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放.文創 / 華語歌曲
放.文創
黃舒駿追隨羅大佑「社會觀察歌手」路線,《雁渡寒潭》專輯奠定音樂奇才形象
2021.01.21
18:08pm
/ 放言編輯部 資深編輯 廖明潔
這張專輯充滿黃舒駿強烈的個人色彩,尤其在歌詞創作上,大量堆砌出的文字量體其實經過細膩的考量和編排,看似白話卻充滿暗喻及寓意,加上大膽嘗試各種音樂元素,連大師級的李宗盛都稱其為「黃舒駿真正值得一聽的作品」

 

流行歌曲除了有讓人抒發心情、打發時間等娛樂的功能之外,是否還能有其他的「作用」?羅大佑在80年代初期以〈鹿港小鎮〉、〈現象72變〉、〈之乎者也〉等,示範了流行歌曲也可以用來觀察社會現象、表達異議態度,把華人流行音樂帶到不同的高度,也激發許多後起者興起「有為者亦若是」之心,90年代初期黃舒駿的《雁渡寒潭》就是其中的佼佼者。

 



黃舒駿出生在一個小康家庭,父親是公務員,母親是家庭主婦,聰明才智自小就顯露出來,10歲就開始學小提琴,還自己摸索學會吉他、鋼琴、口琴等樂器。從小學到中學他都是全校第一名,在各種才藝競賽中獲獎,是校園裡的風雲人物,台中一中畢業後考上最高學府台灣大學的大氣科學系。進了大學的他更為活躍,在各類社團活動中都可以看到他的身影,大二那一年,台大辦了一個校內的「十大才藝青年」遴選,他被選入其中;這樣的經歷,難免讓他有些自負,帶著些憤世嫉俗的傲氣,不過也因為從小受的教育素養,他仍有著知識份子那種要關注社會、改善社會的責任感,他曾說他的創作素材主要是接收發生在自己與別人身上的事,這些特質日後都在他的創作中表現出來。大三那年,他以自己創作的歌曲在學校的比賽一舉拿下前兩名,讓他得到進入歌壇的機會。

 

以擊倒羅大佑作品為目標

 

1988年,22歲還在讀大四的黃舒駿,發行首張專輯《馬不停蹄的憂傷》,13首歌曲全部都由他創作,高學歷的背景及創作歌手的身份,在那時候都屬稀少,讓他和這張專輯天生就有了被大眾注意的條件,不過真正引起討論的,還是他作品散發出的獨特氣質。大部分專輯都是固定收錄10首歌,黃舒駿硬是與眾不同的放了13首歌進去,這些歌都是他出道前創作的,還帶著一些學生的青澀氣質,雖然不夠成熟,卻充滿了創意,也讓他的才華充分展現。專輯同名曲〈馬不停蹄的憂傷〉光是歌名就帶著濃厚的文藝青年味,質量很足的歌詞(長達300多字)和開頭連貫唱好幾句不換氣的唱法,後來常出現在他的作品中,成為他的一種獨有標記。〈未央歌〉是他看了作家鹿橋的同名小說之後所寫的歌,這本以抗戰時期的西南聯大為故事背景的小說,現在或許已較少有人會閱讀,卻是黃舒駿學生時代幾乎每個學生必看的一本書,歌詞中把藺燕梅、大余、寶笙等故事主角都寫了進去,黃舒駿說他愛的不只是那本書,而是「懷念著往日那種質地粗糙卻至真至情的喜悅」。

 

〈夜半的貓〉用半夜偶爾會聽到的野貓「叫春」聲音,暗喻年輕男女得面對自己一時衝動發生性行為的後果,用有點頑皮的編曲和唱腔唱出「當初一時的氣氛太美妙,今天一切的煩惱受不了」、「所謂生命的意義在創造宇宙繼起的生命」,帶著戲謔、嘲諷的獨到幽默感,也是他之後作品中常出現的風格。〈聽不懂的話〉裡的「他說孩子不要天真地太不像話,現實的世界它就是這樣,請不要試圖去改變它,我想還是改變自己吧」,〈三代之間〉提到的城鄉差距,都儼然有羅大佑作品的影子。在專輯文案中他寫著「……我寫〈三代之間〉的野心是很大的。簡單地說,我企圖創作出流行樂壇中極少數可能進入「史冊」中的重量級作品,而且能結結實實地擊倒羅大佑的〈鹿港小鎮〉、〈亞細亞的孤兒〉、〈現象七十二變〉……」,看起來狂妄,卻也能看出他對自己作品的信心及期許。

