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言快訊
快訊
首頁 / 放.高論 / 打爆不平
放.高論
打爆不平
【打爆不平】韓國瑜把高雄人當白癡與對抗民主將自作自受
2020.05.08
16:25pm
/ 范世平
韓國瑜只會耍小聰明卻沒大智慧,因為他阻撓罷免的舉行,是以行政權侵害憲法上賦予人民的罷免權,根本是違憲,這碰觸了高雄市民的底線。

 

高雄市議會在國民黨佔多數的情況下,原訂4月16日開議的第3屆第3次定期大會,卻以「武漢肺炎」疫情為由,在7日開完程序委員會後確定延期。請問,包括台北市議會在內的許多議會都正常開議,高雄市議會延期是真的為了防疫?不是韓國瑜想逃避議會監督嗎?

 



5月4日高雄市議會為了平息民怨才開了臨時會,但只有一天,一般縣市都是十天,而且民進黨黨團只有30分鐘可以質詢韓國瑜,而黨團有26位議員,這難道不是多數暴力?不是韓國瑜怕再發生市議員黃捷「翻白眼質詢」事件嗎?

 

拆罷韓廣告

 

罷韓團體的廣告刊登一天就以違法名義拆除,效率之高歎為觀止,而且接連發生三起。根據「高雄市廣告管理自治條例」的規定違法廣告要經過罰鍰、限期改善、補辦手續、按次罰款後,「必要時」才依據「行政執行法」進行「強制拆除」。高雄市政府跳過前面程序,如此「即報即拆」、「速報速拆」難道不是打壓罷韓?這些廣告若違法,為何同一個廣告架之前可以登廣告?為何同一個廣告架的旁邊都可以登廣告,只有罷韓廣告要拿下?為何不是拆屬於違建的廣告架,而是拆廣告?

 

一方面拆除罷韓廣告,另一方面「韓粉」又大肆刊登「挺韓」廣告達400多隻,這種對比高雄市民的感受是什麼?

 

以防疫之名,行耍賴之實

 

韓市府以防疫為名,拒絕成立投票所,造成原本1828個投票所在4月下旬只有1169個順利成立,造成市民可能沒地方投罷韓的選票;或是教育局要求每個學校只能成立二間投票所,如此可能造成投票大排長龍,有很多人不願等候而不去投票,最後罷免失敗。這根本是「以防疫之名,行耍賴之實」,因為台灣都已經境內「零確診」了,沒有社區感染的問題,如此根本是「以疫反罷」,藉由防疫來反對罷免。何況投票當天的6月6日是週六,學生不用上學。韓市府又說,投票後的校園消毒有困難,但中央已經表達協助,何況還有一個週日假期可供消毒。

 

事實上,韓國在4月15日舉行的國會議員選舉,當時疫情還在高潮,但創下自1992年大選以來的最高投票率,達到66.2%。為什麼韓國人可以,韓國瑜不行?難道高雄市的防疫不如韓國?何況3月7日國民黨進行黨主席補選與中常委選舉,也曾借用高雄市的國小擔任投票所,這不是「只可州官放火,不許百姓點燈」?

 

這證明韓國瑜只會耍小聰明卻沒大智慧,因為他阻撓罷免的舉行,是以行政權侵害憲法上賦予人民的罷免權,根本是違憲,這碰觸了高雄市民的底線。韓國瑜玩這種小手段、小聰明,市民會更憤怒,他這樣蠻幹下去更會被罷掉。

 

無怪乎在高雄市民的共同努力下,罷韓投票所的數量快速增加,到5月8日只剩下三民區的8個投票所還沒設立,這是高雄市公民意志與人民力量的展現。

 

罷韓仍不容樂觀

 

現在高雄各地都是支持韓國瑜的廣告,他以為這樣有用嗎?2018年他能當選高雄市市長,是因為大家對於民進黨長期在高雄市執政感到沒新鮮感,也對他「貨出去,人進來,高雄發大財」的口號感到興趣,加上對中央執政的不滿,如「一例一休」、「軍公教年金改革」、「同志婚姻」,使得他能夠打敗民進黨當選市長。當時韓國瑜的廣告也在高雄鋪天蓋地,但這絕非他當選的主因。如今時空環境改變,韓國瑜還用一樣的辦法,新瓶裝舊酒,效果恐怕適得其反。

 

但罷韓活動仍不容樂觀,韓粉具有非常的凝聚力與組織力,他們是否會在投罷免票時故意拖延,「慢動作」投票,造成屆時大排長龍,許多人索性不投,造成投票率下滑,如此罷免案可能不過。甚至他們可能霸佔投票箱,製造與罷韓者的衝突,如此也可能達到延宕投票的效果。所以,罷韓團體不可不慎。

 

 

示意圖製作-放言視覺設計部 傅建文

 

范世平
政治大學東亞研究所博士。現任台灣師範大學政治學研究所教授,也擔任多家電子與網路媒體的評論工作。評論力求超越藍綠與黨派,能夠客觀而超然,並自許能提出特殊而獨到的觀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