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放.文創 / 華語歌曲
放.文創
華語歌壇第一個偶像男團,「小虎隊」創下後起者難以企及的成就
2020.09.11
17:44pm
/ 放言編輯部 資深編輯 廖明潔
夭折的簽名會和有如颱風掃過的現場景象,讓媒體新聞都深入報導「小虎隊」造成的旋風和探討追星族現象,這時候的他們甚至連一張專輯都還沒有,只用「2首半」的歌曲就掀起全台灣的偶像風潮

 

台灣流行歌壇在1980年代開始陸續出現「偶像派」的個人歌手,1985年也有了第一個偶像女團「城市少女」出道,奇妙的是,感覺應該很有市場、可以風靡萬千少女的偶像男團卻遲未出現。不過,當時對偶像男團的「需求」顯然是存在且日漸累積中,以致於在第一個偶像男團「小虎隊」終於出現,天時地利人和一切都對了的情況下,瞬間引爆了台灣前所未見的偶像風潮。

 



擔任電視節目助理主持反成為焦點

 

「小虎隊」的出道其實是個無心插柳的結果。由張小燕及知名經紀人苗秀麗創立的開麗公司於1988年7月在華視頻道製作了一個學生才藝選秀節目《青春大對抗》(後來改名《TV新秀爭霸站》),曹蘭和湯志偉擔任主持,另外有3個女生組成的「小貓隊」擔任節目助理,播了幾集之後,有觀眾反應也該有一組男生的助理,於是開麗舉辦公開徵選。當時,18歲的吳奇隆邊念體專邊擺地攤賺錢,因為外型突出被逛街的節目工作人員發掘遊說他參加甄選,17歲的陳志朋從小就有明星夢,姊姊看到甄選活動而幫他報了名,15歲的蘇有朋正就讀建中,因為喜歡唱歌而去報名;他們3人從3千多個報名者中一路通過初選複選脫穎而出,團名為了跟「小貓隊」相呼應就叫做「小虎隊」,還根據三人的特質,把體能很好、會後空翻的吳奇隆稱為「霹靂虎」,很會跳舞、長像酷似港星張國榮的陳志朋封為「小帥虎」,乖巧聰明、會讀書的蘇有朋則是「乖乖虎」。

 

《TV新秀爭霸站》每週六播出一次,主要收視群為青少年,並邀集他們到錄影現場當觀眾,三人在節目上出現不久就開始受到注意,同樣從這個節目中被發掘的主持人黃子佼後來回憶,當時工作人員想說怎麼每週來現場的觀眾越來越多還擠爆華視第一攝影棚,才發現他們都是為了來看「小虎隊」,之後甚至出現唱片公司來探詢出片的可能,看到這樣情況的開麗公司直到這時才想到可以讓他們獨立於節目之外,往歌手、藝人的方向發展。雖然有這個想法,畢竟市場上從沒出現過這樣的男生組合,開麗和負責唱片製作發行的飛碟唱片還是沒有十成十的把握,於是決定和當時已經推出首張專輯成績不錯、同公司的「師姊」雙人組合「憂歡派對」出一張合輯,以「母雞帶小雞」的方式來試試水溫。在設定「小虎隊」的造型、曲風時,很自然的想到師法那時候日本最紅的偶像男團「少年隊」,把他們的招牌曲之一〈What’s Your name〉拿來填了國語詞為〈青蘋果樂園〉,另外和「憂歡派對」合唱〈新年快樂〉,以及一首也是翻唱的〈彩色天空彩色夢〉,都收錄在1989年1月推出的《新年快樂》專輯。

 

(「小虎隊」的出道歌曲收錄在《新年快樂》專輯中)

 

 

簽名會引發大暴動,貨櫃巡迴成創舉

 

