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言快訊
快訊
首頁 / 放.新聞 / 人物
放.新聞
人物
《放・專訪》獨家|海線囡仔出頭天! 肖年欸立法院副院長蔡其昌:「我台中我驕傲!」
2020.04.11
12:59pm
/ 放言編輯部 歐芯萌
他觀察台中人的本質很有趣,是一個沒有太強烈意識形態的地方,「我們台中人在選舉就是一下藍、一下綠,這表示台中人的特性基本上『很靈活』,我們喜歡的話就可以瘋狂愛上,恨你的時候也可以瘋狂討厭你,這就是台中很特別的地方,很難被歸類。」(*文末有訪談小短片)

 

台中海線出傳奇。縱貫整個台中海線、地方人脈很廣、頗得民心,下屬都稱呼「老大」的人是誰,答案呼之欲出。你猜對了嗎?不是國民黨黑派的顏清標,而是民進黨躍升中的明星蔡其昌!

 

出身台中清水,歷任台中縣政府民政局長、民進黨發言人、家鄉的區域立委,蔡其昌以「政壇中生代」之姿成為第一位民進黨籍並蟬連兩屆的立法院副院長。從他身上的影子,能窺探民進黨2020勝選的成因;不外乎「肯給年輕人機會」,代代傳承民主風範。

 

近日全球受到武漢肺炎疫情襲捲,這一波「海歸派」返國者為數不少;是迫於無奈地回台避難?還是有真切感受到故鄉的好?若拿「你喜歡家鄉嗎?」來問蔡其昌,他會很肯定、很大聲地說:「我台中我驕傲!不用再討論其他了。」這種直率、毫不政治的應對方式,被他自詡為「蔡式風格」。與他同為台中人話家常的默契,非外縣市人所能同理,這場在副院長室裡的對談氛圍溫馨,彷彿將全球疫情重創的一切紛擾,都阻絕於外界,這裡談的只有對家、對故鄉的熱愛。

 



台中海線的老大

 

尚未碰面前,被勾起的第一個好奇心,是聽到蔡其昌的部屬很自然地脫口叫他「老大」。什麼由來?他說,自己30歲當民政局長、35歲當立委,當時的幕僚都很年輕,彼此年齡差距不大,「一開始他們稱呼我大哥」。後來職階當到立院副院長,逐漸有很多幕僚年紀都比他大,「大哥是一種年齡多跟少差距的稱謂,年紀比我大的部屬,叫我大哥很怪,不知道為什麼有些人自然而然就開始叫我老大。」

 

「基本上我跟幕僚在一起的時候,一直都是像家人、兄弟姊妹、朋友這樣,彼此距離其實很接近;所以我會很習慣去指導助理,教這個、教那個,就是很碎唸,看不慣就唸唸唸。」沒有老闆的架式派頭,但有老大的照顧關愛,蔡其昌不會私心藏一手,提攜後進對他來說是很自然的事情,「當過我助理的,現在差不多快10個人左右都在當議員!台中、台南、高雄都有,我很願意栽培、給年輕人機會。」

 

蔡其昌坦言,出身背景不是什麼財團,亦非政治世家,基本上都靠自己努力,但「我能靠自己,是因為民進黨和當時很多新潮流、各路前輩,願意支持、栽培,給我舞台;我願意努力去表現,運氣也不差。」自認不是一個多麼厲害、了不起的人,他感念地說:「有機會這樣子一路往上爬,是黨跟一些前輩給我機會,所以我起來之後,都很願意給年輕人機會。」

 

他分享自己被栽培的經驗,「對一個政黨而言,不斷地培養,能夠出現很優秀的新世代;這些年輕人透過『海選』,不是自己家裡繼承而來,透過這樣的機制把優秀年輕人找出來、給機會,這股正向的力量就會越來越強大,你能夠替國家培養更多好的人,替政黨培養更多好的人才,這都是人民跟國家之福。」

