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放.新聞 / 社會
放.新聞
社會
還原現場狀況! 事前訓練、裝檢、救生都沒問題… 海軍司令部:聯興操演「突擊艇」取消
2020.07.06
18:33pm
/ 放言編輯部 歐芯萌
孫常德坦言,大自然的狀況難以掌握,原本場勘時符合訓練標準,後來又產生變化;因為這次意外發生,聯興操演先「暫停」突擊艇舟波運動科目,等後續檢討因應完成,再繼續進行。

 

初步研判,海軍陸戰隊99旅步二營執行「聯合登陸作戰」預演,因「海象突變」導致「特戰突擊橡皮艇」翻覆,造成2名士兵不治身亡、1人還在搶救當中。海軍司令部今(6日)召開臨時記者會,說明意外事件調查始末。發言人政戰主任孫常德中將在記者會中強調,排除人為和機械因素,定調為環境導致意外,聯興操演將暫停「突擊艇舟波運動科目」項目,先檢討改善的因應方式。

 



還原「陸戰隊突擊艇翻覆,人員落海事件」的經過情形

 

7月3日陸戰隊99旅在左營桃子園海灘實施「109年聯合登陸作戰訓練」,於上午8 點40分,突擊連(這是由99旅步2營步6連所編成)搭乘8艘突擊艇,依計畫於桃子園海灘實施「向岸突擊登陸」訓練課目。

 

8點48分,2號及6號突擊艇,距離岸邊約160公尺,因「海象驟變,瞬間湧浪過大」遭後方激浪推擠,導致這2艘突擊艇翻覆,艇上各有7個人,所以當時共有14個人落海。其中6號艇的7個人全部自行游泳登上岸邊。另外2號艇的7個人當中,有4個人是自行游泳登上岸邊,其中只有陳若盈中士因為輕傷,當即送醫治療。

 

2號艇的另外3個人傷勢比較嚴重。9點10分,陳志榮上士及阿瑪勒中士(離岸約20公尺)由岸上的作業人員「救上岸」隨即由醫護人員 「邊急救,邊送國軍高雄總醫院左營分院急救治療」。11點19分,支援搜救的S-70C反潛直升機發現蔡博宇上兵,立刻引導戒護艇前往救援。11點30分,將蔡博宇上兵救起,隨即送往國軍左營醫院急救治療。

 

「突擊艇翻覆,人員落海」現場搜救的兵力

 

  1. S-70C反潛直升機1架。

2.戒護艇8艘(CRRC突擊艇X2,M96艇X4,LCMX2)。

3.水上摩托車2輛。

4.岸上觀測人員81員。

 

訓練和操演確實執行排除人為因素

 

這次參加演訓的人員都已經完成「游泳訓練」、「武裝泅渡訓練」、「駐地專精管道訓練」、「操舟訓練」及「全員全裝舟波訓練」等合格簽證。操演部隊採「循序漸進的方式」訓練,在桃子園海域曾經執行過2次「自主任務訓練」及2次「組合訓練」,7月3日這次是99旅步2營步6連第3次的「組合訓練」。

 

有關這次意外,「覆舟訓練其實已經有完成合格訓練,」孫常德說明,要先完成兩次個人訓練、兩次組合訓練,再到漢光演習聯合作戰,每個成員都合格才可以通關。原場地單位的自主訓練確實都有完成,都是一樣的練習科目「突擊艇向岸突擊登陸」。如果簽證沒有合格,無法往下一階段前進,五次操演的訓練內容跟人員都是一樣的。

 

在操演前7月1日由操演指揮官召開「航前會」,提示各項突發狀況處置作為。 另外,操演當天早上6點40分,由連長實施「勤前教育」並下達「安全規定」。綜合以上三項說明,可排除「人為因素」。至於機械因素方面,在操演前所有8艘「突擊艇」及「操舟機」都已經由「兩棲偵搜大隊」完成檢驗鑑定,狀況均正常。

 

陸指部副指揮官馬群超少將表示,意外發生當天的搜救兵力,其實應該都很快就到達了,因為都已經準備好在海邊待命,「救生完善,不會發生很久沒有人去救援的情況。」士兵身上穿戴的救生衣有基本浮力,馬群超親自訪談每一個翻船後有游上岸的小朋友,都說氮氣瓶正常、沒有發生問題。此外,搭載CRRC進行訓練,翻覆後的自救SOP,軍隊訓練有教導可以採取「武裝漂浮跟武裝游泳」兩種方式。

 

海象突變釀禍,聯興操演「暫停」突擊艇舟波運動科目

 

綜合研判,「環境因素」是本次肇事的主要原因。孫常德提到,依據「海軍陸戰隊-特戰訓練手冊」及「兩棲-偵巡艇-運用手冊」律定,突擊艇日間執行海上訓練時,海象限制為4級(含)以下,浪高1.5公尺(含)以下,才符合操演限制規定。

 

當日上午8點的時候,「登陸操演-灘頭作業組」回報,操演區激浪最大浪高3呎(約0.9公尺),平均浪高2呎(約0.6公尺)、流向北流、風向南風、海象3級(風速10節),操演地區海象符合突擊艇海象操作標準。

 

8點40分左營海域操演地區海象逐漸增強,瞬間湧浪變大,查證當日操演「主控艦」-「中平軍艦」實測操演海域海上風速為13節。8點48分2號,6號突擊艇因受到後方湧浪推擠,導致翻覆,3人發生「吸入性嗆傷」,肺部浸水導致腦缺氧的意外。

 

孫常德坦言,大自然的狀況難以掌握,原本場勘時符合訓練標準,後來又產生變化;因為這次意外發生,聯興操演先「暫停」突擊艇舟波運動科目,等後續檢討因應完成,再繼續進行。他強調,只要海象超過訓練的操作標準,即使是作戰中也不會執行這個任務,讓士兵暴露在風浪險惡的狀況下,「真正打仗時,衝上岸邊的方式有很多種,可以選擇別的方式進行,一定不會讓國軍涉險。」

 

 

記者歐芯萌/攝影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