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放.擂台 / 放擂台
放.擂台

讀者投書|我愛藻礁,但三接停建我會投下「不同意」

2021.12.16
14:15pm
/ 蔡楚璿

三接遷移公投投下「不同意」,其實能解決能源及環境問題,還能讓藻礁永續發展,而此不同意,也能讓此題保有後續追蹤、討論的機會。反之,若此案通過,或許可以保護藻礁一時,但終非百分百可達成「藻礁永存」理想,更會讓台灣面臨不穩定電網甚至缺電風險。

 

公投在即,各方勢力無不竭盡所能,將複雜的問題用二元分立的方式來宣傳,原本多元的光譜在二分法的情況下,加劇了社會的分裂,而對我來說其中分裂最嚴重即三接遷離公投。

 



年輕人原因一腔熱血而支持保護藻礁,不過隨著越來越多真相問世,反而讓夥伴們之間產生嫌隙,甚至連環團內部都發生鬩牆,這一切都讓原本就淺碟不易深層次探討問題的台灣社會愈加分歧,稍有不慎,連我們最珍貴的恐民主都會為之犧牲。

 

筆者身為桃園人,也曾擔任工程師,現為生醫工程的研究生,同時身處三個立場。也正因同時處在不同的視角,才希望各派人士放下成見,回歸問題的本質,一同探討如何讓環境、保育及經濟都能得到最佳化的結果。

 

要保護藻礁就要長期、系統性地推動

 

從工程師的角度出發,筆者認為,台灣環境保育最缺的不是人、亦非技術,而是經費投入。如早在20多年前就有足夠的經費能提供環團與學界,全面、確實地長期探查藻礁,提出強而有力的證據,三接或許在環評或環差時就能有妥善的解決。而不是像現在這樣各說各話,甚至被政黨惡意利用變成環境跟經濟議題的困局。

 

其次,就算公投通過三接停建,除了立即引發的缺電危機迫在眉睫,沿岸藻礁就能如護礁盟所願保留嗎?大潭藻礁位於河口地帶,儘管桃園已逐步改善河川汙染,然而隨著工業發展及人口大量移入,又有日月光桃園廠偷排放廢水的前車之鑑,在缺乏資金及隊友的情況下,藻礁被破壞只是指日可待。

 

筆者認為,若想確實保護藻礁,應長期、系統性地推動保育,現在政府已在觀新藻礁區做了一定程度的保護,我們應該繼續嚴格監督。在現行三接再外推方案下,儘管棧橋工程仍可能破壞小部分生態活性不明的藻礁,然而開放式港口的設計,不但不會有「凸堤效應」問題亦不會破壞沿岸流及潮汐導致營養鹽缺乏,中油及政府甚至為此提供資金,以基金形式保護並持續研究現存的藻礁,反而讓藻礁得到更多的保育資源,詳細的研究也有機會替未來環評、環差提供充足證據。這樣與企業合作保育的模式,並不失為一個與環境共存的永續方案。

 

三接遷移投不同意可讓藻礁永存

 

此外,隨著北、中、南各地燃煤電廠將逐年汰舊換新,近年台商回台投資、外商來台設廠蔚為風潮,根據統計每年還會增加2.5%的用電。為了減少燃煤發電可能的空污及南電北送區域用電均衡等問題,在北部新增燃氣發電機組成了必要的選項。是以三接的興建,同時身兼能源轉型的轉捩點,更是終結南電北送、中南部民眾承受空污之苦的起步。

 

綜上所述,三接遷移公投投下「不同意」,其實能解決能源及環境問題,還能讓藻礁永續發展,而此不同意,也能讓此題保有後續追蹤、討論的機會。反之,若此案通過,或許可以保護藻礁一時,但終非百分百可達成「藻礁永存」理想,更會讓台灣面臨不穩定電網甚至缺電風險。試想,重開燃煤機組,南電北送加劇,環境污染漸增,而藻礁在聲量過後依然缺乏保護,這樣的代價,真的是為台灣最好的選擇嗎?

 

守護台灣,沒有誰對誰錯的問題,大家都是愛台灣的台灣隊。公投應是為更好的未來而投,而不是懲罰政府而投。希望諸位理性的公民,能夠深思熟慮後,在週六公投時做出對台灣最好的選擇。

 

 

圖片來源:中油臉書

 

最新新聞
蔡楚璿
陽明交通大學研究生,曾任工程師
延伸閱讀
最新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