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放.新聞 / 財經
放.新聞
財經
「勞金局炒股案」寶佳唐楚烈等5人聲押禁見! 徐嶔煌質疑:少主林家宏可能知情?
2020.12.11
16:42pm
/ 放言編輯部 歐芯萌
徐嶔煌推論,現在看來這麼大量的股票、這麼重要的投資決策,寶佳集團還敢「嗆聲」發一封公開信,給遠東集團的董事會跟徐旭東,這行為顯然不是一個寶佳的三號人物(邱裕元)能夠做的出來。

 

北檢偵辦「勞金局炒股案」,檢廉查出寶佳資產涉嫌將旗下所擁有的3%遠東百貨股份,以高於當時市場行情的24.75元,倒貨給勞動基金。昨(10)日北檢兵分5路搜索替勞動基金下單的復華投信,並約談復華投信投資長邱明強、研究員劉建賢、陳周倫、寶佳資產執行長唐楚烈及投資主管邱裕元等5名被告,今早7點多訊後,依「行賄及操縱股價等罪」將5人聲押禁見。

 



檢廉查出,由唐楚烈擔任負責人及主導資金走向的寶佳資產及嘉源投資,持有遠百股份的每股成本約在21元,並以24.75元左右的價格陸續賣出3%持股,試圖達到至少年報酬率達12%的獲利基準。

 

據檢調,去年5月下旬,唐楚烈及邱裕元開始謀議操縱遠百股價,利用寶佳資產的資金進場拉抬後,最多持有遠百股份高達13%;直到今年4月至7月間,才計畫賣出約3%持股套利。目前寶佳所持有的遠百股份約占10%。

 

今年初受武漢肺炎疫情影響,遠百股價一度低迷,唐楚烈及邱裕元疑似認為股價水準不如預期,便尋找外部資金承接。檢廉調查,邱裕元找上擔任勞動基金操盤手的游迺文,於今年7至8月間,請託游迺文繞過有權下單的交易員,以24.75元的相對高價,利用勞動基金帳戶掛單買進寶佳欲脫手的3%遠百股份。

 

財經專家徐嶔煌接受《放言》訪問時提到,這次的案子是寶佳跟勞金局長游迺文之間的接觸,過程中有一個有趣的脈絡是:「寶佳為什麼要找上勞金局的操盤手,跟他做中間的出貨,或說讓勞動基金來套牢?」原因是寶佳過去有一段脈絡。

 

徐嶔煌指出,寶佳去年12月初號稱買進了十趴以上遠百的股權,但寶佳集團最大量購買遠百股權的進貨時間點,是6月到10月的時候。當時遠百一股的股價是16元到21元,對於寶佳集團來講,他們也是在16到21元買進遠百的股權;當時寶佳在市場上買了大約10%左右,但是又補了2到3%,總共是12%。

 

寶佳買進最大的成本是在16到21元之間。徐嶔煌說,寶佳非常有趣的是,買貨進來之後,在今年上半年的時候,市場上傳出很多消息稱寶佳集團對遠百有興趣,尤其是對遠百底下持有的股利。在遠百股東會之前,寶佳發出這個公開訊息,時間點非常巧合。

 

遠東百貨是6月24日才開股東會,寶佳發給遠百的公開信函裡有兩個巧妙之處。第一,時間點是6月18日。第二,內文提到希望跟遠百的董事會高層可以面對面一談,「這很有趣」,寶佳做為擁有12%股權的持有人身分,為了公司的利益,希望可以跟董事會高層面談,這個消息是發生在6月18到23日的時候。

 

7月份的時候,又出現了寶佳集團的投資長邱裕元跟游迺文雙方見面的事情。徐嶔煌續道,再來看到時間序,8月12日游迺文這個勞動基金的操盤者,要去買進遠百的股票,「為什麼這件事有趣跟巧合?」 因為遠百所買進的價格大約在16到21元,靠近21元左右是最大量;8月多的時候,勞金局長游迺文要求基金操盤的人,出示遠百股價的價位是在24.75元。

