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言快訊 |
首頁 / 放.高論 / 非常時齊
放.高論
非常時齊
【非常時齊】韓國瑜輕賤了高雄也輕賤了選舉
2018.09.28
17:39pm
文 / 王時齊
選舉是嚴肅的,民主制度是驕傲的,透過選舉,展現一個城市人民集體的價值和共同的願景,原本應該是一件多麼美好的事。

 

文/王時齊

 

我身為一位高雄子弟,對於家鄉幾十年來的變化,感受十分深刻。整個城市的蛻變和進步,它好它壞,永遠牽動高雄人的心。

 



 

現代人談空污色變,但以前高雄的空氣那才真的是嚇死人,工廠的煙囪在市區裡排放根本毫不客氣,從工業城轉型為商業城,那是一段艱苦的歷程。現在的愛河是城市之河,但很多年輕人根本不知道,僅僅二十年前,愛河的水臭不可聞,那是河邊的住戶每天緊閉著窗戶還擋不住的臭味。同樣是二十年前,高雄的自來水是不能煮來喝的,當年的高雄盛行著「賣水」這個行業,家家戶戶都要備著大水桶去買「可以喝的水」。

 

如果不是1998年那場選舉,市民用選票把吳敦義市長趕下台,如果不是2000年民進黨中央執政,用力調整中央政府「重北輕南、犧牲一切為台北」的政策方針,這些改變,還不知道什麼時候會發生。

 

令人瞠目結舌的競選政策  韓國瑜缺乏對高雄的基本尊重

 

最近南台灣選情被熱烈討論,高雄是不是已經變成五五波眾說紛紜。當然,選舉是讓市民定期選擇的民主機制,市長不可能也不應該是某一個政黨的專利。但是國民黨的候選人韓國瑜提出來的競選政策,實在令人瞠目結舌,讓高雄人很難不生氣。

 

韓國瑜號稱國民黨強棒。以一個「從來沒有在高雄打拼過任何一天」的候選人而言,他引起話題的能力的確強悍。選舉嘛,要空降也並非不可以,但從愛情摩天輪、設賭場、到醫療觀光治癌症的政策,卻都讓高雄人笑不出來,甚至有被冒犯的感受。

 

說穿了,正因為對高雄帶著敵意的理解,韓國瑜對高雄缺乏最基本的尊重。韓國瑜初來乍到這個他口中「又老又窮」的都市,為了推觀光,他的想法就是在愛河旁蓋一座摩天輪摩鐵,讓有情有愛的伴侶上去「做愛做的事」,順便解決少子化問題。

 

這個起手式就犯了兩個嚴重錯誤:第一,踐踏這個都市並不會讓你獲得更多喜愛,第二,人不同於牲畜,不是通通趕到摩天輪上去生孩子就可以解決經濟、觀光、少子的問題。

 

雖成功炒熱話題  卻也凸顯胡搞高雄的輕蔑態度

 

對高雄這個都市、對於市民生活經驗的基本尊重,韓國瑜顯然並不在乎。他利用特定媒體的支持炒熱話題,但他炒話題的地點甚至不在高雄、而在台北,這一點更顯得他對高雄的輕蔑。

 

韓國瑜又說,他要推醫療觀光,透過旅行社販賣治療癌症的醫療產品,割雙眼皮、鼻咽癌、乳癌,50塊到200塊美金。台灣的確醫療水準傲視全球,高雄的醫療資源也的確豐富,但這些高技術層次的能耐,卻被韓國瑜拿去擺地攤一樣地賤賣著。這算是哪門子政策?不懂就不要亂講,這不只對醫療專業輕賤鄙視,也羞辱了市民的水準。

 

民主選舉中候選人提出的政見,是選民投票時判斷的依據之一,如果漫天喊價純開玩笑,不只是對選民不尊重,也是對選舉的羞辱。韓國瑜這段時間以來的確成功引起話題,但卻是用信口開河胡言亂語的大鬧選舉當做手段,如此這般羞辱選民,沒有展現出一個想當父母官的高度和格局,沒有一絲對高雄人的愛與尊重,沒有說出對未來追求什麼樣的價值,大鬧一場還沾沾自喜,整個國民黨看著韓國瑜胡搞高雄,也得意洋洋炒熱選情,讓人不解到底要糟蹋高雄到什麼程度才肯罷休?

 

或許你覺得老調,但事實就是如此,選舉是嚴肅的,民主制度是驕傲的,透過選舉,展現一個城市人民集體的價值和共同的願景,原本應該是一件多麼美好的事。但如今,韓國瑜連對市民基本的尊重都做不到,你以為國民黨和韓國瑜聽得懂什麼叫做價值,什麼叫做願景嗎?

 

 

示意圖製作-放言視覺設計部 蘇佳恬

 

王時齊
媒體經驗:曾任記者、主播、節目主持人、專欄作家、政治評論員。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