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放.文創 / 台語歌曲
放.文創
不只〈天天天藍〉,潘越雲《情字這條路》點燃「新台語歌運動」火苗,深遠影響力至今仍在
2020.11.09
18:03pm
/ 放言編輯部 資深編輯 廖明潔
滾石唱片在專輯封面稱這張專輯為「台灣開埠以來最美的台語情歌」,其中的宣傳文字則寫著「我們的動機,單純得不過只想做一張真正感人的台語唱片罷了」

 

台灣早期的台語歌曲受制於政策、社會等等多方面因素,給大眾的印象就是只能唱著充滿江湖菸酒味的哀怨悲情,直到1990年代初期興起的「新台語歌運動」才改變了這樣的景況。而在台語歌與國語歌還是涇渭分明的年代,潘越雲《情字這條路》專輯可說是「新台語歌運動」掀起燎原大火之前的一個小小火苗。

 



在1980年代初期開始大幅成長起來的台灣唱片產業裡,所謂的國語歌手與台語歌手之間還有著一條明顯的界線,唱國語歌的歌手不會突然跑去出台語專輯,反之亦然,這樣的分界甚至也出現在唱片公司身上,發行國語專輯的唱片公司少有跨界去發台語專輯的。1988年推出的《情字這條路》,不但是當時已成立7年的滾石唱片自創業以來的首張台語專輯,也是歌手潘越雲第一次出台語專輯,這個轉折的脈絡得從潘越雲本身的成長歷程講起。1957出生在高雄監埕區的潘越雲,從小生活範圍就在西子灣碼頭一帶,17歲時父母相繼過世,她開始半工半讀的生活,後來因為無法負擔學費,放棄只讀了一年的大學,被學長介紹去餐廳駐唱而展開演唱生涯。1980年,正準備創立滾石唱片的段氏兄弟,在一場慈善演唱會中聽到潘越雲的演唱認為很有發展潛力,便要她上台北試唱,潘越雲應要求連唱了高低key相差頗大的王海玲〈忘了我是誰〉及蔡琴〈恰似你的溫柔〉,又以吉他彈唱了一首西洋民謠展現唱功。幾天後滾石通知她上台北發展,沒有家庭、無牽無掛的她想想去了也沒什麼損失,拎著一個皮箱就踏上了尋夢之旅。

 

一線國語歌手跨界唱台語歌

 

滾石幫她租了一間房子,一邊培訓她一邊開始籌劃創業之作。1981年3月,滾石唱片首張專輯《三人展》發行,收錄民歌手出身的吳楚楚、李麗芬以及潘越雲三人的歌曲,開啟此後至今將近40年的唱片製作及發行事業,潘越雲也就此成了滾石唱片的「開山祖師婆」。她在滾石的第二張專輯,1982年的《天天天藍》就開始嚐到走紅滋味,專輯同名歌曲獲得1983年金鼎獎的最佳製作、最佳編曲、最佳演唱3項大獎。之後包括〈野百合也有春天〉、〈鎖上記憶〉、〈謝謝你曾經愛我〉、〈幾度夕陽紅〉等一連串的暢銷專輯及歌曲的推出,讓她到1988年時已成為歌壇第一線國語女歌手,這時她卻出人意料的出了一張台語專輯《情字這條路》。那一兩年流行的台語歌曲是陳盈潔的〈風飛沙〉、黃乙玲的〈講什麼山盟海誓〉、陳小雲的〈愛情的騙子我問你〉這類的曲風,即使有「寶島歌王」葉啟田重新復出的〈愛拼才會贏〉唱出光明的正能量且大受歡迎,《情字這條路》裡的歌還是跟當時的台語歌很不一樣。

 

這是潘越雲第一次出台語專輯,卻不是她第一次出台語歌,早在1983年的國語專輯《胭脂北投》中就有一首台語歌〈心情〉,由林邊作詞、筆名甘儂的音樂家簡上仁譜曲,意境深遠的歌詞獲得當年金鼎獎「最佳歌詞」肯定,不落俗套的編曲和潘越雲淡淡哀愁的詮釋,讓這首歌被不少人注意到。1987年由蕭麗紅原著改編的電影《桂花巷》,主題曲由吳念真寫詞、陳揚作曲、編曲,找上嗓音裡有著哀怨柔情特質的潘越雲演唱。因為故事背景在清光緒年代,吳念真特地用七言古詩的格律寫詞,盡顯台語的古典之美,細膩刻劃命運多舛的女主角一生故事的文字,猶如濃縮版的小說。陳揚的編曲運用現代的電子合成器MIDI,也放進傳統樂器如古箏、琵琶、笛子等,來表現出時代感,加上潘越雲哀而不傷、怨而不恨的聲音表情,讓電影情節猶如在眼前般悠揚又瑰麗的呈現,拿下第24屆金馬獎「最佳電影插曲」。連著兩首古典優美的台語歌曲,激發了潘越雲想出一張以自己母語演唱的專輯,也鋪奠了這張台語專輯的基調。

