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放.文創 / 放文創
放.文創
低調的華語歌壇「最佳操盤手」李壽全發掘王傑、王力宏、張懸,唯一個人專輯亦成經典
2020.11.17
18:47pm
/ 放言編輯部 資深編輯 廖明潔
李壽全寫出數十首暢銷歌曲,大眾沒聽過或唱過他的作品的人少之又少;他製作出十幾張重要專輯,發掘及打造好幾位優秀歌手,對華語流行歌壇影響深遠;而他那少到不能再少的唯一一張個人專輯,被認定是足以傳世的經典之作

 

華語流行樂壇中不乏「歌王」、「舞后」、「教父」等等各種的名號出現,說是名符其實也好、宣傳炒作也罷,倒是讓大眾因此對有著這些封號的人物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不過,若論及有哪些地位被低估忽略、該有個封號卻沒有的音樂人,身兼製作人、創作者及歌手身份的李壽全,絕對是該被特別提出來的一位。講起音樂創作人李壽全,他寫出了數十首暢銷歌曲,一般大眾要說沒聽過或唱過他的作品的人應該少之又少;身為音樂製作人李壽全,他發掘及打造了好幾位優秀的歌手,對華語流行歌壇影響深遠;至於歌手李壽全,他只有那少到不能再少的一張個人專輯,卻被認定是足以傳世的經典之作。

 



李壽全跟60年代成長的大部分人一樣,在搞不清楚自己將來要做什麼的情況下,歷經讀書聯考、填了一百多個志願而進了大學。從小愛聽西洋搖滾音樂的他,到這時候才有機會自學吉他彈唱,他後來曾表示,聽到一首好歌就會想要分享給朋友、同學,這似乎成了他的興趣,所以乾脆跑去PUB打工當DJ播歌,這種喜歡分享的特質,後來也是他創作時的重要元素,在作品中分享他對人生、生命的一些看法。1979年退伍後,本來的人生道路應該是進到某家銀行開始工作,不過當時舉辦「金韻獎」校園民歌比賽而出名的新格唱片正在招考製作人,他抱著試試看的心情而去,結果順利考上,陰錯陽差的進入音樂這一行。

 

打造出眾多華語歌壇重要專輯

 

即使沒有製作經驗,李壽全憑著他過去聽了眾多唱片累積學習到的養分和能力,第一個製作案就做出一張日後在華語流行音樂史上留名的作品—李建復的首張個人專輯《龍的傳人》,捧紅了李建復和〈龍的傳人〉變得家喻戶曉,創下校園民歌的發展巔峰,也讓他在金鼎獎捧回一座唱片製作獎。校園民歌後期出現過一個十分具有實驗精神的組織「天水樂集」,源於蔡琴、李建復、蘇來等幾位民歌手,認為唱片公司已變得過於商業化,對歌手有眾多不合理的箝制,因此以獨立於唱片公司體制外的方式來創作及製作,李壽全也加入了其中。「天水樂集」出了《柴拉可汗》與《一千個春天》這兩張專輯,在李壽全的操刀之下,其中充滿了搖滾的元素。資深樂評人馬世芳曾評論,當時大部分專輯只是把歌曲湊在一起,少有人思考整張專輯的聆聽邏輯或概念連貫,李壽全迷戀Alan Parsons Project、Pink Floyd等「前衛搖滾」樂團的「概念式專輯」,自己也成了台灣第一位具有概念專輯想法的音樂製作人,與「天水」成員們大膽嘗試做出這兩張風格殊異的交響詩組曲。

 