 

(圖說:身為「老大」,蔡其昌不吝於提攜後進,2020大選助攻洪慈傭、莊競程、陳柏惟。)

 

選民開心,太太就不開心

 

「老大」的人脈廣、人緣好,認真工作如今也有一番成果。但請教政治秘訣,蔡其昌直呼:「其實沒有秘訣,要成功都要付出代價!選民如果開心,太太就不開心。」他坦言,像他的工作型態,基本上多數人沒有辦法做到,因為工作完全犧牲了家庭。「我禮拜一到五立法院要開會,每個週末都在我的選區固定時間和地點服務,選民可以輕輕鬆鬆找得到我,大大小小的婚喪喜慶我能跑的就盡量跑,假日基本上比平日更忙。」

 

「我常講說基本上就是『為勤』,天道酬勤,只有勤勞才能做到選舉都會勝選、得票率很高。」蔡其昌認為,夠勤勞、努力當然條件也不能太差,條件太差就算勤勞,效率也會打折;如果規劃得好也不是太笨,效率就可以提升,可以做更多的事情。「對我來說,政治人物就是看選民喜不喜歡你,怎麼讓選民瞭解、認識、喜歡你,這都要付出一些代價,沒有什麼特別的訣竅。」

 

沒時間和家人相處,蔡其昌用視訊維繫感情,「睡覺之前我都會用通訊軟體跟孩子說晚安,這一定會的;基本上我跟孩子相處的時間很短,單獨帶小孩的經驗,只有我太太生產的時候,她生第二胎的時候我一打一,她生第三胎的時候我一打二,不過也只有幾天。」他感嘆地說,現在時間是越來越忙,回憶起立委落選的2008那一年,「我女兒畢業典禮,我拿著照相機,跟所有家長在司令台前擠在一起捕捉鏡頭,她幼兒園畢業在台上表演,拍得真的是很高興!那是很快樂的記憶。」

 

「都是我太太在handle整個家,真的很感謝她!我認真覺得我的成功有一半是屬於她的,她讓我幾乎沒有後顧之憂。」前空姐黃玉廷是大眼美人、笑容親切,「大家別只看我太太外型很漂亮,她內在其實很獨立,比如說一個家庭中從女主人到男主人該做的,她都會一手包辦。」夫妻倆交往和提親的故事眾所皆知,這次蔡其昌多透露了「沒有求婚!」交往後接著馬上就要選舉,「我當時選區是一個台中縣那麼大,看別人都夫妻兩個人在跑行程,很不公平,就跟她商量先提親、訂婚。」

 

(圖說:犧牲家庭時間,蔡其昌將全副心力投入在工作中。)

 

台中價值!

 

從家聊到家鄉,蔡其昌霸氣地說:「身為台中人就是很開心的事情!不用再討論其他了,也不需要舉例,我覺得台中人就是棒!」他認為,「身為台中人,我那種對於台中的喜愛,原本是發自於一種莫名的自我驕傲、認同和吹噓;可是當你走遍了全世界後,對台中的喜愛才是經過淬煉的。」台中就是一個很舒服的地方,既不像台北那麼快,可是感覺有一種味道跟南部又不太像,「要描繪這種感覺給外人聽的時候有一點困難,住過才會懂。」

 

他觀察台中人的本質很有趣,是一個沒有太強烈意識形態的地方,「我們台中人在選舉就是一下藍、一下綠,這表示台中人的特性基本上『很靈活』,我們喜歡的話就可以瘋狂愛上,恨你的時候也可以瘋狂討厭你,這就是台中很特別的地方,很難被歸類。」這個城市的舒服有點「形而上」,但這很重要,「那種台中人的自信、價值跟氣質需要時間培養;建設我們可以再做,只要選對市長、好好的規劃,真的是有機會發展;所以如果你要問我台中,我可以講一大堆,總歸一句話當台中人就是驕傲!」

 

