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言快訊
快訊
首頁 / 放.新聞 / 人物
放.新聞
人物
《放・專訪》獨家|迷死農婦的「阿農」? 量身訂做的「網路社群」選戰… 「真心話」私揭密!
2019.11.23
10:00am
/ 放言編輯部 歐芯萌
「影片裡的吳怡農特別ㄍㄧㄥ,是因為他『面對鏡頭』會緊張!」這個消息令人訝異,因為吳怡農的選戰採取「空戰」(網路聲量)打法,天天都能在不同類型的媒體上看到他;既然不擅面對鏡頭,又為何著急地讓自己大量曝光?事實上,誤打誤撞採取空戰路線,是從第一個採訪邀約《周玉蔻嗆新聞》開始的。

 

選戰剩不到50天,網路聲量「曝光度極高」的中山、北松山區立委參選人吳怡農,被農友會的農夫、農婦們戲謔貼上「雙帥對決」、「童顏巨乳」等標籤,卻仍有著未曾被發掘的「另一面?」當天與他見面的第一眼,位於辦公室外的人行道上,吳怡農雙手提著團隊的便當返回,不擺架子、十足親力親為。享受與他對談時,空氣中流動自如的氛圍,吳怡農目光如炬、對答如流,情緒豐沛而生動,可以輕鬆、嚴肅也能開選戰對手的玩笑。他的助手透露:「影片裡的吳怡農特別ㄍㄧㄥ,是因為他『面對鏡頭』會緊張!」

 



偏好採取「專訪」的空戰形式

 

「會緊張?!」這個消息令人訝異,因為吳怡農的選戰採取「空戰」(網路聲量)打法,天天都能在不同類型的媒體上看到他;既然不擅面對鏡頭,又為何著急地讓自己大量曝光?事實上,誤打誤撞採取空戰路線,是從第一個採訪邀約《周玉蔻嗆新聞》開始的。「提名第2天就去了,是我第一個上的節目,像電台這種比較有趣;因為時間有限,只有整整4個月加一週,必須謹慎分配。」吳怡農說明:採用「專訪」形式,至少可以有一小時的時間慢慢聊,讓大家能充分認識。

 

確定要參選的第3天,吳怡農去了鄭弘儀的電台節目。「他開始虧我一些私事!參選第一週,對這件事還不是很適應,所以有點抗拒,想說我是來選舉,不是來討論感情事的。」後來,吳怡農才了解這些節目主持人的苦心,「弘儀大哥說得沒錯,要先讓人家對你有興趣,開始了解你,最後票才能投給你。」

 

最近在市場拜票,吳怡農親身感受到空戰的巨大迴響。「那地方都是長輩居多,但有些人還看到博恩欸!」他雀躍又頑皮地說,沒想到長輩也會去看,「會跟我提博恩的人,是他覺得蠻有趣的;但有看又不敢講的,可能就是『比較奇怪的』!」就連里長都主動告訴他,那支影片已經破100萬點閱率了,吳怡農坦言:「當初提名時,沒想到會在一個夜夜秀上『爆襯衫!』可是那個節目也給了我5分鐘的機會,談政策和國防。」

 

空戰策略效益出乎意料」:從「柚子」到「香港」

 

除了大量與不同類型的媒體合作,吳怡農團隊也用心經營臉書社群。「當時中秋節,羅致政委員有一個『30秒剝柚子的挑戰』然後就直接cue我去接戰帖。」當下未曾多想,吳怡農花了35秒完成任務,「一開始剝柚子流量蠻大的,可是同一天有放一個談香港的影片,最後14萬人看!香港影片流量遠超過柚子,不過是從柚子開始的。」

 

吳怡農發現,因為柚子影片,民眾開始fallow粉專、人數增多,「人家注意到你這個人,又再滑一下寫些什麼東西,看到後面有一個談香港的影片,所以很多香港的流量是來自柚子。」這段插曲讓他意識到,不能夠排斥這樣子比較輕鬆的活動。

 

「這蠻有趣的!因為喜歡看柚子的人,不表示他不喜歡看香港。」吳怡農認為,一開始吸引人的當然是有趣的東西,但只要確定不是廉價,或跟核心價值有衝突的,「像我沒有拍寫真集、脫衣服」,其他跟政策比較無關的曝光活動,都是他的另一面。

 

「粉絲比率是男生48:女生51,其實差不多。」吳怡農揭露:粉專點閱率、互動率、觸及率最高的「是大家公認最硬的國防!」影片觀賞人數最高的則是香港那篇。他因此觀察到,台灣選民的教育水準其實蠻高的,點閱率最高的,恰好都是吳怡農最想表達的政策議題。

 

(圖說:吳怡農原本經營「壯闊台灣」粉專乏人問津,現在很高興有更多人關心國防安全!)