「天水樂集」的實驗結束,李壽全回到流行歌領域,一樣把劉文正《太陽一樣》、潘越雲《天天天藍》、《無言的歌》等專輯做得很精彩,《天天天藍》打響潘越雲的知名度,還為他又拿下一座金鼎獎唱片製作獎,其後的蘇芮首張同名專輯,不但成為他製作人生涯代表作之一,更是華語歌壇轉型的里程碑。身兼電影《搭錯車》原聲帶的這張作品,暨達到襯托電影劇情氛圍的目的,助攻電影創下4千多萬台幣高票房,又充份展現蘇芮這位歌壇新人的鮮明風格和獨到歌唱功力,大賣超過20萬張,在《綜藝100》的「流行歌曲暢銷金碟獎」奪下「最佳唱片製作」、「最佳唱片女歌星」等四項大獎。專輯中李壽全作曲,吳念真、羅大佑作詞的〈一樣的月光〉,成為華人社會中廣為傳唱的經典歌曲,在當年金馬獎獲頒「最佳電影插曲」,李壽全還與陳志遠一起拿下「最佳電影原作音樂獎」。這張專輯之後被選為《台灣流行音樂百佳專輯》第二名,僅次於羅大佑的《之乎者也》,同為華語歌壇裡校園民歌和現代流行歌曲的分水嶺之作。

 

除了〈一樣的月光〉,李壽全也參與了1985年群星公益大合唱〈明天會更好〉的歌詞創作,加上潘越雲〈守著陽光守著你〉、姜育恆〈再回首〉等等,相信一般大眾少有人沒聽過他創作的歌。李壽全不只是潘越雲和蘇芮兩位歌后奠定歌壇名聲的重要推手,包括張學友首張國語專輯《情無四歸》、洪榮宏《舊情綿綿》、紅螞蟻合唱團《從現在開始》、金智娟《開心女孩》、江蕙《台灣紅歌》、潘越雲《情字這條路》等重要專輯都出自他的製作,也可看出他「守備範圍」之廣,不同類型的歌手和曲風都難不倒他。

 

慧眼識英雄發掘多位歌手

 

講到「幕後推手」這個角色,他為華語歌壇發掘的幾位歌手可是個個都成了一方之霸。1987年李壽全聽到一個嗓音和唱腔都很特別的demo,雖然其他人不看好,李壽全仍決定要為他出專輯,這個人就是後來紅遍台港星馬的王傑。王傑的前三張國語專輯《一場遊戲一場夢》、《忘了你忘了我》、《是否我真的一無所有》都是由李壽全製作,這三張專輯當年在台灣的總銷量就已突破百萬張,若加上海外及累積至今的銷量,恐怕已有千萬張之譜。1995年,王力宏回到台灣想看看是否能在歌壇闖出一番成績,他的舅舅李建復把他引薦給李壽全,李壽全相繼製作了他的前四張專輯,成功把他打造為「優質偶像」,王力宏在那之後才開始自己包辦專輯製作、創作,天王之路上,李壽全為他奠定的基礎功不可沒。而這幾年被尊為「文青女神」的張懸(現已改回本名安溥),原先已簽了約、錄好音,唱片公司卻出了狀況,等了5年都發不了片,直到李壽全聽到她的錄音,親自到她駐唱的女巫店看她表演並說服她重新簽約,才讓她順利發片。

 

唯一一張個人專輯成為經典之作

 

李壽全曾說過他自己最喜歡的角色是製作人而不是歌手,所以他只出過唯一一張個人專輯之後就沒再有後續,但千萬別這樣就以為這張《8又二分之一》只是個玩票性質的專輯,他找來詹宏志、張大春、吳念真、呂學海等作家合作寫詞,專輯裡充滿著對社會的關懷之情和小人物的心聲抒發,跳脫了流行音樂流水線製作的模式,被認為是華語流行音樂的一個重要篇章,〈張三的歌〉、〈我的志願〉都是其中知名的歌曲。詹宏志曾為文表示,「《8又二分之一》極可能算不上流行音樂史上的暢銷專輯,卻是一張默默傳播的膜拜專輯,只要是在台灣做音樂的,沒有不注意到這張創作專輯的,它的地下影響力也是歷久不衰」。

 

《8又二分之一》專輯後來被選入「台灣流行音樂百佳專輯」之中,值得一提的是,這份榜單之中,由李壽全製作的專輯就有10張之多(《蘇芮專輯》、《天天天藍》、《龍的傳人》、《8又二分之一》、《情字這條路》、《一千個春天》、《柴拉可汗》、《胭脂北投》、《偈》、《一場遊戲一場夢》),僅次於李宗盛的13張,堪稱是華語流行歌壇的「最佳操盤手」。

 

 

圖片來源:翻拍專輯封面) 

 

最新新聞
延伸閱讀
最新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