 

歌曲盡顯台語的典雅優美

 

滾石唱片以作國語專輯的概念來打造這張專輯,製作人是李壽全、李宗盛、陳揚三位大師,詞曲創作和編曲者也多是從國語歌曲界找來的,譬如專輯同名曲的作詞者是曾寫出〈榕樹下〉、〈我只在乎你〉、〈玫瑰人生〉等國語歌曲的慎芝,譜曲的則是〈謝謝你曾經愛我〉、〈加州陽光〉的作曲者鄭華娟,兩人的合作讓這首歌既具古典的優雅又有現代的輕鬆感,白話易懂的歌詞更是讓母語不是台語的人也容易聽懂跟唱。吳念真和陳揚再度合作的〈若我輕輕叫著你的名〉是專輯中另一首佳作,編曲一樣帶著些許古典的味道,副歌最後一句的「叫一聲,應千聲,叫一聲,應萬聲」,把潘越雲聲音特質的婉轉嬌媚發揮到極致。專輯裡也收錄了之前的兩首台語單曲〈心情〉和〈桂花巷〉,整張專輯中,除了不同於當時其他台語歌曲的曲風,徹底顯露台語典雅、優美、精緻的特質之外,最動人的莫過於潘越雲演繹出的感情厚度。她在專輯文案中如此寫著「14年來,未能再依偎怙恃。這樣的心情,隨著流淚的歲月,淌成一條懷念、獨立、成長的河。這條河慢慢流著,流過黑夜的歌聲,流過記憶裡的童年,父母的臉,故鄉的陽光和西子灣…… 如此親切、熟悉的閩南語,曾經是父母和我之間永恆的語言,但14年了,卻一直沒有再使用過它。再用時,已從懷念裡來到錄音間、麥克風前,雖然河流依然,只是一切變了……子欲養而親不在。謹以這張作品,獻給我熱愛的父母和西子灣」,與歌曲一樣動人的思念雙親及故鄉之情躍然紙上。

 

滾石唱片在專輯封面稱這張專輯為「台灣開埠以來最美的台語情歌」,其中的宣傳文字則寫著「我們的動機,單純得不過只想做一張真正感人的台語唱片罷了」。這張專輯的確完成了這樣的使命,除了感動許多人,在當時創下口碑與銷售俱佳的成績,還讓更多人發現了台語歌曲有許多種的可能,對幾年後的「新台語歌運動」不無催化的作用,後來許多國語歌手開始出台語專輯,也是受到這張專輯的影響。這張專輯也因為優異的製作和重要的影響力,被選入「台灣流行音樂百佳專輯1975~1993」之中。

 

這張專輯的影響力到了近年仍在發威,之前以一首與茄子蛋合作〈浪子的路〉而打開知名度的饒舌歌手RPG,去年與女歌手芮德推出一首男女合唱的饒舌歌曲〈So In Love With You〉,副歌就取樣了〈情字這條路〉的曲調,他表示因為小時候搭爸爸開的車,車上音響都會放這首歌,希望藉由這樣的安排,讓長輩們可以喜歡嘻哈音樂,也讓年輕一代接觸到經典歌曲。今年5月上任的,位在法國巴黎以東30公里的尚特盧-布里市(Chanteloup-en-Brie)市長全育駿(Olivier Colaisseau),他小時候跟大部分的法國人一樣,對台灣的印象非常模糊,不過因為學校有一位台灣女同學借給他聽潘越雲的〈情字這條路〉卡帶,聽不懂歌詞的他卻被聲音旋律深深打動,心想能創造出這麼美好東西的國家一定很有意思。之後他真的來到台灣居住工作,愛上了台灣,還認識了現在的老婆成了台灣女婿,如今他努力推動周邊城市與台灣的經貿及文化交流,這絕對是當初創造出這張專輯的滾石唱片和潘越雲都無法想像到的發展。

 

 

圖片來源:翻拍專輯封面) 

 

最新新聞
延伸閱讀
最新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