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放.文創 / 放文創
放.文創
用阮玲玉電影原聲帶《葬心》專輯跨足電影配樂,「音樂教父」小蟲展現流行音樂人的多元創作功力
2021.02.03
18:13pm
/ 放言編輯部 資深編輯 廖明潔
《阮玲玉電影原聲帶》開啟小蟲的電影配樂之路,後續又做了《紅玫瑰白玫瑰》、《天浴》兩部電影的配樂;生涯做三部電影配樂就三度入圍金馬獎、兩度獲獎,也可見小蟲這位「音樂教父」的創作風格跨越流行派或學院派分野的功力

 

「電影」不只是視覺的藝術,還結合了聽覺,不論使用的是人聲演唱的歌曲或是純演奏樂,「配樂」在電影中都扮演了一個重要的角色。樂壇中從以前到現在有不少人橫跨流行歌曲及電影配樂兩個領域,於90年代跨界發展最成功的例子之一,當數有「音樂教父」之稱的小蟲(陳煥昌)。

 



多元創作風格成功打造多位歌手

 

本名陳煥昌的小蟲是高雄人,念美工科的他閒暇也會創作彈唱,在金門當兵時被初戀女友兵變,待在多雨又寒冷的金門更加覺得哀戚,寫出一首〈小雨來的正是時候〉來抒發心情。這首歌在1983年被首度當製作人的李宗盛找去給首度發個人專輯的鄭怡演唱,專輯在當時《綜藝一百》流行歌曲排行榜蟬聯13週冠軍,一次把創作、製作、演唱的這三個人都捧紅,本來打算退伍後要去當室內設計師的小蟲也就此邁入流行音樂圈。之後,他寫的〈涼啊涼〉讓鳳飛飛成功轉型,〈想不盡的你〉使剛退伍的徐瑋奠定青春偶像地位,為藍心湄創作的〈勁舞的女孩〉塑造她成為第一代的舞曲歌手,用〈悲傷朱麗葉〉把伊能靜打造成夢幻玉女教主,幫鍾鎮濤寫的〈只要你過得比我好〉讓他站穩來台灣發展的腳步,為周華健創作的〈我是真的付出我的愛〉則創下亞洲破百萬張的銷售量;短短6、7年間,小蟲不但成為炙手可熱的創作/製作人,更讓大眾見識到他駕馭多元風格的能力。

 

做電影配樂只為證明流行音樂人的才能

 

1991年,香港導演關錦鵬正在籌拍電影《阮玲玉》,找上滾石唱片合作電影原聲帶專輯,本來設定由當時滾石唱片旗下的製作人小蟲製作一首電影主題曲;當時做電影配樂的大部分是學院派出身的作曲家,向來很喜歡電影配樂的小蟲覺得很多人都認為那些人才是音樂家,做流行音樂就只是寫歌的,他對此很不服氣,想證明「流行音樂人也可以做音樂家的事」,於是請滾石唱片幫他向關錦鵬爭取將整部電影的音樂都交給他負責。關錦鵬一開始對從沒做過電影音樂的小蟲不甚放心,經過唱片公司極力遊說下才勉強同意。那一年,天后級歌手黃鶯鶯與飛碟唱片合約期滿不續約,與飛碟同為華語歌壇兩大山頭之一的滾石,自然是極力爭取黃鶯鶯加盟,滾石開出由旗下李宗盛、羅大佑、陳昇和小蟲四大製作人輪流幫她製作的條件,排在第一個的就是小蟲,他遂決定讓黃鶯鶯來演唱《阮玲玉》的主題曲。張曼玉演的電影、小蟲寫主題曲、黃鶯鶯演唱,這樣的組合其實並非第一次,早在1986年,張曼玉主演的《玫瑰的故事》,國語版主題曲就是小蟲創作、黃鶯鶯演唱的〈心泣〉,這首歌曾為小蟲拿下當年的「新加坡勁歌金曲最佳作曲獎」。

 

