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放.文創 / 華語歌曲
放.文創
從日本學來打造「偶像團體」概念,台灣80年代偶像女團始祖卻在進入90年代前都面臨解散命運
2020.09.10
18:10pm
/ 放言編輯部 資深編輯 廖明潔
除了單純模仿日本偶像外型,日本的「造星」模式也被音樂產業引用,集合數名各有特色專長的少年少女,以便把喜歡不同特質的歌迷一網打盡的「偶像團體」成為新一波的模仿對象

 

不論是在台灣還是韓國、日本、中國的娛樂產業中,「偶像女團」都是一個重要的存在,她們通常有著甜美性感兼具的外貌,走在時代潮流的裝扮,唱著快樂、青春又動感的歌曲,不僅吸引少男愛慕的眼光,也是少女模仿的對象,對音樂產業來說,是最容易拉攏到最多年輕歌迷族群的「產品」。近年許多選秀節目都以選出女團成員為節目主軸,女團多的讓人眼花撩亂,而這一切的起源得回到30多年前說起。

 



「偶像」打造概念從日本學習而來

 

流行音樂的發展必然與社會息息相關,80年代台灣的經濟起飛,讓大眾的生活較以往富裕,消費力提升,對休閒娛樂的需求也隨之增加,流行音樂就是在這個時期開始朝向專業的產業化發展。而商業市場的運作中,必然要有更為細分的目標群眾定位,逐漸有唱片A&R企劃概念的流行音樂從業人員,從日本已經發展成熟的娛樂產業裡,看到了針對青少年族群的心理和情感需求可以多加著力的就是「偶像」類藝人。當時國人已逐漸可以從電影電視、報章雜誌甚至進口錄影帶等媒介,看到西洋及日本的娛樂內容,諸如日本的近藤真彥、田原俊彥、少年隊,或是松田聖子、中森明菜、Pink Lady等男女偶像,雖然專輯都沒有正式引進台灣,卻在青少年間有頗多的擁護者。看準了青少年族群的偶像崇拜及同儕模仿尋求認同的心理,當時許多以青少年為主要受眾的歌手,都在唱片公司的打造下走日系偶像路線,譬如金瑞瑤的造型很明顯是參考中森明菜,林慧萍則是模仿松田聖子,張海漢活脫脫就是田原俊彥的台灣版,就算沒有明確拷貝自誰的楊林、徐瑋,造型裝扮也充滿濃濃的日本味。

 

除了單純的模仿日本偶像的外型,日本的「造星」模式也被音樂產業引用,在日本已經運作一段時間,集合數名各有特色專長的少年少女,以便把喜歡不同特質的歌迷一網打盡的「偶像團體」,成為了新一波的模仿對象。1985年,台灣出現了齊飛唱片打造的第一個偶像少女團體「城市少女」,由況明潔和黃雅珉兩人組成,推出首張專輯《拉手》。或許是唱片公司的造型和曲風路線抓得不夠精準,雖然同名主打歌有一半旋律是從日本少女隊的歌拷貝而來,還搭配了電影《黑皮與白牙》主題曲,但只賣出不算太理想的3萬張成績。就在「城市少女」籌備第二張專輯期間,可登唱片也找來4位美少女張靜懿、錢盈潔、劉燕蓉、蕭琦玲組成「紅唇族」,於1987年1月推出首張專輯《紅唇主張》,主打歌〈猜一猜〉是當年賀歲片《孫小毛魔界歷險》的主題曲,妙的是,電影成績不怎麼樣,歌曲卻因為簡單好記重複唱著的「猜一猜喔猜一猜」歌詞,而在綜藝節目上大受歡迎。

 

「城市少女」和「紅唇族」各擁不同粉絲族群

 