把家鄉視為明日之星,蔡其昌認為剛經過縣市的合併,台中還沒有縫合,還需要時間和很多的規劃,「現在還是有差距,人家會說你是住縣區的、我是住市區的。」他傳神地形容「台中就是在轉骨,就是因為縣市合併,現在在轉大人」;過去原來的台中市太小,原來的台中縣太落後,一個太小、一個太落後,現在要把他合成一個,長大的機會就來了。」他強調,可是骨頭如果沒有調整齊,骨架沒有騰出空間,可能就長不大,「這幾年的台中是轉捩點,需要很清楚的規劃和架構。」

 

說到都市計畫,不得不提交通。蔡其昌說明,「大台中山手線」就是縫合原來的縣區跟市區很重要的一條交通線,價格最便宜,用原來台鐵的系統取代新的捷運路線開發,涵蓋範圍相對也比較大。他續道,城市外圍用台鐵的山海線串聯,「市中心用捷運綠線加藍線,剛好打一個人字」,這樣串接基本上大台中的大眾運輸系統雛型就出來了,中間還可以串聯公車或第三條捷運,還有Ubike,這個城市的基礎交通架構就會很完整。

 

(圖說:比劃台中的交通規劃,海線囡仔深愛自己的故鄉。)

 

中市府國會辦公室

 

可惜的是,2018年市長政黨輪替後,「盧市長把這些停了,也提不出什麼來;如果你覺得這個不好,那你應該提議我要蓋什麼,改了之後就全力去推動,這才對嘛!」蔡其昌感嘆,台中市長盧秀燕浪費了人力資源,「比如說我是台中出身的副院長,你也從不曾找我討論提案上的推動,就只是擺著,這我個人是蠻不能接受,我們海線的鄉親也不能接受!」他強調,海線雙軌高架對鄉親來講很重要。

 

「我不會因為我跟你不同政黨,就不幫忙,但要先有方案,不然這城市很可惜」,蔡其昌幽默地補了一句:「這城市在轉骨、轉大人,轉不過去的話以後就難醫了。」他認為這個階段其實是很重要的,架構一定要弄起來,「我們在中央還是很積極,看海線的雙軌高架能不能先動先行;本來比較好的應該是整體來做,但盧市長把人家停下來了,就看現在可不可以分段進行?」蔡其昌還是不願意放棄,他覺得這不是政黨之爭,是台中市的未來之爭。

 

地方和中央合作的經驗,以前市長林佳龍為例,「他當選後,我在立法院當了副院長,也是全力配合;當時台中市很多建設規劃都需要中央來協助,我在中央有副院長這個身份,就全力來幫他。」蔡其昌已經忘了在他這邊開過的協調會有多少場,市政府跟中央之間要解決法令、預算的問題,幾乎都在他這邊開會解決,他打趣地說:「我儼然成為台中市政府的立法院辦公室。」

 

事實上,蔡其昌和林佳龍之間還有一段競爭關係的過往。2014年台中市長黨內初選,雙方陣營一度惡言相向,「大家吵到情緒都起來了,但過程中難免;初選後第一時間我就承認敗選,轉而支持他。」後來林要拚連任,「這時候政治人物常常有一個觀念,要故意先宣布『我要選』,讓他來拜託我,再做一個大人情給他,說我會退選」,蔡其昌直率地說:「這樣太low了!搞這些有的沒的小動作,選民看得都很厭煩;要是我有一天要選,一定會事先打電話通知對方,來場君子之爭。」

 

(圖說:來自台中的副院長,成為銜接地方和中央的橋樑。)

 

蔡氏姊弟:小英和其昌

 

「我覺得把問題想通、理解了,很多東西你就可以很容易放下,很多放不下是因為你沒想通;對我來講政治就是一個修行。」歷經和林佳龍之間的競合洗鍊,人格多了些成熟、肚量更大,蔡其昌來到中央部會,在黨團同仁的全體支持下,蟬連兩屆立法院副院長。怎麼爭取來的?他透露,兩次都有先打電話徵詢大家的意見,「想要當也要人家支持你,不然你自己在那邊宣布有什麼屁用?萬一人家說『我哪有要投你』,那不就丟臉丟大了?」

