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放.高論 / 瑞不可擋
放.高論
瑞不可擋
【瑞不可擋】台灣的政治線民
2021.10.18
11:23am
/ 王瑞德
台灣在戒嚴時期,中國國民黨的勢力深植校園,以當年學風已經算是比較開放的世新為例,一進入世新著名的校門口隧道,首先映入眼簾的便是兩大塊最醒目的中國國民黨世新校園黨部招牌,當年在軍中每星期四莒光日早上看電視丶下午小組分組討論時,也是國民黨籍的一組丶非國民黨籍的一組,百分之百黨國不分。

 

民進黨台中市區域立委黃國書,因被指控曾在三十多年前就讀大學時,遭中國國民黨執政時期情治單位吸收成為政治線民,被所屬新潮流派系開除,黃國書在臉書上坦然面對,表示是在大學時期因和當時政治反對人士走的太近,而遭情治單位盯上,最後在對方軟硬兼施逼迫下,為了保護自己丶保護對方而同意充當線民,他在此事遭揭發後,宣布退出民進黨,也不再尋求連任,對自己當年監控對象表示歉意。

 



不管黃國書的理由為何,當年曾經當過國民黨情治單位線民的事實永遠無法抹滅,如果黃國書早就自清自招,並向遭監控的所有對象坦白道歉並獲得原諒,後座力可能不會那麼大,因為孰能無過?貴在能改過!問題是拖了那麼久,卻始終沒有勇氣主動面對,對從黨外到三十年前被軍方攻擊為X進黨的同志而言情何以堪?這也是黃國書為什麼必須退黨退出政壇的原因,只希望黃國書既已棄暗投明,千萬不要一錯再錯!

 

朱立倫甩鍋情治單位

 

朱立倫鬼扯吸收線民的是大時代的情治單位,不是國民黨,揚言國民黨在三十年前就已經民主化,從蔣經國到李登輝,國民黨都已經走向開放民主自由。事實上,這些情治單位就是國民黨的情治單位!從戴笠丶谷正文到主導獨台會逮捕事件的調查局,全部都是國民黨人!朱立倫想甩鍋給情治單位,卻無法抹滅國民黨運用情治單位監控人民和反對勢力的事實!

 

朱立倫說什麼大時代的情治單位所為,和國民黨無關,請問在政黨輪替之前,八大情治單位那一個不是由國民黨指揮?調查局的前身就是中國國民黨中央執行委員會調查統計局,俗稱中統,軍情局的前身叫保密局,更早叫國民政府軍事委員會調查統計局,俗稱軍統,全部聽命於國民黨,而真正集八大情治單位權力於一身的人,便是任職於總統府機要室資料組的蔣經國!

 

如果朱立倫口中的大時代情治單位可以存在,那當年被維基解密公開列為保護對象丶張亞中公開指控的大時代美國線民又是怎麼回事?

 

有別於警方吸收線民是為了破案,情治單位吸收線民是爲了政治偵防,掌控任何不利於國民黨言論行動,朱立倫號稱三十年來國民黨早已民主化,卻忘了1991年所發生的獨立台灣會事件,國民黨所主導的大時代調查局,利用號稱安排在史明身邊的臥底線民,掌握台灣幾位大學生的追求台灣民主自決行動,竟然拿著搜索票和拘票衝進淸華大學宿舍捉人,並將四名逮捕的年輕人收押,最後引爆幾百位清華大學學生包圍調查局台北市調查處,並引發台灣廣大民眾不滿,最後造成主導的調查局副局長下台,進而擴大廢除懲治叛亂條例丶檢肅匪諜條例,和刑法100條大幅修正,最後這一件解嚴後第一起叛亂案的幾名被告,全部被法院判決公訴不受理。

 

