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放.新聞 / 政治
放.新聞
政治
消息人士爆調查「柯文哲器捐案」洩密者就是張武修!他再喊冤:未收到檔案、沒人檢視過檔案內容!
2020.12.15
18:23pm
/ 放言編輯部 高逸帆
張武修強調,目前證據不清楚,監院裡面不曉得是誰就對外發言,非常不恰當,而且他已退休離開監院,只是個老百姓,卻被有麥克風、有公職身分的人,在沒有證據下講這些話,非常不公允。他目前尊重監院做法,靜待司法調查。

 

前任監委張武修、現任監委高涌誠去年立案調查台北市長柯文哲「器官捐贈案」,不過卻爆發洩密疑雲,前監察院長張博雅要求徹查。監院8日院會決議,將全案函送檢調偵辦。有消息人士指出,洩密者就是張武修。張武修今(15)日接受《放言》訪問表示,他沒有收到檔案,也不清楚檔案內容,在證據未清楚的狀況下就遭影射,十分不公允。高涌誠昨日召開記者會指出,他從未接觸過影片,要移送也輪不到他。

 



柯文哲器官捐贈案,在2018年台北市長選舉前夕鬧得沸沸揚揚,民團因而向監察院提出檢舉,並由具醫師背景的監委張武修主查。

 

台灣團結聯盟去年11月召開記者會表示,他們接獲「民眾」的爆料資訊,公布第5屆監察委員張武修、高涌誠約詢柯文哲的訪談錄音與逐字稿,全長約2小時30分鐘,部分涉有剪接。由於時值調查過程中,進而引發洩密疑雲。

 

《上報》指稱,根據監委在院會的談話,以及調查結果,顯示洩密的特定人士明確,並不是監院的行政人員;再加上高涌誠也召開記者會自清,因此洩密者呼之欲出。另也有消息人士指出,洩密者就是張武修。

 

張武修:沒收到檔案,不知檔案內容

 

張武修接受《放言》訪問表示,他認為媒體的影射有所偏失,監院顯然沒有完成內部調查,也沒有結論,才會把案子交給檢調處理。

 

針對影片外流,張武修喊冤,他沒有拿到這個檔案,監院同仁在程序上「好像」有拿一個檔案給他的辦公室,可是他沒有收到這個檔案,也沒有人檢視過這個檔案到底是什麼。

 

「監察院沒有按照程序應該仔細點收,這是我覺得最大的問題。」張武修表示,他在監院的時候就提出,針對電子類的資料應該要更妥善處理。他直言,「恐怕掉得不只是這樣子」,監院掉東西不是第一次了,應該提升檔案管理安全。

 

回憶去年約詢柯文哲,張武修指出,當天的內容也沒什麼關鍵性,也是後來他沒有急著去找檔案的原因。他說,柯文哲講得很平實,沒有爆破性的資訊,99%都是柯對外說過的事實,後來有文字筆錄,就看那個比較快,影片對於調查報告本身沒有什麼重要性。

 

針對在張武修電腦的資源回收筒中找到約詢柯文哲的影片,張武修表示,他沒有辦法證實,監院也沒有說明到底是什麼檔案,「他們這樣講有失公允」。他說,監院院務會議應該很機密,假如監院有證據,就應該有實質作為,但沒作為又放話,這很矛盾。

 

張武修強調,目前證據不清楚,監院裡面不曉得是誰就對外發言,非常不恰當,而且他已退休離開監院,只是個老百姓,卻被有麥克風、有公職身分的人,在沒有證據下講這些話,非常不公允。他目前尊重監院做法,靜待司法調查。

 

高涌誠:從未碰過影音檔,能接觸的只有張武修及其他人

 

高涌誠昨日下午舉行記者會表示,「器官移植案」是由張武修主查,他是協助的共同調查委員。他解釋,調查報告初稿完成還沒送會審查前,調查中所獲得資料,都是主查委員與調查官負責處理,共同調查委員不會特別接觸。

 

「所謂洩密一事,跟本人一點關係也沒有,」高涌誠強調,他在調查過程中,從未接觸關於約詢柯文哲當日會議的影音檔,更遑論外洩。他說,能接觸影音檔的,除了張武修以外還有其他人,「就算要移送也輪不到我」。

 

高涌誠表示,紀律委員會調查報告的討論案,以及後續院會處理,他都依法迴避、沒有參加,依據法律相關規定判斷,如果紀律委員會或院會認為影音檔外洩構成犯罪,監察院也只能移送「犯罪事實」,不是針對「特定人」;如果可以針對特定人,「我和張委員不就先被紀律委員會懲處或彈劾了?」

 

高涌誠指出,本案已經移送檢察官偵查,就由檢察官釐清,他會本於證人角色,就他所知提供參考,確定真相為何。他強調,結論就是這案子跟他一點關係也沒有,「我非常有信心認為自己不會有被移送的問題」。

 

針對為什麼要特別針對柯文哲影音錄影,高涌誠表示,因為張武修是主查委員,當張安排要做全部影音檔存錄時,他予以尊重。他說,針對重大案件,如果有影像紀錄,其實會更避免爭議。

 

談及影音檔紀錄完畢如何處理,高涌誠指出,就他了解,有些人是有經手的,包括政風有針對協查的相關人員進行調查。他非常訝異有許多人碰觸錄音檔,但他都沒碰觸,「怎麼會移送的是我」。

 

 

圖片來源:翻攝自張武修臉書

 

最新新聞
延伸閱讀
最新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