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言快訊
快訊
首頁 / 放.高論 / 打爆不平
放.高論
打爆不平
【打爆不平】韓國瑜落選所凸顯的台灣世代翻轉
2020.01.16
15:14pm
/ 范世平
韓粉的「黏著性」雖然很強,但「開拓性」不夠,無法吸引中間選民。所以韓國瑜在總統大選只得到552萬票,這是他的「天花板」。

 

1月11日台灣總統大選開票結束,總統蔡英文得到817萬票,占總得票的57.1%,國民黨總統參選人韓國瑜只得到552萬票,占總得票的38.6%。蔡英文比2016年首次競選時的689萬票,大幅增加了128萬票。此外在立委選舉方面,民進黨得到61席,雖然比2016年少了7席,但是仍然單獨過半;若加上支持台獨的「時代力量」3席與「台灣基進黨」1席,以及無黨派中親民進黨的3席,共有68席。

 



2020年輕人對韓國瑜太恐懼故投票意願大幅提高

 

本次大選投票人數總共約1931萬人,其中首投族占了118萬人,蔡英文的主要得票來自於50歲以下的年輕人,越年輕的選民越支持蔡英文。反觀韓國瑜則是以50歲以上的選民為主,越年輕的選民越少支持韓國瑜。

 

所以這種情況出現在許多家庭,父母親支持韓國瑜,子女支持蔡英文。由於今年選情特別激烈,使得這種家庭內的世代矛盾,甚至是對立,也更為明顯。由於韓國瑜大敗,許多韓粉認為這次是年輕人的動員成功所致,是年輕人的勝利,既然如此,日後的所有後果就由年輕人去承擔,老人們將撒手不管。甚至還有人說不必要給家中的年輕人任何資產,把錢財花光為止的氣話。由此可見支持韓國瑜的大叔大嬸們,內心的灰心與絕望。

 

為什麼這次選舉的世代對立這麼嚴重?年輕人過去本來就比較支持民進黨,因為比較有改革的理想性;但也有支持國民黨的,例如前總統馬英九2008年選總統時也頗受年輕人喜歡;然而這次總統大選因為年輕人對韓國瑜太恐懼,所以這次的投票意願大幅提高。

 

另一方面,因為韓粉的動員能力強,造勢場合的人數頗多,加上韓國瑜在高雄「奇蹟」式的翻轉當選市長,而韓國瑜又告訴韓粉不要相信民調,因此韓粉們認為韓國瑜一定會贏。特別是韓粉們認為韓國瑜與蔡英文勢均力敵,所以特別熱心,特別凝聚,如此也轉化成具有排他性與對外攻擊性。

 

2004年連戰與宋楚瑜代表國民黨參選總統,藍營認為實力遠遠凌駕陳水扁,因為2000年時連戰與宋楚瑜都參選總統,雖然輸給陳水扁,但兩強結合一定實力大增,所以絕對會贏;2008年與2012年馬英九代表國民黨參選總統,聲勢遠大於民進黨,所以藍粉不會那麼那麼緊張,也不會那麼凝聚。另一方面,2016年朱立倫取代洪秀柱參選總統,因為聲勢遠不如蔡英文,所以藍粉也就放棄了。

 

這次韓粉如此排外,對外具有攻擊性,具有外顯性,毫不避諱自己是韓粉,反而激發年輕人的反感,這也就是這次大選年輕人紛紛返鄉投票的原因。

 

韓粉的組成除了支持者還有不滿「年金改革」的退休軍公教

 

但是這些韓粉到底是哪一種組合?首先是國民黨支持者,包括全部深藍與相當程度的淺藍。這其中包括住在眷村的人士;外省第一代與第二代;不分省籍而長期接受國民黨黨國教育,對國民黨有高度認同者,懷念兩蔣時期的施政與統治者,感謝國民黨的「九年義務教育」讓自己得以翻身者。

 

另外一種,就是討厭民進黨與蔡英文的人,最主要的是因為「年金改革」造成退休金縮水的退休軍公教;還有過去曾經支持民進黨的社會基層,如杏仁哥、強強滾與文山伯,他們認為民進黨已經擁抱中產階級了,拋棄他們了,現在反而是韓國瑜的言行與他們接近,有共鳴感。

 

而這些韓粉透過Line等社群媒體形成緊密的聯繫,加上很多是軍校的學長學弟或長官部屬關係,都只看某特定電視台與報紙,因此每次造勢大會人都不少,相當震撼。另一方面,韓粉也有「類宗教」的性質,對韓國瑜進行個人崇拜,非常執著的相信韓國瑜的一言一行,甚至予以美化;而任何人只要批評韓國瑜,韓粉就會出征進行攻擊。

 

但是韓粉的「黏著性」雖然很強,但「開拓性」不夠,無法吸引中間選民。所以韓國瑜在總統大選只得到552萬票,這是他的「天花板」。

 

但是韓粉因為年紀偏大,所以未來會逐漸凋零,這次大選是韓粉的最大集結與最後一次的絕地大反攻。結果卻出師不利,不幸被年輕世代所殲滅。而未來要再一次凝聚韓粉的這種氣勢並不容易,因為國民黨也缺乏像韓國瑜這種具有政治魅力的政治人物。

 

所以韓國瑜的落選,象徵某個世代的凋零,以及新興世代的覺醒,國民黨如果不能吸引新興世代的支持,或許在地方縣市長選舉還有機會,但未來要贏得總統大選恐怕日益困難。

 

 

 顯圖由中央社授權提供

 

范世平
政治大學東亞研究所博士。現任台灣師範大學政治學研究所教授,也擔任多家電子與網路媒體的評論工作。評論力求超越藍綠與黨派,能夠客觀而超然,並自許能提出特殊而獨到的觀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