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放.文創 / 華語歌曲
放.文創
經典歌曲〈愛情釀的酒〉歷久不衰,原唱「紅螞蟻合唱團」成為台灣樂團典範
2020.09.18
18:19pm
/ 放言編輯部 資深編輯 廖明潔
紅螞蟻合唱團雖然只發行兩張專輯就匆匆劃下句點,但卻對華語歌壇有不少貢獻,主唱羅紘武、鼓手沈光遠和鍵盤手鍾興民,日後都成為華語歌壇的重要推手

 

「有人告訴我,愛情像杯酒」,看到這句歌詞,相信很多人就會自然而然地唱出〈愛情釀的酒〉這首經典流行歌曲,包括林志炫、伍思凱、張震嶽、動力火車甚至五月天等知名歌手樂團都曾經翻唱過,但知道這首歌的原唱是「紅螞蟻合唱團」的人不多,對這個80年代的重要樂團的認識就更少了。

 



第一個從南台灣在地發展出來成功打進流行樂壇的樂團

 

紅螞蟻合唱團團長沈光遠跟主唱羅紘武是高中同學,沈光遠考上高雄醫學院後,在校內第一次看到樂團現場表演大受震撼,決定也要組個樂團,他找上當時就讀屏東農專也喜歡玩音樂的羅紘武,羅本來要當吉他手,不過歌聲實在太出色而被推為主唱,不會打鼓的沈光遠因為一直找不到適合的鼓手加入,只好自己去學打鼓改當鼓手,除了兩人,其他成員來來去去的,直到1983年,同樣就讀高雄醫學院的日本僑生黎旭瀛加入擔任吉他手,韓國僑生魏茂煌擔任貝斯手,再找到就讀台南亞洲工商的鍾興民擔任鍵盤手,紅螞蟻合唱團的陣容就此確定。團名的由來只是因為黎旭瀛某天躺在校內草地上睡覺,被一種紅色的螞蟻咬得全身發痛,正在苦思團名的團員們聽了之後,覺得「紅螞蟻」三個字挺順口的,就決定以其為團名。成團後的他們以翻唱西洋歌曲為主,在南部一些場合演出頗有知名度,吸引到當時主要是在代理國外黑膠唱片發行的方龍泉找上門幫他們發專輯。

 

(紅螞蟻合唱團首張專輯中對5位團員的介紹)

 

 

台灣第一個以創作樂團形態錄製唱片的團體

 

80年代初期,台灣樂壇正走到民歌時代末期,羅大佑、蘇芮的出現,讓搖滾樂在華語歌壇剛剛有點冒出頭,不過他們都是個人歌手,以搖滾樂團形態演出的,頂多可以舉出一個丘丘合唱團,他們除了團長邱晨有一些創作之外,多半是演唱別人的作品,其他像是李亞明的藍天使樂團、薛岳的幻眼合唱團,只被視為是歌手的附屬而難有表現。方龍泉找上紅螞蟻合唱團之後,他們意識到必須要唱出自己的特色,遂決定不再翻唱西洋歌曲,且規定彼此每次練團時要交出一些創作的詞曲片段,團員們再從中選出比較好的段落一起發展成完整的歌曲。正式要進錄音室時,身為學生業餘樂團的他們難免有技術不夠、不適應專業錄音作業模式的狀況,方龍泉找來音樂製作人陳世興為他們補上這方面的不足,也介紹李壽全和羅大佑來指點他們,羅大佑甚至還進錄音室陪著他們彈鋼琴。當時一般進錄音室都是由專業樂手負責樂器的彈奏錄製,像紅螞蟻合唱團這樣打破規矩,由團員自己上陣演奏錄音,在當時也是第一次。從創作、演唱到彈奏錄音全部參與,這在今日已是樂團音樂人的常態,彼時卻是絕無僅有的異數,這也讓紅螞蟻合唱團為台灣樂團立下了典範。

 

台灣第一個藍調搖滾樂團

 

