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放.文創 / 放文創
放.文創
跨越語言界線!紀曉君《聖民歌─太陽 風 草原的聲音》讓原住民音樂獲得主流肯定
2021.03.12
17:50pm
/ 放言編輯部 資深編輯 廖明潔
該專輯在2000年金曲獎入圍6項,一位新人歌手首張專輯且是以原民語演唱為主而成為入圍大贏家,大大撼動了當時的樂壇,那一年也成了台灣原民音樂發展史的一個里程碑

 

原住民音樂過往在台灣都被視為是傳統藝術類音樂,幾乎不會出現在流行樂壇裡,少數在流行歌壇發展的原住民歌手也不太會去凸顯強調其身份,這樣的情況一直到1990年代中期後漸漸出現了一些變化,原民音樂元素和原民歌手開始頻繁的現身流行音樂中;紀曉君於2000年的金曲獎中大放異彩,則是讓大眾從此再也無法忽視原住民歌手及其音樂的力量。

 



張惠妹及郭英男帶起樂壇原民風潮

 

經過原住民正名運動多年的努力推動,《憲法》在1994年正式將「山胞」稱呼更改為「原住民」,大眾也開始用比較開放的心態接納並尊重不同族群,在這樣的時空背景下,向來在台灣原住民生活中有著特殊文化位置的「音樂」或「歌謠」,也逐漸出現於主流文化及大眾媒體上。1996年底,有著泰雅族血統的的張雨生,為來自台東卑南族的張惠妹製作的首張專輯《姊妹》,在台灣及全亞洲造成轟動大賣超過400萬張,張惠妹不但在媒體訪問中會驕傲的強調自身原住民身份,張雨生為其量身打造的歌曲〈姊妹〉中亦加進原住民音樂元素,還把張惠妹的母親、姊妹都找來吟唱合聲,原民音樂首度與流行歌曲融合讓華語樂壇氣象一新,其後「動力火車」、「北原山貓」等亦開始凸顯其原住民身份。1998年,因為奧運宣傳歌曲版權風波而全球知名的郭英男與馬蘭吟唱隊推出首張專輯《生命之環》,把阿美族傳統歌謠變身為融合世界音樂曲風的歌曲,在台灣IFPI銷售榜衝進前15名,甚至在日本也有不錯的迴響,讓大眾見識到傳統原住民音樂可以有現代化的詮釋以及國際化的發展。當時越來越多投入流行歌壇的原住民歌手中,吸引到很多關注的就是來自台東的紀曉君。

 

紀曉君出身自台東卑南族南王部落,其母語名字是Samingad(漢音為「莎牧岸」,意思是「獨一無二」),她的祖母曾修花女士是卑南歌謠重要的傳承代表,她從小就耳濡目染跟著家人在部落的各種祭典中吟唱,傳統卑南歌謠裡唱著的高山、海洋、草原就存在於她的生活中,族人為祭祀、豐收、除草等活動唱出的崇敬與感謝,也都透過歌聲滋養著她。17歲時,她因為家庭經濟因素無法繼續升學,離開家鄉來到台北,在一家原住民餐廳打工當服務生,偶爾會有駐唱的民歌手來不及趕到,愛唱也會唱的她就會被推上台去墊場,因而被音樂製作人鄭捷任發現這個好聲音,帶著她去一些小型藝文Pub或是街頭地下道演唱練膽量,累積起豐富的表演經驗。

 

一張專輯展現台東卑南族各階段音樂發展

 

現任台東鐵花村音樂總監的鄭捷任,是一個沒有原住民血統,卻比原住民還要原住民的漢人,在很早期就投身於製作及創作原住民音樂。他跟紀曉君從一開始就有共識要做一張以演唱卑南母語為主的專輯,一邊摸索方向展開製作,也一邊讓紀曉君在其他演出及合輯錄製中接受磨練。1999年1月角頭音樂出版的《Am到天亮》合輯,集合一群原住民愛樂者組成原音社,以傳統原住民歌謠為素材來改唱,紀曉君在其中唱了鄒族歌謠〈Mi-Yo-Me(安魂曲)〉,是她第一首正式發行的歌曲,之後的《後山天籟》合輯也有2首她的演唱。同年9月14、15日,紀曉君跟隨郭英男應邀參加在日本東京舉辦的《愛與夢音樂節》,即使聽不懂演唱的語言,日本觀眾仍被他們從生命出發的歌聲深深打動,向來個性拘謹的日本人都隨著音樂打起拍子,當地樂評更形容紀曉君的歌聲是「草原的風,太陽的光芒」。

