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放.文創 / 華語歌曲
放.文創
五月天、孫燕姿都曾翻唱,蔡藍欽《這個世界》唱出僵化教育體制的學子心聲,短暫一生留下深沈代表作
2020.09.21
18:00pm
/ 放言編輯部 資深編輯 廖明潔
蔡藍欽1987年猝逝後首張專輯才正式發行,〈這個世界〉不但多次被翻唱,也在《刻在你心底的名字》及《九降風》等電影中,成為那個年代的代表歌曲

 

即將在月底上映的電影《刻在你心底的名字》,故事開始的背景是在1987年的台灣,一首當年發行,由已故歌手蔡藍欽演唱的〈這個世界〉,因此成為電影裡多次出現的重要歌曲,讓已看過特映的觀眾頻頻討論。這首歌因為曾被許多位歌手重新翻唱過,大眾或多或少有聽過,但對於創作演唱這首歌的蔡藍欽,或許就沒太多的認識了。

 



首張專輯發行前就不幸猝逝

 

蔡藍欽在華語流行音樂的歷史上是一個很獨特的存在,他這一生只有正式發行過唯一一張專輯《這個世界》,這張專輯的歌曲創作、錄製前後只用了非常短的兩個月時間,但是在整張專輯才剛完成配唱後的一星期,他就因為休克導致心臟麻痺送醫不治,在1987年2月14日過世,當時他只有22歲又3個月。專輯之後繼續完成後製混音作業,在6月發行,台灣之前不曾出現過這種首張專輯發行時歌手已不在人世的狀況,專輯封面也只是以他的素描肖像呈現;在無法像其他歌手上遍電台、電視節目「打歌」,也沒有在MV中露臉的情形下,靠著口碑就讓這張專輯登上了中廣《知音時間》國語排行榜的冠軍數周之久,並在當年締造了破15萬張的銷售佳績,名列年度十大暢銷專輯。這其中當然有因為他的早逝增添的傳奇色彩帶來的好奇,但更吸引聽眾的是他和他的作品所具有的特質魅力。

 

1964年出生的蔡藍欽,5歲開始學鋼琴,8個月內就彈完別人得學上一、二年的拜爾教本,6歲以未足齡破例考入台北兒童合唱團,就讀北市西門國小的6年期間都擔任班長,國中讀明星學校南門國中,以總成績第一名畢業,之後考入建國中學,大學再考上第二志願台大機械系。以這個歷程看來,他就是一位典型的品學兼優好學生,但細究他成長過程中的一些小故事,像是剛學會游泳,就毫不猶豫地躍入成人池最深的一頭;國中時用一整個下午在台大操場學騎單車,被同學抬回家後半個月腿才消腫,而一學會之後就想一個人騎車去環島被父親阻止,又可看出他有固執、叛逆的一面。他國中時就因為過度緊張患了十二指腸炎,此後身體常有些病痛,大一下學期又因為肝、腎都有問題而辦理休學,後來因為兵役徵召問題,於暑假再度參加聯考,高分考上屏東農專畜牧科,到了20歲那年又復學台大,從大一下學期開始重讀。

 

一度因為不想出名而拒絕發專輯

 

他從高中就廣泛涉獵西洋音樂並參加校內樂團,上大學後在吉他社當副社長,這期間,他已經廣泛接觸電子琴、吉他、薩克斯風、電子合成器等多種樂器,也在Metal Kids搖滾樂團擔任鍵盤手,當時的樂團主唱是還未成名的趙傳,之後接棒的則是張雨生;一如樂團的名字,蔡藍欽偏好的是重金屬搖滾樂,喜歡Led Zeppelin、Rainbow這些樂團。他從弟弟蔡淳那認識了從「大學城歌唱比賽」出身的詹裕彰,把他引介給飛碟唱片公司,他遂暫時把西洋搖滾樂先放一邊,開始嘗試創作國語流行歌曲;聽了幾天蘇芮的唱片後寫出來的第一首歌〈不再想起〉就已是相當成熟的作品,交由丁曉雯演唱灌錄,這讓飛碟唱片的老闆吳楚楚注意到他的才華,想幫他出個人專輯。一般人面對這種大好機會送上門來,高興都來不及了,沒想到蔡藍欽卻拒絕這個提議,原因是他不要曝光、不要出名、不想改變現有的生活,經過唱片公司多次溝通,以「留一個紀念,證明對音樂的愛戀」說服他,他才終於同意在「不上電視、寒假錄音、暑假出片」不影響課業的原則下發行專輯。