 

奠定「奇才」形象

 

有了第一張專輯不錯的成績,第二張專輯《雁渡寒潭》相隔一年於1989年推出,由於做完專輯後他就要入伍當兵,這讓他心態上更覺得不用有太多顧慮,把他的各種特色都發揮到極致,完成一張較前作深刻許多、也與當時流行歌曲風格非常不一樣的成熟作品。專輯中最引人矚目及討論的就是〈戀愛症候群〉,他歌詞一寫就是800多字,要7分半鐘才能唱完,創下當時華語歌曲的新紀錄。他用模仿現場表演的方式錄這首歌,自己彈吉他說說唱唱,中間還有假觀眾的罐頭笑聲,一大串的歌詞唱著「關於戀愛症候群的發生原因至今仍然是最大一個謎,不管性別年齡職業體重學歷長相和血型沒有一個人可以免疫」,後面叨叨絮絮的講著人談了戀愛之後就像得了傳染病會有哪些症狀、經過哪些過程後才能自癒,寫實的描述及分析非常能引起共鳴,聽歌猶如坐在一個小劇場裡看完一齣7分多鐘的微電影。比較可惜的是,這首獨特的歌曲後來被指出在形式、主旨及結構上都與日本歌手佐田雅志的〈もーひとつの戀愛症候群〉雷同,而被認為有抄襲嫌疑,不過這首歌在當時還是非常受到歡迎的,後來電影《那些年我們追過的女孩》裡,就藉著男女主角打賭學唱這首歌的橋段來表現時代感。

 

〈她以為她很美麗〉是另一首以輕鬆戲謔方式來嘲諷大眾嘴巴上說內在美重要、其實還是只看外在的社會現象的歌,「人家說我們考上醫學系的學生最得意,蹲在家裡自然會有人來相親,為什麼我已唸到六年級卻沒有一點動靜,看上我的只有病人和細菌」,口語白話的歌詞讓人會心一笑,「她以為她很美麗,其實只有頭髮還可以,我理都不想理」更是令人叫絕。這首歌的歌詞也有400多字,有趣的是,黃舒駿自己說過,前述兩首歌是他「比較不滿意」的作品,在寫的時候就知道會受歡迎,所以故意將歌詞寫得很長,希望不會被公司選成主打歌,結果這兩首歌還是最受到注意。

 

黃舒駿當然不是只會戲謔嘲諷,〈椰林大道〉歌名一看就知道是在講他的母校台灣大學,經歷過填鴨式教育和聯考壓力的他唱著,「坑坑洞洞的椰林大道,走在路上我常常跌倒,……多少人不經思考不擇手段爭先恐後向前跑……曾在夢中是多麼美好,如今我知道,一切都只是,唉!」。〈雁渡寒潭〉是他又重新看了一次《菜根譚》之後的心境描寫,歌中運用大量的管弦樂,「雁渡寒潭,雁去潭不留影」似乎有點禪意,之後的「多少意氣風發的少年失落在理想現實之間,口口聲聲要做英雄聖賢最後卻變成魔鬼」又有對歷史的思考及對人性的質疑及控訴。由真實社會事件改寫的〈三跪九叩〉,用電視新聞女播報員的聲音穿插在歌曲演唱中,彷彿鏡頭在「主角」和「旁觀者」之間反覆切換,是極富創意的作法。

 

這張專輯充滿黃舒駿強烈的個人色彩,尤其在歌詞創作上,大量堆砌出的文字量體其實經過細膩的考量和編排,看似白話卻充滿暗喻及寓意,加上大膽嘗試各種音樂元素,讓作品無論從曲式結構還是文本立意都有獨到之處,奠定了黃舒駿「奇才」的形象,也讓這張專輯有極高的評價,後來被選入「台灣流行音樂百佳專輯」之中,連大師級的李宗盛都稱其為「黃舒駿真正值得一聽的作品」。

 

 

圖片來源:翻拍專輯封面) 

 

最新新聞
延伸閱讀
最新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