 

打空戰全是因為蔣萬安!」

 

話題圍繞在和蔣萬安的「高顏值」,是否模糊選戰焦點?吳怡農秒答:我們從來沒有去呼應這件事!「還沒提名前,有一家媒體獨家報導『雙帥』,後來就變成這樣,這個我沒辦法控制!」即便有所顧慮,吳怡農仍積極爭取曝光機會,「有了基礎聲量,人家才會印象深刻。」

 

「因為我只有4個月,但對手在這裡5年了…。」語氣透露出焦慮和憂心忡忡,吳怡農說,蔣萬安從2015年回台就參加初選,加上前置作業,「所以在這一區蠻有名的。」對手的父親蔣孝嚴的組織團隊實力堅強,在該區重劃前就是立委,分出第三選區後又是這一區的立委,「深耕已久是蔣萬安的優勢,我實在沒辦法比!」

 

跑行程的過程中,吳怡農發現「有些活動是『現任的』比較有優勢。」他無奈地說,「有些活動可以別人幫你辦,你掛名就好」;非公職人員無法進入一些社區活動中心和學校,連家長都替吳怡農抱不平「你的對手都可以來學校致詞,為什麼你不行?」所以他多半勤跑公園和市場。

 

看到蔣萬安臉書最近支持香港的發文,吳怡農不以為然地評論:現在大家追時事,很多政治人物開始對香港發表議題,「可是對香港的立場我一直是前後一致的!不是因為選舉、想把網路聲量追回來或各種政治考量,才去講那些話!」他強調,政治人物要對自己負責,「蔣萬安最大的負擔包袱,是在許多立場上必須跟國民黨一樣;結果就是在國安立場上,其實他也和國民黨一樣。」

 

吳斯懷剋星!力推「國家機密法」

 

對於國民黨不分名單的立場造成民眾恐慌,吳怡農有解方!他指出,「情報機制需要改善」,一般民眾對這個議題比較不了解,非常少數的人比如國安局才會參與到。吳怡農提點:要思考的是政府資料、資訊如何保護?在民主國家是民代最大,民代有權利調閱需要的資料,「特別是如果他在外交國防委員會?這時我們就需要洩密的刑責。」

 

吳怡農細心說明:對於洩密的刑責有提一個法案,「如果洩漏國家機密,刑事責任應該更高!因為這是損害全國人的權益,所以叫『國家機密法』。」他強調,特別是洩漏國家機密給「對你有敵意的政府」,刑責不可以只有3、5年!「不分藍綠政黨,都應該支持這樣一個法案。」

 

「這就是一個『安全的權限』,其他民主國家都有!」吳怡農指出,制度應該要建立起來,比如說什麼樣的人,有權限去觀看、調閱這些最敏感、最重要的國家機密?這個權限怎麼給?如果在外交部門工作,誰可以評估我有能力去保護這些資訊?「這是蠻專業的東西,很需要立委去推動法案。」

 

選完最想做的是…?

 

「運動啊!還有小酌!開玩笑的啦!」吳怡農以懷念地語氣傾訴:運動真的是一件我很想念的事情,可以調整心情,很療癒的活動;對我來說運動完會很開心,不運動心情會不好。雖然吳怡農現在沒有時間運動,把空檔都挪去「多握那一雙手」,不過在地方碰到民眾的反應真的是漸入佳境。

 

帶點小小的滿足感,吳怡農欣慰地說:比如我正在跟你講話,現在身旁的民眾會上來主動搭肩、握手,「這是2個月前沒有的情形!最近去市場掃街,就短短一條街喔,居然可以走到3小時!」

 

「原本就有信心,但越來越樂觀,越來越看到如何贏。」吳怡農思考的是,4個月內有沒有辦法讓足夠的人看到你,然後認同?他直言,要設法讓人家知道你的立場,票才會投給你,「這中間有很多執行和挑戰要做到,可是我對自己的選民有信心!」

 

 

記者虞宗奇/攝影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