接下了這個艱鉅的工作,小蟲做很多功課,在當時他從未去過大陸,靠著看關錦鵬提供的電影片段,也找了大量阮玲玉的相關報導及20、30年代的音樂,做為那個時代老上海味道的參考,無奈配樂的主旋律一直寫不順而被導演退稿,讓他壓力很大。某天半夜他坐在鋼琴前,突然有一股力量讓他把雙手放在琴鍵上彈奏了起來,他一邊彈一邊流眼淚,一下子就完成了〈葬心〉這首主題曲。更玄的是,他半夜三點完成demo後非常滿意,忍不住打電話給人在新加坡的黃鶯鶯想播放給她聽,播完後只聽到電話裡有啜泣聲,他不想打擾她就先把電話掛了,隔天黃鶯鶯卻打電話來說,「你昨天打來說要放一首歌給我聽,結果電話就掛了?」,玄妙的經歷聽來靈異,小蟲卻不覺得害怕,只認為是故事的主角冥冥中在幫助他,也讓他覺得〈葬心〉是一首很有「靈氣」的歌曲。

 

絞盡腦汁做出30年代氛圍

 

負責和小蟲一起寫歌詞的姚若龍,腦中想像的畫面是阮玲玉在自盡前,回顧過往感情的遺憾,及深感世人不明究理「人言可畏」的無奈,為表達她當時對人世感到絕望的心態,想出了「葬心」這樣的歌名,而配合電影背景的30年代,他選擇以「文白相參」的文體來創作,寫出「淒清長夜誰來,拭淚滿腮」、「怎受得住這頭猜那邊怪,人言匯成愁海,辛酸難捱」這樣的詞句。為重現30年代氛圍,小蟲想把音樂做出由留聲機播放出來的感覺,他找來許多黑膠唱片,故意先放在地上踩踏磨出刮痕之後,再錄下播放時像炒豆子般的沙沙聲拼貼在歌曲裡。在《阮玲玉電影原聲專輯》中,〈葬心〉這首歌有三種版本,除了大家最常聽到的比較現代版的〈葬心〉之外,另外兩首詞曲一樣,不過歌名分別是〈野草閒花蓬春生〉及〈長嘆〉,刻意製作成30年代舊上海風格的版本。黃鶯鶯就算是唱相對現代的〈葬心〉,仍展現出身為一位有實力的歌手的可塑性,過往她是唱著西洋歌曲、嗓音奔放的都會女性,在這裡卻摒棄流行新曲的唱法,成了一位古典溫婉的小調歌手。而另兩個版本,本來小蟲是請學京劇出身的蘇霈演唱,不過黃鶯鶯聽了之後也想挑戰看看,為了唱出舊唱片裡那種比較扁、尖的歌聲,她夾了個洗衣夾在鼻子上,唱出兩種全然不同的風味,黃鶯鶯自己形容一個是穿著旗袍的線條,另一個則是踩著新古典的步伐。

 

原聲帶專輯整體都採用比較低沉的編曲風格,來對電影中的凝重、傷感氣氛做出最好的襯托,哀怨綿長的弦樂也與人聲互相呼應,某些地方則加入電子樂器的聲響,在復古懷舊中又有一絲現代角度的詮釋。在30年代時,錄音設備還無法分軌、分段錄製,歌手及各個樂手都要一起在錄音室裡,從頭到尾「one take」全部錄好才行,小蟲在做最後混音時,也把這樣的條件考慮進去,用心調配樂手與歌手聲音的空間感,最後做出一張令人驚豔的電影原聲帶。

 

這個小蟲首度嘗試的電影配樂作品,果然讓他證明了「流行音樂人也可以做音樂家的事」,《阮玲玉》在第28屆金馬獎一口氣入圍11項,其中也包括「最佳電影音樂」及「最佳電影歌曲」,小蟲雖然兩項都落空未獲獎,卻在之後的香港電影金像獎,把「最佳電影配樂」和「最佳電影歌曲」兩個獎都抱回家。〈葬心〉這首歌在第4屆金曲獎非常全面性的入圍了「最佳年度歌曲」、「最佳作詞人」、「最佳作曲人」、「最佳編曲人」,並且以《阮玲玉電影原聲帶葬心專輯》得到了該屆的「最佳錄音獎」,這張專輯也入選了「台灣流行音樂百佳專輯1975~1993」。《阮玲玉電影原聲帶》開啟了小蟲的電影配樂之路,後續他又做了《紅玫瑰白玫瑰》、《天浴》兩部電影的配樂,兩次都獲得金馬獎「最佳電影配樂」;生涯做三部電影配樂就三度入圍金馬獎、兩度獲獎,也可見小蟲這位「音樂教父」的創作風格跨越流行派或學院派分野的功力。

 

 

圖片來源:翻拍專輯封面、電影海報、「PlayMusic音樂網」臉書) 

 

最新新聞
延伸閱讀
最新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