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放.高論 / 騰焰飛芒
放.高論
騰焰飛芒
【騰焰飛芒】一個人需要吃多少壽司?
2021.03.25
17:50pm
/ 孫瑋芒
改名,是人生大事。名字是個人的品牌符號,也帶有父母的期許,即使是父母向算命先生求來的。鑽法律漏洞改名、鑽品牌活動設計的漏洞無腦狂吃,是人際信任基礎的破壞者,莫怪遭嘲笑、遭防備、遭排斥。人所具備的一些抽象價值,像是尊嚴、信任、名譽,是無法以金錢衡量的。人們能夠合作,是彼此具備信任基礎,默默遵守許多不待言說的規則。

 

3月17日到18日這兩天「鮭魚之亂」眾多畫面,呈現了台灣最誇張的風景,暴露了台灣人的暗黑性格:愛貪小便宜,擅長鑽漏洞。台灣人忘了7年前的3月18日發生了改變台灣歷史進程的318學運,沉浸在「鮭魚之亂」的集體狂歡中。

 



網上最經典的照片,是改名「鮭魚」得以到店家免費用餐的男女食客,對著鏡頭開心舉手比「YA」;他們身前的餐桌,代表不同價位壽司的紅色盤、白色盤、金色盤疊得比人高,戰果煇煌;有個別食客面前堆了上百個空盤,只吃掉配料的壽司醋飯,堆積成小山;數碗烏龍麵配料吃掉了,麵看來沒吃幾口。

 

其實吃不了那麼多壽司

 

這個饕餮的場景,使我想起俄羅斯文豪托爾斯泰的短篇小說《一個人需要多少土地》。故事主角是貪求土地的農民巴霍姆,他來到少數民族巴什基爾人的領域,當地的頭領給他以「天」為單位的優惠購地條件:他只需付出1000盧布的代價,一天之內走過的土地都將屬於他,但必須在太陽落山以前返回出發點。巴霍姆傾力奔跑圈地,忍受著疲勞乾渴,結果在日落前趕回出發點途中,力竭仆地,吐血而亡。巴霍姆的僕人挖了個坑把他就地掩埋,托爾斯泰以一句嘲諷收篇:「帕霍姆最後需要的土地只有從頭到腳六英尺(註:約180公分)那麼一小塊。」

 

日本迴轉壽司連鎖店壽司郎推出優惠促銷活動,宣布「名字與鮭魚兩字同音同字享免費」。兩天的活動熱潮結束後,我找了一個非假日下午時段到新北中和環球店現場排隊,前面只有3、4個人登記用餐,186席座位仍有空位,我不經候位就被引導入座。下午3點半用餐離店,店門口的候位區竟然空無一人。至於一個人需要吃多少壽司?我食量中等,消費了260元就飽足了。

 

美食部落客愛菲兒2月分發表了一篇食記,敘述4人壽司郎台北旗艦店吃了一小時,消費額也才1680元。

 

部分「鮭魚族」破壞人與人之間的信任

 

憑著幸運或巧合,抓住機會享受優惠,是人情之常,也是商家慣用促銷手法。壽司郎企畫這項優惠活動,可能考慮到有少數人會改名「鮭魚」來享優惠,但是兩天活動下來,全台共有331人改成名帶有「鮭魚」,恐怕是始料未及。部分鮭魚族以報復社會的方式享受免費用餐,大肆破壞了人與人間的信任原則。

 

在店家的合理預期中,會有鮭魚族帶眾親友人痛快吃到撐,結果,有鮭魚族只吃鮭魚、鮪魚、鮮蝦、蟹膏、貝柱等配料,丟棄醋飯。

 

更驚心的是,網上有人貼出攻略,包括「狂按點單」、「吃飯很容易飽,所有握壽司商品都不要飯」,號召鮭魚族癱瘓店家,理由是「都豁出去改名字了」,彷彿與店家有深仇大恨,絲毫不顧店家的免費優惠也有善意在裡面。

 

有的鮭魚族在網上揪團到壽司郎吃免費餐,向每人收費數百元,改名成了賺外快的旁門左道。台中改名「林高價鮭魚」的大學生,自稱兩天揪團13攤,大約吃掉店家9萬元,另在網路上收費揪團,賺了1萬元多外快。

 

有YouTuber目擊,鮭魚族「張鮭魚之夢」不但向每人收300元揪團吃,還在壽司郎店內處詢問現場顧客,表明只要付他400元即可幫忙用身分證結帳。

 

壽司郎眼睜睜看著各分店的鮭魚族鑽漏洞造成營業損失,並沒有動用促銷活動的最後詮釋權,其中緣由或許是為了維護商譽,也可能是發現新聞熱度暴升而竊喜品牌知名度來到新高度。

