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言快訊 |
首頁 / 放.新聞 / 財經
放.新聞
財經
《放・調查》逃責劇本真相大白?讓永豐金當局措手不及、無力反擊的「吹哨者」?
2019.10.18
09:05am
/ 放言編輯部 陳依旻
爆料人士表示,張「先是大演被害人,第二步則是放出煙霧、墨汁,先下手為強,指控別人非法,來轉移自己犯罪的焦點;如此一而再的反覆,手法如出一轍,只為了掩蓋很多不法的事情,目的是要混淆外界的視聽,抓準媒體及社會大眾一貫同情弱者的心理」。

 

永豐金「吹哨者」張晉源逃責劇本真相大白?爆料知情人士表示,當時張身兼金控策略長、財務長、銀行總經理甚至曾經擔任過永豐金控的「風險控管處處長」,可謂金控核心,若管理,內控上有問題,他第一個「脫離不了關係」。究竟張是否握有內部資料,且運用媒體操作、立委正義感,讓永豐金當局無力反擊?甚或以正義使者自居瞞騙金管會立委等人?更加呼之欲出…

 

 



知情人士:張「不是局外人」是金控核心的高階管理

 

日前,一名知情人士向《放言》爆料,張晉源不是局外人,他身兼金控策略長、財務長、銀行總經理是整個金控核心的高階管理,甚至曾經擔任過永豐金控的「風險控管處處長」,若說這個組織有任何管理,內控上的問題,他是第一個脫離不了關係的人,但金控出問題,「他第一個動作卻是『切割』,立刻把自己說成是被利用的經理人,把所有罪惡推給了『金控家族』,卻又不斷影射『金控家族把責任推給員工』」

 

 2017年6月,外界己經知道張就是向金管會檢舉的「吹哨人」,張在臉書上寫道:「昧著良心編造謊言,用不實的指控來陷害認真工作,努力付出,對公司真正有貢獻的同事們,你真的睡得著?」 姑且不論所指的究竟是鼎興案亦或「FENB賤賣案」?但彼時檢方已針對張檢舉的「三寶案」啟動調查。

 

同年7月,「三寶案」爆發,何壽川被收押後,《天下雜誌》刊出一則題為【永豐金吹哨人張晉源:我活在楚門的世界】的報導,除了表示這是張晉源半年來,第一次具名受訪,也提到張晉源以電影「活在楚門的世界」形容在永豐金控的處境。

 

知情人士:張抓準媒體及大眾同情弱者的心理

 

該名人士表示,張「先是大演被害人,第二步則是放出煙霧、墨汁,先下手為強,指控別人非法,來轉移自己犯罪的焦點;如此一而再的反覆,手法如出一轍,只為了掩蓋很多不法的事情,目的是要混淆外界的視聽,抓準媒體及社會大眾一貫同情弱者的心理」。

 

「有很多事有跡可循」,該名人士說明,張晉源緊咬事不關己的「三寶案」,大舉列印內部資料,先後向行政院金管會及地檢署提出檢舉,又向媒體放話,找民意代表護航,「看似以正義使者自居,但這情景不正是一隻烏賊想要從危機脫身時的自保之術嗎?」進而指出,永豐銀內部經過二年詳細的追查後發現,令張晉源不安的危機正是「FENB賤賣案」。 

 

今年9月,張晉源遭東家以背信罪提告。此案備受討論的疑點莫過於是,顧問公司摩根史坦利為何不願提供第2次和第3次出價期間,也就是2016年3月18日到4月5日和專案小組的往來信件?換言之,如果投資案沒問題,張晉源把個人信箱交給檢調就好,為何不肯交出?

 

金管會:不甚清楚永豐金後續訴訟依據及查得的證據

 

「FENB賤賣案」沸騰之際,民進黨立委陳賴素美日前赴立法院進行財政委員會質詢,向金管會主委顧立雄詢問是否為永豐金對「吹哨者」的報復?顧立雄表示,永豐金主張是「FENB案」跟當初吹哨者檢舉案不是同件事,所以仍可提告,不過因金控及銀行內控規定不得對檢舉人作不利處分,所以金管會會去了解;至於永豐金提告理由充分嗎?顧立雄回應,當時有做調查,後來認為價格決定屬自主經營範疇,所以就做核准(FENB案」,「他們不是非常清楚(永豐金)後續提訴訟的依據及查得的證據為何」,所以就這部分會進一步請永豐金說明,會中,顧立雄也強調「吹哨者並不是終身免責的概念」。

 

儼然耐人尋味的戲碼還在後頭。該名人士指出,這場大戰不只有張晉源,還包括金管會的態度、開罰,檢方的約談、收押以及民意代表的聲援,以及部份媒體的專訪、爆料,「到底有沒有高人在背後下指導棋?出謀劃策?也許還有更多不為人知的內幕」。

 

另有知情人士表示,張握有內部資料且手法迅速的逃責劇本,即使配合媒體操作、運用立委正義感,把永豐金當局殺得措手不及、無力反擊,甚至用一手製造的正義吹哨人瞞騙金管會立委等人,但一連串錯誤和假戲在「吹哨者並不是終身免責概念」下,將逐漸真相大白。

 

 

圖片來源:台灣的下一步youtube頻道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