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放.文創 / 放文創
放.文創
曾造就台灣流行音樂史一個輝煌的世代,水晶唱片公司宣告錄音作品公有化「把自己還給大家」
2021.01.05
18:21pm
/ 放言編輯部 資深編輯 廖明潔
曾任水晶唱片創意總監的何穎怡,在臉書的聲明中表示,基於美好的作品應當繼續存在,影響下一個世代的創作者,幾位舊日水晶唱片的員工決定將所有水晶唱片的有聲資料與文字資料上傳至網路成為公共財

 

曾經擔任過水晶唱片創意總監的作家兼譯者何穎怡,今天一早在臉書上發佈一篇「現在我們把自己還給大家—水晶唱片錄音公有化聲明」,表明幾位舊日水晶唱片的員工決定將所有水晶唱片的有聲資料與文字資料上傳至網路成為公共財,此一貼文立刻在愛好音樂的同溫層間引起騷動和大量轉發,也讓許多人又想起水晶唱片這個曾經在台灣的流行音樂發展中佔有一席重要地位的唱片公司。

 



日韓混血任將達挖掘出最台灣的聲音

 

水晶唱片的靈魂人物自然是其創辦人任將達,人稱阿達的他1956年在基隆出生,父親是韓國華僑,母親是日本人,住在魚市場附近的他曾形容幼時住家環境,「那是個韓國小社區,上坡有座宮廟,左邊是琉球協會,右邊是韓僑協會」,念韓僑小學的他在學校學韓文和中文,父母在家裡用日語交談,鄰居都説台語,家附近常有宮廟的北管音樂聲,還有魚貨叫賣的聲音,多元交融的成長背景讓他對不同文化都抱持著開放的心態。他高中進了建中,大學讀台大,但其實只是因為外籍身分才申請到的,他對唸書沒太大興趣,把重心都放在聽音樂、玩音樂。當時他聽了不少Neil Young、Bob Dylan的反體制的搖滾樂,那種不一樣的反叛氣質非常吸引他。

 

大學畢業後,他被介紹進代理寶麗金唱片台灣業務的金聲唱片,開始從事音樂工作;1986年,當時已離開金聲的阿達決定接手經營一家本來兼作盜版及代理而正要結束營業的唱片公司,正式成立水晶唱片。那時大眾都是從美國Billboard、Cashbox榜單上知道流行什麼歌曲,阿達與當時結識的聯合報記者何穎怡、樂評人程港輝、音樂製作人王明輝等,很想介紹不同的音樂給大眾認識,遂成立「Wax Club」,取名「Wax(蠟)」是因為早期的滾筒唱片都是用蠟做的,這個推廣音樂的組織除了發行會訊,也舉辦音樂欣賞會「Wax Show」。辦了幾場之後,野心勃勃的幾人決定全面升級,把會訊擴大成音樂雜誌《搖滾客》,把小眾的「Wax Show」也變成為期兩週的《台北新音樂節》。《搖滾客》雜誌裡有許多英美地下音樂的評論和報導,是當時很多年輕人吸收國外音樂養分的重要管道;而1987年辦第一屆的《台北新音樂節》除了有音樂欣賞、唱片展,還有幾位不那麼「主流」的台港歌手包括達明一派、薛岳、黃韻玲、紀宏仁、張洪量、主唱為林暐哲的Bones & Teeth樂團演出,在音樂圈引起不少注意。

 

