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放.高論 / 政軍杰論
放.高論
政軍杰論
【政軍杰論】美中爆發核戰的可能性
2021.02.15
15:19pm
/ 吳明杰
如果中國在區域戰爭中的傳統兵力吞敗時,特別是軍事損失會威脅到北京政權,就出現可能動用核武的可能,而讓美中爆發核戰存在「真實可能性」(real possibility)。

 

美中軍事對抗,在拜登政府上任後不僅未見減緩,還可能因為華府低估中國威脅、北京高估自身軍力,導致誤判而爆發衝突。美軍主管核武的戰略司令理查德(Charles Richard)近日就示警,中國一旦在傳統戰爭中吞敗而危及政權,動用核武恐將從完全不可能變成可能,因而美軍必須維持核武優勢,才能嚇阻中國開啟核武戰爭的可能。

 



拜登恐調整核武嚇阻戰略

 

理查德有關中美可能爆發核戰的警訊,正是說給剛上任的美國總統拜登聽的。因為拜登的對中戰略是「既競爭、又合作」,並未把中國定位成「威脅」,因而很可能削減國防預算,並凍結美軍核武庫的更新計畫,特別是拜登已經同意和俄羅斯續簽《新戰略武器削減條約》(New START)五年,也意味美、俄將繼續將核彈頭設限在1550枚,而中國因為不受限制,將可大肆發展核武。

 

拜登一旦調整美軍的核武嚇阻戰略,不僅川普政府任內計畫在未來10年耗資超過400兆台幣的美軍核武相關更新計畫,包括更新400枚B61-12空射戰術核彈、低核當量的W-76三叉戟D5潛射核彈、取代義勇兵三型的新一代陸基洲際彈道飛彈(ICBM)、取代掛載在B-52H轟炸機的AGM-86新一代LRSO空射匿蹤巡弋戰術核彈等,都有可能因為預算遭到拜登裁減而影響進程。

 

還有美軍正加速研發的B-21新型匿蹤戰略轟炸機、哥倫比亞級下一代戰略核潛艦,甚至是川普任內計畫恢復具備攜帶核彈能力的的中程飛彈和陸基型戰斧巡弋飛彈等,也都可能因為拜登不同的核武戰略思維,而可能遭到暫緩或擱置。

 

中國可以持續擴充核武戰力

 

但另一方面,中國卻可以在不受國際核武條約的約束下,持續擴充核子彈頭、各型中長程飛彈和發射載具,包括可帶核彈頭的東風41、東風31AG、東風26等陸基彈道飛彈,以及巨浪二/三潛射洲際彈道飛彈,以及094、096戰略核潛艦和轟20匿蹤轟炸機等;而在新疆多次秘密進行核試爆外,解放軍也持續進行各型核武的試射,強化其核反制的第二擊、甚至先發制人的核打擊能力。

 

解放軍近日還選在拜登宣布外交政策的前夕,公開進行中段反導飛彈測試,其目的即在展現其攔截美軍中、長程核彈的能力,表面上看似防禦,其實背後想突顯美軍對中國的核武威攝將會失敗;而其一旦具備中段反導戰力,也將擁有打擊美軍偵察、預警、定位等衛星的能力,對於美軍無論在核武、飛彈防禦和太空等部分的軍力,將構成新的威脅。

 

在彼長我消的情況下,美軍過去在嚇阻中國上長期擁有的核武優勢,再度因受到國際限武條約的自我束縛,提供了中國在核武發展上有追趕美國的機會。現今美中在核武上的發展,其情境就如同10餘年前中國海軍開始和美國海軍競逐的過程如出一轍,期間解放軍不斷增造新艦,但美國海軍卻一再汰除艦艇,結果讓中國海軍的艦艇數量已開始超越美國海軍,讓美軍原本擁有海上優勢面臨中國的挑戰。

 

中國成國際最大威脅

 

也因此,負責美軍核武發展的戰略司令才會向拜登政府提出警訊,暗示如果不持續過去川普政府任內決定的美軍核武更新計畫,一旦解放軍的核武能力開始擴增,美軍將有可能對中國嚇阻失敗,讓解放軍起心動念,誤判可以對美先發制人進行核子攻擊。

 

除了中國軍事上的核武能力發展,理查德對於北京政權的本質也看得相當透徹,他提及中國的「侵略性」,已經成為冷戰後對國際最大的「威脅」,而非只是拜登口中的「競爭者」;同時中國過去言行不一,不能再相信北京曾經對外宣示「不率先使用」核武的政策一直對外宣稱「不首先使用核武,也不對無核國家使用或威脅使用核武器」,但解放軍發展核武的實際作為,根本與「有限威懾戰略」背道而馳。

 

「核戰爭」發生的可能性?

 

更重要的是,如果中國在區域戰爭中的傳統兵力吞敗時,特別是軍事損失會威脅到北京政權,就出現可能動用核武的可能,而讓美中爆發核戰存在「真實可能性」(real possibility)。因此美軍必須改變目前認為「不可能得動用核武」的假設原則,轉換為「目前有可能需要部署核武」,以確保美軍有能力、且能及時應對當前的新現實情況。

 

無獨有偶,美國前駐中國大使芮效儉(J.Stapleton Roy)近日也有美中可能爆發核戰的觀點,認為中國有動武來防止台灣獨立的打算,除非美國明確表明支持台海穩定的現狀,否則美國有可能就台灣問題與中國發生軍事衝突,若衝突處理不當,可能會升級成核戰爭。

 

同樣的,拜登政府新任白宮國家安全會議中國主任葛維茨(Julian Gewirtz)也撰文強調,美國應該要向中國證明「美國依然強大」,一旦中國預期美國正走向衰落,將敢採取「更有攻擊性的姿態」,美國目前已不可能透過「外交安慰」來說服中國領導層放棄這些作法。

 

總結來說,美中間是否可能爆發軍事衝突甚至核戰?關鍵在於美軍的傳統軍事戰力和核武能力,是否仍足以繼續嚇阻解放軍的擴張挑戰?再則華府是否在台灣問題等區域安全上,明確展現將會介入的清晰戰略和決心。因為只有美國維持核武等軍力優勢,並對盟邦安全全力相挺,才能避免北京誤判,避免兩個核武國家爆發核武戰爭的可能性。

 

 

圖片來源:翻攝自人民網、拜登臉書

 

最新新聞
吳明杰
中山大學政研所碩士,曾任自由時報政治組副召集人、中國時報撰述委員、壹週刊資深記者,現為自由作家。
延伸閱讀
最新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