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知道我們的國道一號 也是別的國家「給我們錢」蓋的嘛?

  • 魏國浩
  • 2018-06-05

人道與經濟援助,就是一個在正式外交關係之外,最少政治阻力,同時國際上的支持力量也最大的一個管道。我們貸款給海地的四十五億新台幣,其實大部分是要拿來付給台灣公司工程款的,原因無他,因為錢是我們出的,我們當然有權力這樣指定,這就是標準的ODA模式

最近「給別人錢」這四個字很紅,先從我們捐給世衛組織一百萬美元用來防治伊波拉病毒開始,就有某個健身房老闆跳出來大罵自己人都沒錢了,他的員工小孩公立幼兒園抽不到,只能去念一個月一萬五的私幼,我們還去裝「凱子」,然後等到海地總統來台灣向我們求助,貸款四十五億新台幣用來蓋電廠與電網建設,又有一群網友跳出來質疑「我們也缺電耶,為什麼幫別人蓋電廠?」。而前幾個月,我們的高金素梅委員,針對政府的ODA (Official Development Assistance,國際開發援助)政策不明就裡的大肆抨擊,認為政府是把存款戶的辛苦錢拿去東南亞國家放水流。

 

國道一號中山高 也是外國捐贈蓋成

 

這些抨擊只反映了二個事實,第一,批評者只針對由「台灣出錢」這件事猛打,卻刻意不提這些錢的用途、用法,甚至連這些錢不是單純「捐贈」,而是「借款」的性質都忽視不論,其次,國民黨人常常掛在嘴上的「十大建設」當中,最為台灣民眾所利用的國道一號中山高速公路,若不是因為外國以現在這些批評者大罵的「裝凱子」行為,也是蓋不起來的。

 

貸款給海地45億新台幣 ODA模式支付台灣工程款

 

台灣的國際外交情勢一向艱困,這一點大家都明白,然而我們邦交國少,不代表我們可以自外於國際社會,甚至我們只能更加努力,尋求其他突圍的方法,而人道與經濟援助,就是一個在正式外交關係之外,最少政治阻力,同時國際上的支持力量也最大的一個管道。我們貸款給海地的四十五億新台幣,其實大部分是要拿來付給台灣公司工程款的,原因無他,因為錢是我們出的,我們當然有權力這樣指定,這就是標準的ODA模式,由我們出錢,提供借款國工程經費,再讓我們的廠商去那邊執行工程,這樣子借款國可以得到自己沒有資源建設的公共工程,提升人民生活水平,而我們台灣也可以藉此機會輸出我們的工程技術,並在其他國家的市場獲得「先占地位」,很早以前二次大戰剛結束的時候,那時的歐洲百廢待舉,美國所提出的「馬歇爾計畫」就是ODA模式的始祖,日本與韓國對於東南亞國家,也紛紛採用此計畫用來擴大本國廠商在國際上的能見度,以及取得當地市場優勢,甚至中國一直吹噓的,國民黨一直要求政府加入的「一帶一路」計畫,也是ODA的一種,只不過中國占別人便宜習慣了,以及借此操弄國際政治的意圖過於明顯,所以才引起眾多國家的抗拒,而台灣現在也有這個能力用這些經濟大國同樣的模式來為自己的廠商找出路,讓國際看見台灣也具有承擔大國做為地球村一份子責任的能力,不知道國民黨與一些「網紅」怎麼還會用這些根本八竿子打不著邊的理由來批評?

 

幼教學費由地方政府訂 國民黨反深澳反假的?

 

談到幼教學費的問題,應該第一個要問的是地方政府,收費標準不是地方政府訂的嗎?而電廠政府也一直計畫要蓋,不然國民黨反深澳是反假的嗎?另外這些錢出去都是要經過銀行專案審核的,工程專案風險性太大,總統來拿槍要求你給錢你都不敢給,而被借款國除非真的流氓慣了,否則也不敢隨便欠債不還,很多人會問這些看起來很窮的國家哪來能力還錢?有什麼法律可以強制他們還?基本上這就回到信譽的問題了,你一個國家敢欠錢不還,其他國家就會怕了,下次要在跟別的國家要求援助,基本上不是貸款條件更差,就是一毛錢都拿不到了。


 

(圖片:中沙大橋,中山高速公路建設人員口述印記,國道高速公路局「歷史記憶留存」紀念專刊

 

中沙大橋紀念沙烏地阿拉伯捐款 沙國也是「盤子」?

 

最後,在這邊順便幫國民黨複習一下,你們還知道為什麼中山高速公路,其中跨越濁水溪,長達2.3公里的大橋,被稱為「中沙大橋」嗎?就是因為那時政府真的沒錢,又要蓋高速公路,最後找上我們那時的邦交國沙烏地阿拉伯,無息貸款給我們三千萬美元,才終於讓中山高速公路完工通車,而這座橋也被當時的行政院長孫運璿命名為「中沙大橋」,象徵兩國友誼常存。如果按照國民黨與健身房老闆的邏輯,以十大建設時政府的經濟狀況來看,台灣是有可能還不出錢來的,而沙烏地阿拉伯真的也是「凱子」,而且借我們錢還不收利息,簡直是「盤子」,但這樣的理解是對的嗎?如果國民黨與「網紅」們都用這樣的角度去解讀國際外交的現實,那只是讓自己看起來非常沒有國際觀,純粹是譁眾取寵罷了。
 

 

(示意圖製作-放言視覺設計部 鄭羽彤)

(示意圖片來源:Google map 衛星地景)

 

魏國浩

智庫研究員,曾在多所大學擔任講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