 

徐嶔煌強調,可以想見一件事:24.75元對於寶佳所購買的遠百的成本16到21元之間,對寶佳來說幾乎是「怎麼賣、怎麼賺」,而且賣貨的對象有個勞動基金要幫他吃貨。

 

勞動基金出面進貨,還可以造成兩個效果。徐嶔煌說明,第一,勞動基金的量夠大,光是8月12日那天勞動基金購買的量,就佔當天遠百成交量的20%,以這個成交量來說,股市的散戶也好或是其他經營者,很容易去誤判市場上有個大戶或股利,準備要送遠百的股票。

 

第二個效益是,市場上開始有不明就裡、不知道發生什麼事情,只知道遠百的價格開始被拱高,而且成交量在放大,這個情況下很容易被判斷為「這支股票是可以做的」,所以很多散戶就跟著進來了。

 

在勞動基金介入遠百股票之後,遠百的每天成交量,從5百多張最高放大到了8千多張,縮下來的時候也還有4千多張。徐嶔煌指出,對於寶佳集團來講,這個勞動基金等於幫他開了一個賣股票的門。也就是說,沒有勞動基金這樣下去發動炒作遠百股票的話,遠百原本的成交量只有5百多張。

 

徐嶔煌直言,對於寶佳來講,要倒貨很難倒,因為只有兩個方式:一是寶佳賣遠百股票造成大跌,成交量萎縮更難賣;二是每天成交量一點點,要分很多天才有機會賣掉。

 

他提到,之前寶佳手上持有最大量遠百股票的時候高達17萬張,這麼大的量如果每天只有5百多張,不就要賣很久?所以勞動基金的介入,把成交量打開到了8千張,讓寶佳集團要賣股票「成交量好出貨」、「價格維持在24元以上」,怎麼賣都不會虧。

 

「游迺文帶著勞動基金去吃遠百的股票,對寶佳集團要出貨來講,真的超方便!」徐嶔煌說,無論檢調查出什麼結果,到底他們有無勾結,客觀事實來看,勞動基金對遠百股票的介入,都造就寶佳出貨一個非常好的客觀條件。

 

搭配檢調現在查到的事證,寶佳跟游迺文雙方在7月吃過飯、有密切的接觸,再看到他們相關人之一 還有復華投信的人在裡面,而復華投信是勞動基金的代操業者之一,「這件事讓整個過程變得非常關鍵」。

 

徐嶔煌認為,從時間序來看,當檢調調查到借貸為止,其實一切就講得通了。第一,時間邏輯上對了,從去年6月到12月發生的事情,跟今年6、7、8月發生的事情,時間對得起來。第二,客觀態樣上寶佳能夠出貨的這件事,也對得起來。

 

第三,之前很多人質疑,搞不好只是寶佳集團的投資長邱裕元的個人行為?徐嶔煌推論,現在看來這麼大量的股票、這麼重要的投資決策,寶佳集團還敢「嗆聲」發一封公開信,給遠東集團的董事會跟徐旭東,這行為顯然不是一個寶佳的三號人物(邱裕元)能夠做的出來。「寶佳集團一個三號人物(邱裕元),沒有資格代表寶佳,甚至代表林陳海去嗆聲徐旭東,說我要跟你董事會議談。」

 

「這件事情背後很顯然,寶佳的高層有相當程度,應該都有了解。」徐嶔煌指出,到今天把整個脈絡拚完整之後,寶佳集團高層介入的程度跟疑慮,其實就變得更深。整個案情再往上發展,就有可能是寶佳資產CEO唐楚烈如果知情整個操作的話,他還發了一份公開信給遠百高層的話。

 

徐嶔煌強調,「這些人介入買賣遠百股票的細節,以及寶佳集團在財務金融這塊的操作方式,少主林家宏知不知道?這就是下一個外界想要了解的重點。」

 

 

圖片來源:翻攝自蔡玉真、清大臉書

 

最新新聞
延伸閱讀
最新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