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放.新聞 / 社會
放.新聞
社會
太魯閣號悲傷中的光亮|消防攝手挺進「災難現場」助救災、第一手紀錄盼帶給社會「希望與溫暖」!
2021.04.09
17:33pm
/ 放言編輯部 高逸帆
參與救災的義消蔡哲文接受《放言》專訪,還原救災當下的情況,並以他的攝影專業記錄現場,期盼能讓民眾看見光、看見希望。

 

「一路好走。我們不會退卻,我們會繼續努力帶給大家希望,當人們逃難時我們會繼續挺進。因為我們希望讓民眾知道,只要看到我們的那盞燈出現,就是不用害怕,我們來了。」

 



消防攝手蔡哲文在臉書上寫下這段文字,並以他寫實的攝影風格,拍下救護員在隧道中集結的照片,隧道口有一道光,那道光所指引的是「希望」,是救護員想帶給人們的希望。

 

4月2日當天風光明媚,民眾或是返鄉祭祖,或是出外踏青。不料,花蓮清水隧道旁邊坡工程,卻有一輛工程車滑落至鐵軌,導致台鐵408車次太魯閣號迎面撞上,造成50人罹難、211人受傷的慘痛事故,舉國同哀。參與救災的義消蔡哲文接受《放言》專訪,還原救災當下的情況,並以他的攝影專業記錄現場,期盼能讓民眾看見光、看見希望。

 

救護員收獲消息隨即出動

 

「當天早上10點我就收到即時新聞,知道仁和隧道有火車出軌事故。」蔡哲文回憶道,當時他立即打開轄區內的無線電收訊頻道,獲知第一批到達的是新城秀林分隊,分隊長到現場後,隨即告知需要支援。他也收到救難指揮中心表示,現場民眾報案已經有多人死傷,並派遣花蓮與民間救護車,以及台北、新北、宜蘭地區人員支援,「我聽到後覺得不太對,就把裝備、相機帶出門」。

 

約莫10點20分至30分抵達現場後,蔡哲文看見傷者陸續走出來,現場狀況混亂,他也隨即著裝,與特搜團隊一同下到軌道旁救援,當時他看到第一、二節車廂傾倒在外側,坦言當下「其實心裡還沒想到會那麼嚴重」。

 

 

到現場後,指揮站、檢傷站都已經成立。「我的專責是救護,」蔡哲文表示,他開始協助傷患運輸、包紮,以及分類檢傷,並且看到什麼就拍什麼,想法就是邊做邊記錄,前兩節車廂狀況還可以,但是從第二節車廂右側進去後,就看到很多大體,當下有點「頭皮發麻」,「雖然說我們看過大體,可是不會一次看到這麼多」。

 

話說至此,蔡哲文哽咽說道,「這環節有點痛苦。」《放言》也隨即表示,「如果不能說沒關係,真的。」沉寂約5秒後,蔡哲文重新整理心情,並說「我知道這環節我自己要去克服」。

 

他續說,大量檢傷的分類分為4種,綠卡、黃卡、紅卡、黑卡,當下看到許多罹難者都已經是黑卡,在此狀況下不會動祂們,先救可以救的人,並盡快把重傷、中型傷害者運出。

 

 

隧道內的慘況已超乎救護員所能承受

 

「隧道內到隧道外是2個不同世界。」在外面人手逐漸充沛的情況下,蔡哲文挺進隧道,企圖尋找更多生還者,不過映入眼簾的卻是更多大體、屍塊,也有小孩子成為罹難者,旁邊另有好幾具大體、屍塊。他說,想像一個人被切得亂七八糟被丟在各地的感覺,「而且不是被切的,是被撕碎的」。

 

「看到後很震撼,當下我進到隧道工作,大概20、30分鐘就要休息。」蔡哲文強調,該狀況已經超乎一般救護人員所能承受的震撼與壓力,他必須休息才能繼續作業、繼續挺進、繼續尋找生還者。

 

他說,沿路所見就是大體屍塊、被夾爛的罹難者,有些罹難者倒在車廂間,或是倒在走道間,當下狀況就是邊挺進邊記錄,「我覺得我該把這一切記錄下來」。他說明原因,記者沒裝備也進不來,會拍什麼也沒人知道,他的任務就是邊救人,並且「把這些狀況讓世人知道」。