同年5月,「城市少女」推出第二張專輯《年輕不要留白》,經過一年半的訓練調整,兩人的表演風格熟練許多,歌曲也一拋之前的日本味,主打歌〈年輕不要留白〉節奏輕快,符合兩人青春活力形象,加上旋律好聽、歌詞易記,還設計了一套標準舞步,一推出就十分受到矚目,當時日本化妝品牌資生堂選用這首歌為廣告曲,互相幫襯宣傳之下,「城市少女」迅速走紅成為那年夏季走到哪都聽得到的名字。不久後,「紅唇族」打鐵趁熱,調整成員為6位(蕭琦玲退出,加入丁柔安、關玉梅、欒君莉)推出第二張專輯《紅唇心願》,主打歌〈海水正藍〉雖然與作家張曼娟的同名小說無關,但搭上書暢銷的熱潮以及歌詠青春無敵充滿正能量的概念,倒也帶動專輯有極佳的銷售。值得一提的是,「紅唇族」為了和「城市少女」的市場做出區隔,她們避開「城市少女」專攻的國、高中生歌迷,而針對年紀比較小的國小年齡層,做出曲風和歌詞都更接近童謠般簡單易記的歌曲,舞步設計也偏向帶動唱的簡單動作。台灣歌壇在短時間內有兩個偶像女團竄起,自然促成其他唱片公司注意到這塊大餅,開始籌劃成立其他的偶像團體。

 

 

「憂歡派對」和「星星月亮太陽」成團壽命短

 

1988年,擅長打造偶像的飛碟唱片接連推出「憂歡派對」和「星星月亮太陽」兩個偶像女團。「憂歡派對」由蔡雨倫和于佳卉兩人組成,根據兩人的個性和外表特質分別取名「憂憂」和「歡歡」,標榜少女們都會有憂鬱和快樂的一面,可以從她們身上找到認同,首張專輯《告別17,微笑18》造型風格仍是走日式偶像路線,兩人的演唱實力頗佳,自然清新的曲風路線也與前兩團有所不同,首張專輯獲得不錯的成績,不過真正讓她們聲名大噪的作品出現在半年後。經紀公司本來是希望靠已成名的她們帶動尚未出道的師弟團體「小虎隊」,推出兩個團體合作的《新年快樂》合輯,沒想到「小虎隊」瞬間爆紅,專輯銷量驚人,師姊團雖然也跟著被更多歌迷認識,但光芒完全被蓋過,加上傳出與「小虎隊」之間有緋聞引起歌迷反彈,1990年推出第二張專輯《祝福》之後就解散了。

 

(同公司同時期出道的「憂歡派對」和「星星月亮太陽」的成團壽命都不長) 

 

 

「星星月亮太陽」是飛碟唱片以當時鄭裕玲、張曼玉及鍾楚紅合演的電影《月亮星星太陽》為靈感,認為三名成員各有特色又能互相幫襯而取了這個名字,由「星星」胡曉菁、「月亮」馬萃如、「太陽」金玉嵐組成。首張專輯《我有自己的路走》是飛碟唱片的招牌班底陳志遠、陳樂融、陳秀男、丁曉雯等一起打造,銷售成績不俗。不過,她們與同公司同時期出道的「憂歡派對」有著類似命運,這個女團最被大眾記住的一點是因為後來參演了當時最紅的王傑、張雨生演出的電影《七匹狼》及演唱電影原聲帶,1989年,「星星」因為健康因素退出,團體也隨之解散,三人各自單飛。

 

4個在1980年代成團出道的偶像女團,居然到了1990年時已經全部解散了,其中,最早成立的「城市少女」最長壽、成績也最好,將近5年的時間裡發行了7張專輯,不但有〈年輕不要留白〉、〈散播歡樂散播愛〉、〈抓一個夢想在手上〉、〈明天我們不見不散〉等暢銷代表作,還拍攝了好幾支產品廣告,並登上日本NHK的歌唱節目演出,是其他同期少女組合無法超越的成就。追究4個「始祖級」偶像女團的「短命」原因,不外乎團員間無法有一致的目標和生涯規劃,以及當年歲漸長卻仍要以清純甜美甚至略為幼稚的形象進行表演,難免顯得尷尬格格不入。雖然80年代的偶像女團只能留在那一代少男少女的記憶裡,但她們開啟了華語歌壇的偶像團體風潮,在日後迎來百花齊放的輝煌時代。

 

 

圖片來源:翻拍專輯封面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