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放.新聞 / 政治
放.新聞
政治

親中日籍人士無故判「間諜罪」遭「紅色魔爪」迫害⋯矢板明夫嘆「感觸多」示警:保持沉默是不對的

2023.05.05
13:55pm
/ 放言編輯部 王晨芝

鈴木英司回憶起中國抓他的時候也沒有什麼確鑿的證據,被起訴的理由非常荒謬,2013年12月,有韓國媒體報導「北韓重要人物張成澤已經被處決」,但沒有獲得證實,當時,鈴木和一位中國外交部的官員吃飯,隨口問了一句「張成澤死了嗎?」官員答「我也不知道」,沒想到這段對話被錄音,變成了他「刺探國家機密」的所謂「證據」⋯⋯

 

中共跨境抓補異議人士手段之多,可謂無所不用其極,這種行為是與現代文明為敵、是人類公敵,但現在這股「紅色魔爪」的力量,不只伸向異議人士,連親中人士也會毫無理由被抓捕的情形。時任「日中青年交流協會」理事長的鈴木英司遭北京當局依「間諜罪」的名義逮捕,一關就是6年,直到去年刑滿返日;日本《產經新聞》台北支局長矢板明夫表示,閱讀完鈴木英司的新書後感觸頗多,因為鈴木發現和他有類似經歷的日本人,回國後不敢得罪中國,基本上都選擇沉默,她也反省過去對中國人權問題的視而不見,鈴木希望透過自身經歷讓大家知道中國的真實情況,防止下一個被害者出現。

 



矢板明夫昨在臉書上分享,「讀了我的老朋友鈴木英司在日本出的新書《在中國被監禁的2279日》,心中有頗多感觸。」今年66歲的鈴木長期負責日中交流,曾長住北京,並在北京多所大學擔任過客座教授,是一個不折不扣的「親中派」人士。

 

2016年7月,時任「日中青年交流協會」理事長的鈴木,在北京機場正要搭飛機返回東京時,被北京市國家安全局以「間諜罪」的名義逮捕。在招待所被「監視居住」了7個月以後被起訴,在法庭上被判處了有期徒刑6年,直到去年才刑滿才回到日本,在監獄裡也受到了各種各樣的折磨。他的體重從被捕時的96公斤,減到68公斤。

 

鈴木說,被逮捕後最辛苦的是被「監視居住」的7個月。不能見律師、不能見家人、不能看電視和書本報刊。24小時有人在旁監視,睡覺不能關燈。除了被提審的時間以外,只能一個人默默地坐在床前,也不被允許發出聲,「最痛苦的,是所有的窗簾都被關上,完全見不到太陽」。

 

鈴木指出,中國抓他的時候,應該也沒有什麼確鑿的證據,被起訴的理由非常荒謬。2013年12月,有韓國媒體報導「北韓重要人物張成澤已經被處決」,但沒有獲得證實,當時,鈴木和一位中國外交部的官員吃飯,隨口問了一句「張成澤死了嗎?」官員答「我也不知道」,沒想到這段對話被錄音,變成了他「刺探國家機密」的所謂「證據」。

 

矢板明夫提到,鈴木發現和他有類似經歷的日本人回國後,還是不敢得罪中國,基本上都選擇了沉默。鈴木認為那樣是不對的,他反省了自己過去對中國人權問題的視而不見,並表示,把自己的經歷寫出來,是為了讓大家知道中國的真實情況,防止下一個被害者的出現。

 

 

圖片來源:推特、民視新聞

 

延伸閱讀
最新新聞
延伸閱讀
最新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