 

 

不過,隨著愈深入隧道中,蔡哲文的心情也愈來愈糟,從驚嚇逐漸轉為沉默,「因為找不到生還者,怎麼找都找不到」。他描述,當看到第八節車廂的時候,會無法想像是一輛火車,車身整個爛掉,大體、屍塊則四處散落,「我們趕快把成堆的大體搬運出來,看還有沒有機會找到生還者」。 

 

當時現場還沒有「天使袋」,這是蔡哲文給「屍袋」的暱稱,他說,有些學長會稱之為「英雄袋」,他則稱為「天使袋」。他說著,只能先將罹難者找地方放置,從車頭往前40至50公尺,兩側全部都是罹難者,20、30具大體一路往前排,「感覺很糟糕」。

 

搶救生還者的行動必須持續進行,蔡哲文與其他救災人員將車廂內疊在上方的大體陸續移出,才有辦法搜尋到車廂下,最後發現底下有一名生還者,「對我們來說很振奮」,因為還有人活著。

 

蔡哲文回想,現場指揮官隨即協調鐵路局派了一輛自強號,將第一批傷者與一些小朋友的罹難者先行送走,因為「想讓小朋友先離開」;而火車走了後,接下來的任務幾乎是完全沒有信心,因為沒有辦法找到生還者了......

 

 

來自親人的一通電話

 

在第八節車廂稍作休息的時候,蔡哲文接到一通來自表姊的電話。他說,其實早上表姊就已經打給他,只是當時跑來跑去忙著救人,沒時間回電。

 

不料,電話那端的表姊卻問他說,「有沒有看到我女兒?」

 

「啊?女兒?在哪裡?」蔡哲文驚訝又懷疑地問著。他的表姊向他說,就在這班出事的列車上,而且是第八節車廂。

 

蔡哲文當下想說,第八節車廂在車尾應該還好,但也為求確認就詢問旁邊的特搜學姊,「學姊,第八節車廂在哪裡?」學姊回他,「你眼前這節就是第八節。」 

 

 

蔡哲文哽咽說道,「我當下狀況有點不知道該怎麼說,心情非常複雜沉重。」他知道搬出來的都是大體,沒有生還者,但還是向表姊說,「我們還是有救出一些生還者,姊,妳可以去其他醫院找找看,說不定還有希望。」不過,他也向表姊表明要有心理準備,因為他知道「期望愈大、失望愈大」,不能給家屬太多期望。

 

蔡哲文說,事件就呈現在他眼前,他很清楚「應該沒有了」,10具大體中裡面能找到完整的就不錯了,更不用說生還者。

 

「電話掛掉後,我情緒是崩潰的。」蔡哲文依舊止不住哽咽,雖然與外甥女不到非常熟,但得知有親人在車上的時候,很難用言語形容,「為什麼我沒辦法救她出來?可是我覺得我們都盡力了。」

 

壓力震撼大到須酒精才能入眠

 

當日下午4點至5點,前後搜尋已達兩、三遍,沒有其他大體,只剩下第六節車廂的罹難者,因須破壞車廂再拖拉出來,已不是蔡哲文能處理的範圍,他便先行離去。

 

「我在現場已經快撐不下去,我想要離開這個環境,」蔡哲文說,當下報備他要離開後,一回到花蓮,「下車就吐了」。

 

 

結束首日的搜救,蔡哲文隔日要返回台東掃墓,他搭上的火車正巧就是太魯閣號。他說,當時在火車上修照片的心情非常複雜,在整理照片前還特地向隔壁的乘客說,「不好意思,我的照片可能會有點血腥,建議不要看我的螢幕。」結果對方好像坐到一半就去吐了,還請他將螢幕稍微偏一點。

 

救災當下,蔡哲文頭上也掛了一台GoPro,當消防局來向他要資料時,他想說只有他知道錄了哪些內容,而且局內應該沒有多少剪輯人員,更何況還得接受畫面的衝擊,他便想協助剪片,沒想到看完第一段影片就扛不下去。

 