〈新年快樂〉清新純愛的曲風和歌詞、帥氣少年和甜美少女的組合,立刻從一片敲鑼打鼓的傳統新年歌曲中跳脫出來,從國曆新年到農曆新年的一兩個月期間裡,電視、廣播、街頭都在狂播這首歌;而「小虎隊」在〈青蘋果樂園〉中載歌載舞的表現,則是凸顯了他們陽光充滿活力的形象,活力四射的舞蹈和吳奇隆在歌曲最後帥勁的後空翻更是擄獲大批青少年的心,專輯在不到一個月內就銷售破25萬張,「小虎隊」鋒芒完全蓋過較早出道的「憂歡派對」。在大批粉絲「敲碗」期待下,他們在當年4月8日於台北國父紀念館廣場舉辦《我們愛小虎隊,萬人馬拉松簽名》活動,本來預期「萬人」只是一種形容詞,沒想到活動前一天就有歌迷排隊,當天早上更陸續出現從中南部包車北上的人潮,據媒體事後的報導,參與的早已不只「萬人」達到2、3萬人。當「小虎隊」抵達現場時,歌迷不顧管控全部蜂擁而上,報紙標題形容為「人潮起海嘯」,險象環生的失控場面讓唱片公司只能臨時喊卡,「小虎隊」匆匆撤離,改為發簽名照給歌迷。夭折的簽名會和有如颱風掃過的現場景象,成為當天和後續幾天的媒體焦點,新聞深入報導「小虎隊」造成的旋風和探討追星族現象,而這時候的他們甚至連首張專輯都還沒有,只用「2首半」的歌曲就掀起全台灣的偶像風潮。

 

22天後,「小虎隊」發行第一張專輯《逍遙遊》,終於等到專輯的歌迷大量掃貨, 5天就賣出將近20萬張,這還只是正版的部分,這張專輯也有在中國大陸發行,訂貨量高達400萬張,曾有人估算如果把盜版翻錄也算進去的話,《逍遙游》的總銷量應該有1500萬張。配合這張專輯的宣傳,「小虎隊」還有一項空前絕後的創舉,從當年5月開始展開《逍遙、貨櫃、小虎隊》全台貨櫃巡迴演唱會,以改裝的貨櫃車為露天舞台,在機車廠商的廣告贊助下於週末假日免費到台灣各地巡演,前後共演出了20場。這是台灣第一次有這種形式的巡迴演出,所到之處都是萬人空巷,他們的專輯製作人陳秀男回憶,第一場在台中演出的空地旁停了一排轎車,活動隔天發現因為大家想爬高看到「小虎隊」,導致整排車頂都凹了;而很多住在中南部或花東的歌迷,長大後回想起這個活動都說這是他們人生的第一場演唱會。

 

(「小虎隊」的貨櫃巡迴演唱會是創舉也是許多人的年少回憶)

 

 

各方條件配合造就出「小虎隊」風潮

 

「小虎隊」的旋風形成有多方面的因素,台灣甚至可說是整個華人社會從來沒出現過的偶像男團帶來了新鮮感,也填補了青少年們對於偶像男團的崇拜需求,唱片公司對他們精準的市場定位及許多創新的行銷策略功不可沒,三人的個人特色和積極正面的形象更是加分不少。他們對歌迷喊出「重榮譽、守秩序」的號召口號,來化解社會對偶像風潮的質疑,三人會讀書、懂禮貌的表現,讓長一輩的族群也認同,歌迷群裡甚至有爺爺奶奶,而代表作〈青蘋果樂園〉、〈紅蜻蜓〉等被幼稚園當做歌曲唱遊的教材,更讓他們的歌迷年齡層大幅下調,成為名符其實的「全民偶像」。

 

小虎隊之後還創下了台灣男藝人第一次出寫真集的紀錄,並且把名稱和肖像申請了版權,推出包括月曆、漫畫在內的各類周邊商品,開台灣「偶像」經營手法之先河。他們也紅到其他地區,1991年在上海、西安參加演出並在武漢辦演唱會,是最早到大陸開演唱會的台灣藝人之一;肖像曾經登上新加坡的地鐵票和日本的電話卡,連日本媒體也注意到他們掀起的風暴,NHK和富士電視台前後派人來台採訪「小虎隊」加起來將近20次。

 

 

1991年底,因為陳志朋要去當兵,他們發行第六張專輯《再見》之後宣告暫時解散,2年後陳志朋退伍,「小虎隊」再度合體發行《星光依舊燦爛》專輯,不過在這兩年內,吳奇隆和蘇有朋都已單飛發行個人專輯有不錯的成績,加上台灣娛樂界生態已經發生變化,歌迷對偶像歌手的喜好口味也不太一樣了,回歸後的「小虎隊」已無法再創之前的佳績。後期飛碟唱片被國際公司華納唱片買下,公司團隊改組,三人的經紀約變成分屬不同的公司而改以個人名義繼續在演藝圈活動,「小虎隊」也就此歸於沈寂。在「小虎隊」之後的華語歌壇,各種類型的偶像男團如雨後春筍冒出頭,佔領了一代代少女少男的心,但或許是環境變得開放,娛樂種類變多分散了注意力,此後再也沒有一個團能像「小虎隊」當年那樣引起如此龐大的效應。

 

 

圖片來源:翻拍專輯封面、翻拍網路影片畫面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