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放.高論 / 騰焰飛芒
放.高論
騰焰飛芒
【騰焰飛芒】拷問政治線民的良心
2021.10.21
17:33pm
/ 孫瑋芒
北藝大前校長楊其文在臉書讚許黃國書勇於認錯的態度,指出黃國書的情境與法國文豪雨果小說《悲慘世界》主角尚萬強雷同,「故事敘述主角尚萬強,因為偷了麵包被判19年徒刑,他逃跑後試圖贖罪的翻轉歷程」。故舊送暖,於人情無可厚非,於公義有必要辯正。

 

民進黨立委黃國書日前坦承曾是國民黨執政時期情治系統線民,黨內基督徒立委舉行團契活動時,紛紛為黃國書加油打氣,黃國書在禱告時激動落淚。

 



黃國書自稱「在大學時代,曾被迫協助情治單位政治偵搜工作」。根據民進黨新潮流系內部比對資料,至少民進黨成立的3年後,1989年,黃國書還在擔任線民。黃國書宣稱擔任線民「這段過往發生在戒嚴時期」,並未完全吐實。

 

線民更甚者恐害人家破人亡

 

政治線民的工作性質,不外是出賣好友、背叛同志,更甚者害人家破人亡。我們可以同情黃國書受到脅迫,不相信他受到利誘,但是他埋藏著這樣的過往參選公職,擔任過四屆台中市議員、三屆立法委員,過程中沒有受到良心譴責嗎?他投入政治生涯後,不能再以「少不更事」開脫了。他是基督徒,應知《聖經》中上帝警惕故意犯罪的名句:「他們失腳的時候,申冤報應在我」;「申冤在我,我必報應」。

 

台灣迄今尚無人因擔任政治線民受到刑事追訴,我們對戒嚴時期的罪行只能作道德方面的責問。黃國書在臉書告白:「從政後我努力工作,致力推動台灣本土歷史文化的重建,算是對當時犯錯的內心救贖。」推廣台灣本土歷史文化,是許多台灣人在各個角落進行的事,也是民代的分內工作,以此作為贖罪之舉,不具備足夠說服力。

 

黃國書熱愛文化藝術,曾經就讀北藝大戲劇系,寫得一手好書法,我們來看看舊俄文豪杜斯妥也夫斯基如何探討悔罪。他的小說《罪與罰》(岳麟譯本)第五章,主人公拉斯科尼科夫向愛人索尼雅告白殺人罪行後,悲痛絕望地問說「現在怎麼辦」。篤信基督教的索尼雅告訴他:「立刻就去,現在就走,站在十字街頭,雙膝跪下,先吻被你玷汙的大地,然後向全世界、向四方磕頭,對所有的人高聲叫喊:『我殺了人!』那麼上帝又會使你獲得新生。你去嗎?去嗎?」

 

這段描寫傳達的訊息是:向全世界毫無保留地告白罪行、徹底懺悔,才能獲得新生。涉及被害人隱私的部分,可予以保留不探究,黃國書至少應交代:他擔任線民期間收受了多少報酬?他是何時終止與情治系統合作關係的?

 

再者,社會大眾也想知道,是誰威逼黃國書擔任政治線民?至2000年首次政黨輪替,台灣歷經逾半個世紀特務統治;據促轉會委託台大執行的研究報告,調查局1980年代在全國布建的線民總數超過3萬人,是國家壓迫的一環。特務統治製造了大批受害者,數以萬計的線民有受到脅迫而從事的,是加害者兼受害者。把源頭的加害者曝光,才能給予受害者正義,並能警惕來者。

 

黃國書的告白,喚起了許多政治人物與媒體人當年受監控的痛苦回憶。在上個世紀成長的許多人,在學生時代就知道校園裡有「細胞」,為情治單位監控學生言行,也監控教師在課堂上的言論。學生談論政治時觸犯禁忌,可能被打小報告,影響到往後服兵役所受待遇、出國留學及進入公家機關任職的機會。觸犯比較嚴重的政治禁忌,或是遭到線民誣陷,就會被調查局或警備總部逮捕。校園裡的學生線民,有的是「大嘴巴」,弄得周遭同學都知道他是線民;有的悶聲苦幹,鉅細靡遺寫下被監控對象的「起居注」。被監控者有人受情治人員要脅,也去擔任線民監控其他人。回想起那個「大時代」,正如英國作家喬治.奧威爾《一九八四》所描寫的,極權政府宣傳設備播放的歌聲:

「在綠蔭如蓋的栗子樹下,
我出賣了你,你出賣了我──」

 

黃國書情境如尚萬強

 

北藝大前校長楊其文在臉書讚許黃國書勇於認錯的態度,指出黃國書的情境與法國文豪雨果小說《悲慘世界》主角尚萬強雷同,「故事敘述主角尚萬強,因為偷了麵包被判19年徒刑,他逃跑後試圖贖罪的翻轉歷程」。故舊送暖,於人情無可厚非,於公義有必要辯正。

 

尚萬強在一個嚴冬找不到工作餬口,一家9口老小連麵包渣都沒有了,遂在夜間打破麵包店櫥窗偷了一個麵包,因而成為苦役犯。尚萬強是走投無路的偶犯。黃國書擔任線民,是持續地監控、刺探認識的人,經常性地向情治單位報告。

 

線民這種角色,比較像《悲慘世界》的抓耙仔角色沙威。沙威是冷血警探,行事不問良心,無情迫害弱勢,一路追捕尚萬強。巴黎共和黨人起事後,沙威混進起義群眾充當密探,被群眾逮捕,交由尚萬強槍決,尚萬強對空鳴槍,釋放了沙威。沙威發現尚萬強不是卑鄙的惡徒,而是高尚的義人,良心發生了極大震動,在價值觀崩塌、罪惡感深重之下,投河自殺。

 

雨果對人性的光明面抱持信心,為沙威安排了令人同情的下場。像沙威這樣知罪悔罪的特務或線民,畢竟是極少數。國民黨至今不曾為特務統治所帶給台灣人的傷害道歉。良心的拷問、道德的譴責,只適用於道德意識較高的人。促進轉型正義,固然不是為了報復,要有真相與懺悔,才能平復數個世代台灣人的集體創傷,達成真正的和解。

 

 

顯圖取自黃國書、維基百科;放言視覺設計部 傅建文

 

最新新聞
孫瑋芒
自由作家、攝影人,出版有長篇小說、短篇小說集、散文集。曾擔任美國《讀者文摘》特約作家、報社編務主管。
延伸閱讀
最新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