 

言談間流露「內心小劇場」,蔡其昌毫不造作,又講了一個「內心戲」小故事,只有立法院的院長級別才會有的困擾。「第一次敲議事槌的時候,不知道力量要用多大?怕太小力沒聲音,因為那個要叩一聲,但如果太大力叩一聲斷了或飛出去,會很爆笑!第一次還要怕沒敲到,那也很好笑。」另外,「什麼時候該敲、什麼時候不該敲?法案或預算通過要敲,什麼通過不用敲?這也是要搞清楚,免得敲錯了很糗!」久了就習慣了,現在連敲下去的木盤都不用看就能對準,就是民主議會的一個儀式。

 

任職立委讓蔡其昌收穫不少,不只官拜副院長,跟總統蔡英文的深厚交情也藉此而來。他吐槽:「每次來幫我站台的時候,她都喜歡稱呼我是她弟、她是我姊,但有時候她笑話講得不清楚,讓人家誤解,還真的有人以為我是她親弟!」友情升溫是2004年同在財政委員會,當時蔡英文是不分區立委,「我們兩個常常被分配到盯場,其實盯場很無聊,所有委員都沒有到,所以我們兩個都在打屁聊天,無所不談。」蔡其昌陷入回憶,表情柔和,一臉懷念地傾訴:感覺那段期間很溫馨,很沒有顧忌,位階是平等的。

 

力挺「蔡姊」連任總統,「蔡弟」認為:要坐大位、大到像國家領導人的程度,很重要的人格特質是必須海納百川,肚量、格局有多大,位置就會有多大,「一個總統如果沒辦法像磁鐵一樣,吸引更多的人過來,當選了也很難成功。」小英是政治人物當中少有,沒有特別的派系或特別排斥誰,很務實、理性、願意包容,「如果以民進黨傳統的派系來分,她身邊什麼派的人都有,什麼派系感覺都是她的核心。」蔡其昌強調,能吸引很多人才覺得,跟她在一起有很多發展空間、她願意給人家機會,這個特質很重要。

 

(圖說:蔡氏姊弟好交情,友誼的深厚和熟捻,是外人無法插足的小天地。)

 

迷人之處?

 

話題回到這位台中海線囡仔的身上,又具有什麼特質,值得蔡英文讚賞?蔡其昌率性脫口:「其實她沒有特別跟我聊過這個,大家聚在一起是閒話家常,也不會去聊你哪裡好、我哪裡好,這個感覺多噁心、多奇怪!」就是這樣坦白、幽默的說話風格,散發著一股台中人「自來熟」的氣場,在無形間讓他擁有親和力及好人緣,也許是他本人不曾想過的吧。

 

在政治的這條路上前行,蔡其昌點評:小英考驗一個人,就是看交辦的事情你做的好不好,從黨主席時代就是如此,「她大概認為,交辦給我的工作都做得還不錯,我也盡量不給人家添麻煩,得到她的信任;至於私底下她還不是總統的時候,我們就有交情,因此她對我照顧有加。」他笑著說,「如果你一定要我分析她欣賞我的優點,我想大概是以上這些因素吧!」

 

笑笑,經典的雙眼眯成一條長線。雲淡風輕中,蔡其昌穩健溫暖,有情有義;意氣風發不忘謙抑有守,低谷煎敖下錘練翻轉的從政風格,形塑了他跨越民進黨派系框架的束縳。這位寫下台灣首位成功連任國會副議長紀錄的台中子弟,未來的政治道路,外界都相信,還有好多花火四射的期待。

 

 

 

 

記者原萱容/攝影;翻攝自蔡其昌臉書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