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放.文創 / 華語歌曲
放.文創
「台灣經驗」促成轉型,那英從「中國知名女歌手」成為紅遍華人世界的「華語樂壇天后」
2021.01.06
18:20pm
/ 放言編輯部 資深編輯 廖明潔
那英在台灣歌壇創造出的奇蹟,使她一路以天后之姿在華人世界創下新紀錄;即使經過10多年後,當大眾講到中國大陸的天后級歌手,「那英」仍然是數一數二會浮現在腦海中的名字

 

台灣是現代華語流行音樂的發源地,從70年代校園民歌奠基後一路發展到90年代黃金時期,吸引了各地抱著音樂夢想的華人匯聚來此尋找成功的機會,就像Frank Sinatra名曲〈New York, New York〉的著名歌詞所說,「If I can make it there, I’ll make it anywhere(如果我能在那裡成功,我在任何地方都能成功)」,許多香港、星馬、中國的歌手都因為成功在台灣揚名立萬,進而紅回家鄉或是讓事業更上一層樓;中國歌手之中,首位獲得「金曲獎歌后」頭銜的那英,就是一個非常具代表性的例子。

 



以「山寨版」蘇芮出道

 

出生於瀋陽的那英從小就喜歡唱歌,中學加入遼寧少年廣播合唱團擔任領唱,之後經過三次報考,才終於在1983年考進瀋陽歌舞團,歌舞團裡人才濟濟,任憑那英有把好嗓子,也只能當個伴唱,直到某次一個主唱演員因為重感冒發燒臨時無法演出,她才終於有了出頭的機會變成主唱。那時期,蘇芮在台灣發行了第一張同名專輯,以〈一樣的月光〉、〈酒矸倘賣無〉等歌曲掀起一陣黑色旋風,專輯由盜版管道進入中國大陸也大受歡迎,讓蘇芮在大陸也成了當紅歌手;那英的嗓音渾厚有力,與蘇芮有幾分相似,她就開始學唱蘇芮的歌並在台上演出。1988年她參加「陽光杯青年歌手大賽」,演唱蘇芮的〈我找到自己〉獲得通俗歌曲組金獎,因此獲得知名作曲家谷建芬的賞識,邀請她加入「谷建芬聲樂培訓中心」成為谷建芬的學生,那英便由瀋陽搬往北京正式展開她的歌唱事業。

 

那英在谷建芬的指導下,除了為毛阿敏等歌手錄demo試唱帶,她還取了與偶像蘇芮很接近的藝名「蘇丙」、「蘇冉」,用短髮、戴著墨鏡的類似蘇芮造型出版翻唱蘇芮歌曲的專輯,這段山寨天后的「黑歷史」現在看來有些荒謬,在當時還未開放且盜版、翻唱盛行的大陸唱片市場卻非特例。之後,那英先是以一首帶著西北塞外風格的歌曲〈山溝溝〉受到關注,隔年再以電視劇主題曲〈山不轉水轉〉獲得全國電台評選冠軍及全國青年歌手新人獎,接著也獲選「全國十大最受歡迎歌手」、「全國影視十佳歌手」等,還登上中央電視台春節聯歡晚會的舞台,這讓她成為具有全國知名度的歌手。不過,由於她主要是在各地參加歌唱大賽、聯歡晚會,演唱活動主題曲等,很多人稱她為「晚會歌手」,在一般大眾眼中也只是二線女歌星,與當時大陸最火的毛阿敏、田震等相比有一段差距。

 

台灣發片成功轉型

 

1993年是改變那英命運的一年,她二度登上央視春晚的舞台且與她的偶像蘇芮及羅文、巫啟賢同台合唱,緊接著,台灣的福茂唱片找上她與她簽約,在台灣發行了她的首張個人專輯《為你朝思暮想》。為因應台灣聽眾的口味,那英收起在大陸唱〈山溝溝〉這類歌曲的豪邁大嗓,用婉約的輕柔氣音唱起情歌,造型上也改以柔順的微捲大波浪髮型及都會感的套裝、洋裝出現,不過因為她的唱腔帶著大陸口音,造型也不是那麼搭配她的個性,專輯在台灣反應平平,反倒是在大陸比較受歡迎。兩年後的第二張專輯《白天不懂夜的黑》,一改前作的柔情,由林隆璇作曲的同名主打歌音域跨度很大,讓那英兼具細膩和大氣的唱功得以完全展現,一推出就登上排行榜,專輯在兩週內創下近15萬張銷量,成為她在台灣的成名作。那時期大陸有一波的歌手與台港唱片公司簽約熱潮,不過成功走出大陸市場的不多,那英雖然兩張專輯的成績不到大紅大紫,跟福茂唱片三年約滿就解約,這還是讓她從「晚會歌手」成功轉型為「唱片歌手」,有了「台灣經驗」後回鍋大陸的身價也已大為不同。

 

1998年,那英推出與EMI科藝百代唱片簽約後的首張專輯《征服》,同名主打歌由袁惟仁創作,歌曲從前段沉實的中音開始鋪陳,到了中段之後,那英那帶著一些沙啞卻又十分嘹亮高亢的招牌嗓音充分發揮,帶點戲劇化暗喻的歌詞也非常打動人心,瞬間就「征服」了大批聽眾成為那英的歌迷。而除了這首歌之外,與另一位天后王菲合唱的〈夢醒了〉、那英作詞講述自己感情經歷的〈不管有多苦〉,以及〈愛要有你才完美〉、〈最愛這一天〉等都是非常好聽的佳作,加上有國際唱片公司的資源挹注,這張專輯在台灣銷量超過70萬張,全亞洲更是有超過200萬張的驚人成績。那英以此專輯首度入圍金曲獎「最佳國語女演唱人」,在香港、中國也獲得無數獎項,自此,那英不再只是「中國知名女歌手」,而成為紅遍華人世界、名符其實的「華語樂壇天后」!

 

邁入事業巔峰期的那英乘勝追擊,1999年的專輯《乾脆》持續熱賣,在台灣銷量超過65萬張,全亞洲銷量160萬張;2000年的專輯《心酸的浪漫》在亞洲銷量有150萬張之外,更為那英帶來巨大的成功。這張專輯的同名主打歌由那英自己作詞,同公司的歌手張宇作曲,那英在這首歌裡不是只賣弄蕩氣迴腸的大氣唱腔,而是用婉轉細膩的演繹詮釋出無限惆悵的餘味;專輯在第12屆金曲獎獲得從製作到作詞、作曲、編曲等全面性的6項入圍,成功把那英從莫文蔚、王菲、張惠妹等強敵環伺中,送上金曲獎「最佳女演唱人」的寶座,是金曲獎歌手類獎項歷史中第一位獲獎的中國歌手,更厲害的是,那英還從方文山、林夕和李宗盛的手中搶下了「最佳作詞人」獎項,鋒頭一時無兩!

 

那英在台灣歌壇創造出的奇蹟,使她一路以天后之姿在華人世界創下新紀錄,包括在台灣的演唱會指標場館台北小巨蛋,及香港的指標場館紅磡體育館,她都是第一位登上該舞台舉辦個人演唱會的中國歌手;經過10多年後,當大眾講到中國大陸的天后級歌手,「那英」仍然是數一數二會浮現在腦海中的名字。她後來一度淡出幕前,雖然再回歸後已較少發行新作品,歌迷們仍然能在系列歌唱選秀節目中回味她的風采和唱功。

 

 

圖片來源:翻拍專輯封面) 

 

最新新聞
延伸閱讀
最新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