此外,蔡哲文認為,對於他們許多救災人員來說,現場環境已經超出所有人的訓練內容,平常一次看到兩、三具大體已算是很稀奇,更不用說看到數十具大體與屍塊,而且對他們來說衝擊最大的是小孩子的罹難者。

 

他說,很多學長、姊都有家庭小孩,或許救了大人罹難者,不會有如此大的衝擊,但當救到小孩子就會覺得,「你還這麼小,還有無限的希望,為什麼會因為這樣的事故而離開?」

 

 

事件的震撼程度深深襲擊蔡哲文,他在6日一早參加花蓮縣政府的心理諮商課程,他原先以為是自己經驗不足,但當時許多特搜學長都有參加。他回憶,那幾天他都睡不著覺,只能想辦法灌醉自己,反正喝掛也就順勢昏睡。

 

沒想到,事件後的第三天,他把帶去台東的酒都喝完了,就這樣直到早上5點都還沒睡著,「因為閉眼就是畫面,新聞、手機都是畫面,如何去想其他的事情?眼睛閉起來就是那些東西。」他說,後來發現所有學長都一樣,大家都睡不著、沒有人睡得著,就連吃飯也只是為了讓自己有能量而已,不是品嚐有多好吃。

 

蔡哲文認為他的心理素質還算強壯,因為他也曾經歷花蓮0206大地震,就帶許多罹難者出來,當時遺體久了有腫脹與味道,但這次狀況截然不同,摸到的大體都還是暖的,「就是剛走而已,但什麼都不能做、什麼都做不了。」

 

「無力感很深,但大家都有共識,我們很努力,真的盡最大努力把所有人帶出來,」蔡哲文強調。

 

 

將視角轉換為乘客的攝影記錄呈現

 

攝影是蔡哲文的主業,他所拍攝的內容包括婚禮、活動人像以及商品等。他舉例,以婚禮來說,就要感受新郎、新娘、父母、親朋好友的想法與看法,以他們的角度看待這場婚禮,讓自己融入之中進行拍攝,這樣作品才會有感情。

 

「那天就我自找的,」蔡哲文回憶,他試著把情緒轉換成乘客,就會看到一些比較不一樣的東西。他說,首先是「事實的呈現」,但關於大體或是天使袋的照片,他不希望讓世人看到,就轉交給消防局作為紀錄就好。

 

 

「另外一部份的拍攝,不管是小孩子、醫生,或是隧道口的燈,我想給大家希望而不是恐慌,我想讓大家覺得還是有希望,讓大家知道當你看到我們,看見醫生、消防人員是有希望的,」蔡哲文真切地說著。

 

他繼續陳述,有些人說裡面是地獄,但他認為不能這樣說,這對罹難者、傷者並不公平,他們只是碰巧踏入那人間煉獄,「而我們所做的就是把他們帶領出來」。

 

民眾的鼓勵、志工的努力,期盼共同帶來溫暖

 

蔡哲文6日也收到一張民眾給予的小紙條,上面寫道「無意間聽到你們的訪談,辛苦了!難以想像現場有多麼的殘酷,謝謝你當下的救助以及拍攝,相信這些珍貴的影像可以釐清當時的狀況,讓亡者能安心走完最後一程,謝謝。」

 

 

他說,其實救難人員也有很多傷痛,相信大家在現場也充滿無力感,「我們很努力、盡可能把所有人帶出來,但也會去想,如果能再快一點、再努力一點、能力再強一點,是不是能再多帶幾個出來。」那位女孩給予的鼓勵,對他們來說幫助很大,溫暖地撫平他們的心境。

 

訪談的尾聲,蔡哲文說道,在事發當下,花蓮縣政府不管是民政處、社會處、衛生局、消防局,許多單位與民間志工動員速度都非常快,他媽媽身為志工也參與其中。

 

他說,現場救災人員是一回事,而民間的救援單位與其他局處、志工團體,安慰傷者並協助安排住宿,幫助都非常大。

 

「我們會繼續往前、繼續朝災區前進。」蔡哲文也期盼,透過他的攝影與報導,能夠帶給大家溫暖。

 

 

 

圖片來源:蔡哲文授權提供

 

最新新聞
延伸閱讀
最新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