 

顧客濫用商家的信任,在壽司郎上演台灣最醜陋的風景,前有美式賣場好市多的例子。好市多本於「信任顧客」的原則,不滿意皆可退貨,台灣一些奧客利用這個條件寬鬆的退貨機制,拿吃剩的食物、喝剩的酒、超過使用期限的商品辦理退貨。有網友目擊一家人退掉一整個推車的商品,包括衛生紙、衛生棉。

 

社會難以正面看待為「免費吃鮭魚」而改名

 

鮭魚族的改名,也是利用政府給予民眾的信任與便利來鑽漏洞。《姓名條例》列舉的改名條件之一「有特殊原因」,讓民眾改名「鮭魚」以享免費餐,肯定不是當初的立法旨意。

 

這一波改名成功的鮭魚族,以20歲上下、仍然在學的年輕人居多。網路世代習慣以不同的網名在虛擬的網路空間活動,到戶政所改名「鮭魚」,他們認為和起個網名登入網站一樣平常。許多人是炒短線,壽司郎促銷活動結束後就改回本名。為自己改個帶有「鮭魚」的、惡搞式的新名字,會有挑戰權威的快感,這種「年輕、熱血、好玩」,只能在有家庭供養的情況下成立。一個上班族這麼做,在職場很可能黑掉。

 

成年人為自己改名,固然是人格權的體現,為了吃免費餐改名「鮭魚」,社會公認並不是正當理由。

 

社會能以「活潑有創意」來正面看待「鮭魚族」嗎?實情並非如此。為吃免費壽司改名為「張鮭魚之夢」的台中男大學生向媒體控訴,一早到校上課時,同學們都在笑他,教授在課堂上點名,全班聽到名字後都在笑,讓他整堂課都趴著上課,「真的很丟臉」。

 

一名公務員若以包含「鮭魚」的長名字在公文書署名,恐怕會被被貼上網,成為笑料。一家企業員工若以這種名字對外洽談公務或是署名發表作品,勢將影響企業形象。求職者用這種名字向企業投件應徵工作,恐怕第一關就刷掉了,連面試的機會都得不到。如果公司老闆或是面試官知道某人曾經在促銷活動期間改名「鮭魚」,會在心中給予「愛貪小便宜」的註記。公司擔憂此人將來會為小利出賣公司,或許太過;為了加薪2000元輕易跳槽到別家公司,枉費公司教育訓練的心血,則是合理擔憂。

 

有名鮭魚族宣稱以數十元工本費改名,揪團到壽司郎吃免費餐,「2天就有千倍報酬」,「這是我這輩子做過最成功的投資」。他沒有看到其中的「沈沒成本」:貶低了尊嚴、降低了他人的信任度。況且,他得到的不是資金,而是暴食而無法完全消化的食物、轉換為脂肪的多餘熱量。

 

應修補《姓名條例》的漏洞

 

改名,是人生大事。名字是個人的品牌符號,也帶有父母的期許,即使是父母向算命先生求來的。鑽法律漏洞改名、鑽品牌活動設計的漏洞無腦狂吃,是人際信任基礎的破壞者,莫怪遭嘲笑、遭防備、遭排斥。人所具備的一些抽象價值,像是尊嚴、信任、名譽,是無法以金錢衡量的。人們能夠合作,是彼此具備信任基礎,默默遵守許多不待言說的規則。比方說,公司相信你不會洩露營業機密,把重要任務交付給你,你的職涯得到發展;朋友相信你不會洩露隱私,向你吐露心事,你得到深刻穩定的人際交往。

 

此次「鮭魚之亂」使得台灣登上了多家外媒版面,日後也將被不時提起。世界看見了什麼樣的台灣?就是貪婪,無底線的貪婪。網路流傳笑話,形容「只要免費,台灣人願意響應號召做任何事」;在中國搜尋引擎隨手搜到這樣的中媒標題:「『鮭魚之亂』 台灣之恥」、「『鮭魚之亂』體現台灣青年價值觀的崩解」。

 

台灣壽司郎已討論下一波鮪魚或鰻魚的同名免費企劃,也有業者仿效壽司郎,推出同名免費活動。鮭魚之亂的改名風潮,是不良的文化基因,不宜任其持續複製,《姓名條例》的漏洞需要補起來了!

 

 

示意圖製作-放言視覺設計部 傅建文

 

最新新聞
孫瑋芒
自由作家、攝影人,出版有長篇小說、短篇小說集、散文集。曾擔任美國《讀者文摘》特約作家、報社編務主管。
延伸閱讀
最新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