當時正值解嚴,社會中充滿欣欣向榮的氛圍,本來只代理進口國外專輯的水晶唱片,決定開始自製專輯發掘台灣本土的另類音樂,首個被選上的就是有「台灣第一個地下樂團」之稱的Double X。水晶當時沒什麼經費也沒經驗,他們用5萬元預算找了一間很小的錄音室,連母帶都是借來的,他們只打算生產50捲,可是這麼小的量沒有工廠願意接,阿達請人去香港買了1台CD Player加6台卡帶錄音機,在公司一次拷貝6捲,再讓同事包裝、封膜,非常克難的做出台灣第一張龐克樂專輯《白癡的謊言》。專輯在1988年搭配第二屆《台北新音樂節》舉辦而發行,除了Double X、Bones & Teeth,還有黑名單工作室的前身阿電與阿草、陳明章的演出。《台北新音樂節》逐漸打響名聲,到第三屆的演出者包括陳明章、伍佰、葉樹茵、黑名單工作室、林強、香港傳奇搖滾樂團「黑鳥」等,今日看來完全是非主流音樂中的夢幻名單。這屆活動第一次辦在台大體育館,促使之後台北開始出現許多以大學生為主的音樂活動;另外有一批樂迷則因為等不及隔年才能看到演出,而跑到墾丁自己辦一場,輾轉成為之後《春天吶喊音樂節》的雛型。

 

夢想不敵現實,財務陷困境

 

任將達不想要剛萌芽的另類新音樂淹沒在90年代初已經蓬勃發展的主流音樂市場中,水晶唱片開始大量發掘另類音樂人並幫他們製作專輯,曾經是水晶唱片旗下音樂人或在水晶發行過專輯的,包括推動「新台語歌運動」的黑名單工作室和陳明章,台灣現場搖滾之王伍佰、音樂詩人雷光夏、用音樂衝撞台灣審查制度的搖滾歌手趙一豪、將各類音樂元素信手捻來的朱約信(朱頭皮)、創作女歌手葉樹茵、客語流行音樂唱作人謝宇威、代表台灣底層聲音的金門王與李炳輝、台灣重金屬樂團代表閃靈、英倫搖滾風代表1976樂團、台語搖滾創作歌手流氓阿德等等,這些人不乏後來成為主流市場的中流砥柱,或是促成重要的音樂潮流,這讓水晶唱片有「另類的搖籃」、「歌手的跳板」等封號。水晶唱片那幾年除了持續引進英國、歐洲的音樂進入台灣之外,也嘗試製作實驗性音樂、民俗音樂,還有一系列《台灣有聲資料庫》蒐羅原住民、那卡西、北管、歌仔戲、夜市叫賣等民間底層聲音,也促成了台灣音樂市場的多元化發展。

 

1998年第九屆金曲獎將「特別貢獻獎」頒給年僅42歲的任將達,是該獎項史上最年輕的得主,當屆的評委李建復表示:「所有主流都是從非主流變過來的,他願意對非主流創作人雪中送炭,且注定幾乎每張唱片都要賠錢,當然值得鼓勵」。不過,也正如李建復所說的,水晶唱片實踐了理想,卻每張唱片都賠錢,這造成的「錢坑」災難越來越大,不僅員工無法按時領薪水,連歌手都拿不到版稅,後來任將達的女兒不幸罹患罕病,更使水晶的財務雪上加霜。當時擔任創意總監的何穎怡為挽救財務危機,發動「水晶萬人後援會」,每人捐3千元就可以獲得等值的水晶唱片產品,該活動引發音樂界、藝文界甚至政治界熱烈迴響,募得款項雖然暫時解除水晶唱片的危機,終究無法維持水晶唱片的長久經營,2006年水晶唱片宣告結束正式走入歷史,從此只是台灣音樂史上的一個重要記憶。

 

今天在何穎怡所發表的聲明中表示,水晶唱片「屬於當年支持挹注我們的愛好者、朋友、藝人與員工,它應該是社會共有財產」,聲明提到,他們對於當年共事的許多歌手、民間藝人、寫手、影像工作者的心血將湮沒於歷史灰燼裡感到深深愧咎,基於美好的作品應當繼續存在,影響下一個世代的創作者,舊日員工們成立了一個12人小組,已陸續將歷年錄音作品上傳到YouTube,文字出版品部分則上傳網誌與雲端,讓所有的大眾都能繼續聽到與看到。聲明中最後表示,「『水晶唱片』四字如在歷史留名,背後有太多的『欠與歉』,現在我們把自己還給大家!」

 

 

圖片來源:翻拍專輯封面、翻拍電視畫面) 

 

最新新聞
延伸閱讀
最新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