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允執厥中】台灣水果政爭的中國因素

到年底為止,水果政爭和中國因素會繼續在台灣上演,中國媒體也會隨著政治任務的不同,進行選擇性、針對性的報導,目的當然是打擊台灣政府,繼續撕裂台灣。

文/楊偉中

 

毫無意外,每到選舉年,農業產銷問題就會成為政治鬥爭的焦點,現在的問題是,「中國因素」更深的作用於這一連串的政爭,更大力的引導輿論風向,然後有更多、更重量級的台灣政治人物跟「中國因素」相呼應。

 

先從鳳梨談起。

 

6月7日,中國評論網(位於香港、往往能反映中國涉台單位意向)刊登了一則新聞,標題為「高雄大樹鳳梨伯林益 懷念馬英九清白與執政」,內容是一位82歲人稱「鳳梨伯」的高雄大樹老農對媒體說:「以前馬英九執政時,他的鳳梨外銷到中國大陸、新加坡都沒問題,但換民進黨執政之後,咱的鳳梨外銷就推不動了」,他還說,「像馬英九這樣清白、會替農民爭取的總統,台灣藍綠都找不到第二個了」。

 

馬英九球丟蔡政府 香蕉鳳梨傻傻分不清楚

 

這段時間,中評社已經做了很多台灣水果滯銷的新聞,只是先前多半是藍營政治人物出來開罵,效果有限,這篇報導的場景其實也是國民黨候選人的選舉活動,但是由老農民出來控訴,又對比馬英九和蔡英文,效果自然不同,若干媒體跟進報導,還訪問了馬英九前總統。

 

馬英九接過了球,丟向了蔡英文政府,他說:「兩岸關係若好一點、可幫助台灣農民把水果銷往大陸」,還說:「在前總統陳水扁時代,香蕉過剩,國民黨曾安排把香蕉賣往大陸,不過很可惜的是,以前存在的這個管道,現在都沒有了」。

 

老農說鳳梨,馬英九回的是香蕉,如果只看這些媒體、這些新聞,台灣水果因為蔡英文而進不了大陸,將在人們腦海中形成深刻的印象。但,事實到底是什麼?

 

11櫃高雄鳳梨好爭氣 哪裡銷不了中國?

 

就在老農控訴的三週前,5月15日,聯合新聞網才報導了「高雄鳳梨外銷對岸火紅」,這個對岸,當然不是美國、不是日本,而是中國。原來,高雄市農業局率領轄區6家農民團體參加了上海的第一屆中國蔬果運銷展,促銷的就是大樹生產的鳳梨。

 

再早一點,4月8日,旺報特派員報導「台蔬果食材好爭氣 陸大放異彩」,內容提到台灣水果「一次次在對岸大放異彩」,「從高雄產地直銷的鳳梨能夠深入大陸中西部包含武漢等地」。報導中的某台商說,鳳梨在中國「銷量甚大,只一個星期就吃了11櫃的高雄鳳梨」。聯合和旺報絕對不是綠營媒體,應該沒有配合蔡政府帶風向的問題。

 

再看數字,根據農委會的統計,這幾年輸往中國的生鮮冷藏鳳梨數字如下:

 

 

看了新聞,再看統計,讓我們再問一次:政黨輪替後,高雄/台灣鳳梨真的銷不了中國?

 

事實上,今年1到5月,台灣生鮮冷藏鳳梨的出口有96.9%是銷往中國,看來,台灣該擔心的可能不是鳳梨銷不了中國,而是過度依賴中國市場。

 

再看香蕉(同樣是生鮮冷藏,非加工品)的出口中國統計。
 

 

2016年真的是掛零,但2017年又超過了2015年的數字,所以,馬英九的說法,也偏離事實。更重要、更值得討論的是,為什麼在2010、2011年的出口高峰後,台灣香蕉出口中國就直線下滑、逐年遞減?

 

帶風向報導互打臉 罵獨罵蔡皆為政治服務

 

其實,農業專家早就指出,在2010、2011年中國官方結束對台「過產滯銷水果政策性採購」,「政治買單」收手後,市場回歸「商業考量」,香蕉輸往中國的數量就一路順勢走滑。這恰恰顯示「依賴單一市場」、「依賴政治手段」的可怕風險,那麼,現在特定媒體繼續亂帶風向,到底是幫了辛勤的果農,還是害了台灣的農業?

 

我相信,到年底為止,水果政爭和中國因素會繼續在台灣上演,中國媒體也會隨著政治任務的不同,進行選擇性、針對性的報導,目的當然是打擊台灣政府,繼續撕裂台灣。

 

在中國評論網炒作鳳梨銷不了中國的議題前兩週,5月22日,另一家中國官媒《海峽導報》才登了一篇調查報導,標題是「台灣鳳梨“價崩”怪大陸? 記者調查:大陸並未“卡”台灣水果,“台果”銷陸持續成長」,內容透過數據和事實,強調中國「從未在政策上卡台灣鳳梨輸入大陸」,「怪大陸不合理」,這都「是獨派抹黑」。

 

《海峽導報》隸屬福建日報(中共福建省委機關報)報業集團,中共福建省委書記強調「要讓這張報紙成為台灣同胞了解大陸情況的正統渠道」。那麼,台灣鳳梨銷中國的議題,為什麼海峽導報和中國評論網要相互打臉?理由也很簡單,上次(海峽導報)是要罵獨派,這次(中國評論)是要罵蔡英文,一切都為政治服務,真相根本不重要。

 

政府有責任發展農業、幫助農民,作為公民,我們也要在正確資訊的基礎上,持續的、用力的監督政府和政客。

 

 

言・選 高雄市議會民進黨團呼籲馬前總統勿再誤導市場現況
    國民黨機關算盡,反倒害了農民,也害慘自己

    

 

(合成示意圖製作-放言視覺設計部鄭羽彤)

 

楊偉中

社運出身,現為政治評論家、行政院不當黨產處理委員會委員。台北市立建國中學畢業、國立政治大學臺灣史研究所碩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