 

紀曉君首張個人專輯《聖民歌─太陽 風 草原的聲音》於1999年底出版,專輯裡歌曲可以略分為三類,〈南王系之歌〉、〈搖電話鈴〉、〈搖籃曲〉、〈婦女除草完工祭古調〉是卑南族流傳已久的古調,〈美麗的稻穗〉和〈懷念年祭〉是卑南族歌謠創作大師陸森寶的作品,〈神話〉及以國語演唱的〈故鄉普悠瑪〉、〈雨與你〉則是陸森寶外孫陳建年的現代創作,這些歌都在部落傳唱多年,可說是把台東卑南族從過往到現代的音樂發展階段一舉展現於專輯中。身為紀曉君表舅的陳建年是一位正職為警察的素人歌手,他從國中開始創作,歌曲〈故鄉普悠瑪〉於救國團活動中走紅,是台東縣團委會必教的歌曲,紀曉君在專輯中的演唱以充滿靈魂的嗓音唱盡對故鄉的思慕之情。有趣的是,鄭捷任因為紀曉君認識了陳建年,對他創作的歌曲及歌聲中的質樸情感非常欣賞,於是也幫陳建年製作了《海洋》專輯在同年發行,其中也有唱這首歌。兩人的演唱和日後的成就讓「普悠瑪」這個卑南部落名字知名度大開,2012年臺鐵在為新型號列車公開徵名時,「普悠瑪」打敗「太麻里」,在民眾投票及評審評鑑都是最高票,而有了我們現在去台東都會搭乘的「普悠瑪號」。

 

〈神話〉這首主打歌是陳建年的新創作,大氣悠揚的現代化編曲配器中,紀曉君以卑南母語唱出古老民族對天地萬物的情懷及承續生命的原始力量,她嘹亮豐潤的嗓音展現出對族群深厚的感情,空靈遼闊的氛圍深深撼動聽眾,這首歌為陳建年在第11屆金曲獎拿下一座「最佳作曲人」獎,是第一次由原住民語歌曲獲得此獎;多年後這首歌被納智捷汽車成立時拿來當作形象廣告曲,又再掀起一波的討論熱潮。〈美麗的稻穗〉是陸森寶1958年的創作,那年爆發八二三炮戰,很多卑南族青年被徵召去前線,陸森寶留在家鄉看著水稻慢慢成熟可以收割了,但是壯丁都不在,有感而發寫下這首歌,除了紀曉君錄唱收在這張專輯中之外,元老級的原住民歌手胡德夫,以及從選秀節目《超級星光大道》出道的楊宗緯也曾唱過。〈南王系之歌〉則藉由現代化的編曲讓卑南古調有了全新的面貌,歡快的節奏及層層疊疊的嘹亮吟唱充分展現原住民族的活力。

 

這張專輯在2000年的金曲獎一舉入圍6項,一位新人歌手的首張專輯而且是以原民語演唱為主,能成為入圍大贏家,大大撼動了當時的樂壇。除了前述的陳建年入圍「最佳作曲人獎」之外,紀曉君入圍「最佳新人」及「最佳方言女演唱人」,鄭捷任入圍「最佳專輯製作人」,專輯也入圍「最佳流行音樂演唱專輯」。紀曉君在「最佳新人」以黑馬之姿打敗當年實力及銷售成績均不俗的蔡健雅、江美琪而得獎,陳建年除了得到「最佳作曲人」,還在「最佳國語男演唱人」擠下張學友、庾澄慶、陶喆和王力宏眾多強勁對手成為金曲歌王,「台東南王部落」成為當屆金曲獎風頭最健的關鍵字。

 

那一年也成了台灣原民音樂發展史的一個里程碑,後來有越來越多的原住民流行音樂跨越語言界線,在銷售及口碑上都獲得主流肯定,金曲獎也在3年後增設「原住民語演唱人」獎,這張被選為《台灣流行音樂百佳專輯1993~2005》第四名的專輯可說是居功厥偉。

 

 

圖片來源:翻拍專輯封面及MV畫面) 

 

最新新聞
延伸閱讀
最新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