著名的作家王鼎鈞先生,曾經在其回憶錄中記載,他在任職中國廣播公司時,是如何遭到特務丶線民監控,尤其在中廣發生多起檢舉匪諜事件後,包括高層丶廣播主持人一一落馬被捕,動輒判處無期徒刑,嚇死單純的王鼎鈞,最後他決定遠走美國丶逃出生天,遠離特務的監控,其恐懼之情躍然紙上。
中國國民黨在黨國不分時代,不僅在警政署督察室設有劉中興黨部,刑事警察局設有曹大風黨部,台北市警察局丶高雄市警察局設有劉漢強黨部,平常公開在警察局裡肆無忌憚大搞黨務工作,甚至為了競選國民黨中央委員丶中常委公開拉票,離譜情況完全不遮掩,直到我以半個版的新聞抨擊後,才被迫停止高階警官在警察單位的黨務工作,最後終於全面退出警察局,還給人民保姆乾淨空間。

 

黃國書的事件雖然已事過境遷,但是想實現轉型正義,就必須面對過去真正發生過的歷史,不止是職業學生,在各行各業,在軍中丶媒體丶企業,到處都可能充滿所謂的政治線民,幾年前曾經傳出昔日調查局吸收媒體記者和立法院高層成為線民,每個月提供三到五萬元的線民諮詢費,最後因為同為調查員的夫妻反目才意外使此事件曝光。

 

張亞中提美國線民説

 

事實上不止台灣,維基百科當年也曾揭露許多台灣政治人物不為人知的一面,在中國國民黨主席選舉中,參選者張亞中的一席美國線民説真正精彩絕倫,而當年不管在美國丶在日本丶在歐洲,情治單位絞盡腦汁想要吸收職業學生成為政治線民,不僅在參加元旦和國慶日升旗活動時有錢可拿,一旦提供監控情報還有獎金可收,並且列為忠黨愛國人士,台灣著名的台大哲學系事件據傳就是職業學生所為,被鬥爭的老師教授不僅被台大掃地出門,甚至一度面臨在台灣找不到教職無處容身,主角之一的王曉波最後在世新董事長成舍我收留下,曾經在世新教過我一年邏輯理則學,我是他考試成績最高分的學生,王曉波平常上課口才不佳,但是只要提及當年台大哲學系事件的政治迫害,慷慨激昂丶咬牙切齒!政治線民害人之深令人印象深刻,雖說人不貴於無過丶而貴於能改過,但是對於被傷害的人而言,那真的是一輩子刻骨銘心的創痛。

 

台灣在戒嚴時期,中國國民黨的勢力深植校園,以當年學風已經算是比較開放的世新為例,一進入世新著名的校門口隧道,首先映入眼簾的便是兩大塊最醒目的中國國民黨世新校園黨部招牌,當年在軍中每星期四莒光日早上看電視丶下午小組分組討論時,也是國民黨籍的一組丶非國民黨籍的一組,百分之百黨國不分。

 

當年的世新連學生請假都不是將假單遞給班導師,而是必須交給出身軍方的教官核准,有一次我找教官請假,才剛到世新報到幾天的教官因為誤認我的身分,竟然在核准我的假單後,詢問我班上二位平常喜歡批評國民黨的同學,最近言行表現如何丶有沒有再説對政府不滿的言論?我心裡抽了一下,但是表面上不動聲色,直說沒有後退出,回到班上後大發脾氣,對於班上竟然出現告密線民抓耙子覺得不可思議!

 

沒想到其中有一位男同學,竟然用一種很神秘的表情問我:教官為什麼會問你?其實他是忠貞的國民黨員大家都知道,只是沒料到竟然會監控同班同學的一言一行並告密,難道他不知道在那個可怕的年代有可能會因此害到同學?更離譜的是,事隔三十多年,竟然有一名不明究裏的同學,在臉書上發文影射我是職業學生線民,指鹿為馬丶可惡至極!

 

 

顯圖取自朱立倫、黃國書臉書;放言視覺設計部 林巧雯

 

最新新聞
王瑞德
自由時報資深記者丶新新聞副總主筆;世界新聞專科學校編輯採訪科畢業。
延伸閱讀
最新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