專輯的好成績讓唱片公司對樂團這種形式的表演吃下定心丸,願意投入更多資源找來優秀的製作人和創作者,後續1983年發行《陌生的人》專輯、1984年發行《告別20歲》專輯也都創下極佳的成績,幾首歌曲包括電子重拍搖滾的〈陌生的人〉、運用類似非洲音樂節奏及合聲的〈甚麼歌〉、以民間故事為題的新派兒歌〈虎姑婆〉,成名不久的李宗盛為他們打造的情歌〈刻痕〉、孫建平所寫以星際大戰ET為題的〈星空TEL〉都是代表作。而第三張專輯的主打歌之一〈搖搖搖〉,當時被統一食品新上市的飲料「雪客33」選為廣告歌曲,電視密集播放下又衝了一波銷量,歌詞中唱著「大書包曾經擁有我,我擁有Rock'n Roll」,在還少有英文字寫入國語歌詞的年代裡,也算是一個創舉。

 

 

丘丘合唱團後來因為團員要入伍當兵,在第三張專輯之後就解散了,只剩主唱金智娟以個人身份繼續在樂壇發展。丘丘合唱團承襲民歌時代的創作精神,卻大膽加入在西方音樂已成風潮的搖滾節奏和電子合成器元素,讓當時普遍只知道「搖滾樂」這個名詞卻未實際有所體驗的大眾真正了解什麼是流行搖滾樂,某種程度也加速了當時已漸衰退的民歌時代提早終結;而金智娟與當時玉女偶像們大相徑庭的狂野奔放演唱風格,也為歌壇帶來不少新刺激。受到這樣的啟發,後續台灣樂壇開始陸續出現更多「樂團」形式的表演,這可以說是只留下三張專輯的丘丘合唱團在華語音樂史上最大的貢獻。

 

 

圖片來源:翻拍《丘丘合唱團—就在今夜》專輯封面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