 

(《這個世界》專輯在2001年重新發行典藏CD版)

 

 

一旦確定了要做,他拼命三郎的個性再度展現,在之後的一個多月裡,他以驚人的意志力和音樂才華,不眠不休的創作出專輯12首歌曲中超過7成的詞曲。他的創作主軸不脫切身的學生生活範圍,但他不是走單純「小清新」那種脈絡,而是以聽起來似乎雲淡風輕的口氣,唱出對填鴨式教育制度的不滿與反諷,以及對人生的思考和徬徨。像是〈他的話〉裡先是唱著:「習慣性的睡眠不足,我常感覺疲勞,還有那沉重書包,跟體重差不了多少」種種學生苦讀的現狀,後面卻略帶嘲諷的說,「根據專家的研究報告,學習要趁早,遲了就不好,我會更加努力做一個乖寶寶」。〈老師的話〉是以老師為第一人稱來寫,諷刺中帶著關懷的唱著,「在這兵荒馬亂的世界裡,追求滿分是最大的樂趣。不是我不教你是非黑白的道理,十八般武藝功課要排第一」。而即使他如家長老師所期望的,考上了最高學府台大,對未來的徬徨仍未絲毫減少,在〈同樣的路〉中他訴說:「這是我昨天也走過的路,它的名字叫羅斯福,似乎是值得讓我走完的路,但不知終點在何處」。當然他還是有著這年紀的人對愛情的憧憬,把它表現在〈少男日記〉和〈校園美女〉之中。他的歌詞大都簡單淺白沒有華麗的修辭,但是卻隱含著多重的意義讓人深思,溫和歌聲的背後,是一種面對體制的抗議和不得不接受的無奈,由一個大家眼中的高材生嘴中唱出,在那個還有聯考制度和體罰的年代,格外容易引起年輕人的共鳴。

 

專輯同名歌曲〈這個世界〉曲序排在最後一首,歌曲先以兩聲厚實的鐘聲展開,編曲與前面11首都是以吉他為骨架、偏向校園民歌的簡單編制不同,加入了比較多的音樂元素,在這首歌裡他滿懷希望的唱著:「我們的世界並不像你說的真有那麼壞,用你的關懷和所有的愛,為這個世界添一些美麗色彩」,感覺像是最後走出了校園這個象牙塔,願意以一種較為開放、理性、樂觀的態度去探索這個世界。這首歌的溫暖樂觀特質和柔美的旋律,讓它成為蔡藍欽最知名的代表作,包括張信哲、五月天、黃鶯鶯、孫燕姿、安溥(張懸)、劉若英都曾經翻唱過。這張專輯後來也被選入「台灣流行音樂百佳專輯1975~1993」的第27位。

 

擔任過飛碟唱片的企劃總監、創作出上百首華語歌詞的陳樂融,在這張專輯於2001年重新發行時撰文回憶,當年蔡藍欽過世後的第九天,正好是他踏進唱片圈的第一天,沒見過蔡藍欽的他首次在吳楚楚車上聽到他的歌聲,且接下為這張專輯首次發行撰寫文案的工作,是他唱片企劃生涯中絕無僅有的際遇。他認為,蔡藍欽歌曲中流露台灣被升學主義扭曲的青春歲月,絕對是能引起這麼多人與他共鳴的特殊基調,而他令人欣喜、佩服的地方,正在於他不屈不撓的堅毅個性,能隨順社會價值,卻也不放棄自我探詢;對生活、愛情、學業與社會都有意見,可是沒有發為運動家高亢的批判,而選擇像詩人般低吟。

 

蔡藍欽若沒早逝,也許日後可以創作出更多的精彩作品,也成為華語歌壇的中流砥柱,但這當然都只是一種揣想,我們只能慶幸,他至少在短暫的生命中確實留下了一張精彩的作品讓我們紀念,也證明了他對音樂的愛戀。

 

 

圖片來源:翻拍專輯封面、翻拍五月天及孫燕姿演唱影片畫面

 

最新新聞
延伸閱讀
最新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