藍調搖滾樂直到現在仍少出現在華語流行樂中,紅螞蟻合唱團倒是早在30多年前就開始了這樣的路線。1985年2月發行的首張專輯《從現在開始》收錄了7首歌,前4首歌的詞曲皆由「紅螞蟻」創作,後3首則只有〈躑躅〉的詞為他們所寫,曲調部分則都由陳世興改編或創作,雖然可以聽出後半部的作品明顯地較為成熟,展現出陳世興創作和製作的功力,但「紅螞蟻」本身的作品則呈現出一種未經雕琢的爆發力而更顯難得。其中最知名的歌曲就是〈愛情釀的酒〉,當初羅紘武寫出旋律跟歌詞時,還被團員間公認音樂造詣最好的黎旭瀛說很「俗」,但是經過編曲和專業的打造之後,羅紘武特有帶點金屬感的沙啞嗓音搭上藍調吉他的伴奏,呈現出的心醉迷離氛圍讓人久久不能自已,是後來再多的翻唱版本都無法比擬的;〈魔樣的女孩〉以復古的音色和節奏創造出截然不同的青春情歌,〈終曲〉長達8分12秒,光前奏就長達2分40秒,是很大膽的嘗試。整張專輯的藍調樂風一路聽下來,十分暢快淋漓。

 

兩張專輯就解散,對樂壇留下重大貢獻

 

方龍泉在尋找專輯發行公司時,與喜馬拉雅唱片和滾石唱片都有接觸,當時滾石的發片量太大,錄好之後得排隊一段時間才能等到發行,喜馬拉雅則是馬上就能發,羅紘武那時候已經快要畢業面臨兵役問題,自然希望盡快發行,所以選擇了喜馬拉雅,沒想到喜馬拉雅完全沒有幫他們做任何宣傳,他們靠著去參加《大學城》歌唱比賽連續超過12次過關而把口碑傳開來,也才讓比較多人注意到這個樂團。同年10月他們推出第二張專輯《懶惰貓》,這次全部7首歌都由他們共同創作之外,也由他們自己製作,有了比較完整的概念,也更能代表他們這個樂團的特色。專輯發行後不久,羅紘武得去當兵,而黎旭瀛和魏茂煌都很確定未來還是要繼續從醫,樂團看來是得解散了,於是沈光遠提議辦一個告別演唱會。當時唱片公司表明沒有預算,沈光遠不死心,把自己在開的一輛車子和做實驗用的顯微鏡都拿去變賣籌錢,其他團員也發動周遭親友募款,好不容易在1986年的青年節當天於高雄熱鬧地舉辦了《最後的約定》演唱會,有數千名觀眾參與,還邀請到李壽全和齊秦擔任特別來賓,演唱會結束後,紅螞蟻合唱團也隨之解散。

 

(紅螞蟻合唱團發完第二張專輯《懶惰貓》就解散了)

 

 

紅螞蟻合唱團雖然匆匆劃下句點,但卻對華語歌壇有不少貢獻。羅紘武退伍後和沈光遠組成「友善的狗」工作室,附屬於滾石唱片之下。羅紘武在1989年推出自己的首張個人專輯《堅固柔情》,兩人在5年內製作的20多張專輯,包括趙傳《我很醜,可是我很溫柔》、周華健《我是真的付出我的愛》等,1991年的林強《向前走》專輯還為他們拿下第三屆金曲獎「最佳演唱專輯製作人」獎;兩人之後自立門戶成立友善的狗唱片公司,製作發行黃韻玲、黃品源、陳珊妮、黃小楨、林曉培等多張精彩專輯。鍵盤手鍾興民後來也成為專職音樂人,為許多著名歌手作曲、編曲、製作,參與的作品上千首,包括周杰倫的〈雙節棍〉、〈菊花臺〉、〈布拉格廣場〉、〈青花瓷〉都是由他編曲,至今已獲得7座金曲獎的肯定。

 

紅螞蟻合唱團的兩張專輯的口碑一直在樂迷間流傳,很多發行當年沒買到的人也一直在詢問,這使得滾石唱片在1989年6月把《從現在開始》更名為《紅螞蟻合唱團I》重新發行,再版的文案寫道:「他們因為超越時代而被時代遺忘,他們的主張超乎當時人心的容量,可是他們的音樂仍然在歷史裡閃閃發光」,這張專輯後來入選「台灣流行音樂百佳專輯1975-1993」的第18名;《懶惰貓》專輯也在1993年由友善的狗重新發行並更名為《紅螞蟻2》。當年解散前,團員間有約定,辦完告別演唱會之後,就讓「紅螞蟻合唱團」這個名詞成為歷史,誰都不能再拿來用,這也讓後來幾年一直「敲碗」呼籲樂團重組的歌迷們,只能繼續聽他們的作品懷念他們了。

 

 

圖片來源:翻拍專輯封面及文案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