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言快訊
快訊
首頁 / 放.新聞 / 財經
放.新聞
財經
張晉源被告、證人兩案出庭,黃國昌都坐鎮旁聽! 金管會回應了⋯
2020.05.12
18:58pm
/ 放言編輯部 資深編輯 陳依旻
至於黃國昌到場旁聽雖然合法但狀況少見等相關疑問,莊秀媛指出,照法院組織法相關規定,法院本來就有權決定是不是要公開法庭,「所以相關訴訟案審理,是不是允許旁聽也尊重法院權責」。

 

不僅沒缺席吹哨人張晉源「背信案」出庭,連張以證人身分列席永豐金「三寶案」也不例外?前時代力量立委黃國昌關心永豐金控個案等程度,引外界質疑是不是想給法官施壓?金管會今(12)日對外表示,法院本來就有權決定是否公開法庭,是不是允許旁聽也尊重法院權責。

 



張晉源揭露東家永豐金「三寶案」一舉成名,被外界稱為「吹哨人」,去年9月,永豐金控與永豐銀行去年9月間對外指控其,刻意隱匿實際出售子行美國遠東銀行(FENB)資產價值,導致交易價格被低估,嚴重影響股東權益,並向台北地方法院提出刑事自訴,控告張晉源違反金控法、銀行法背信等罪。

 

台北地方法院4月開庭,張晉源在律師鄭深元陪同下出庭,前立法委員黃國昌在場旁聽關注本案;據了解,張晉源受訪時表示,黃國昌是第一次來聽庭,他覺得很好,「得到一定的正義力量關注」,希望這是一個公平審判。

 

本月「三寶案」首度開庭,黃國昌竟也在場,這次,有財經界人士直呼「什麼意思?法官不會有壓力嗎?」律師黃帝穎稍早日接受《放言》訪問時指出,黃國昌先前對吹哨者保護及相關個案有些著墨,現在不是立委,又以律師身分在場,雖然合法但狀況少見,「只能說對這個案特別關心」。

 

也有金融界人士注意到,張晉源雖以證人列席,卻帶著律師陪同前往,向《放言》透露,「張晉源做為證人,其實不需要帶律師」,但犯罪者想藉『吹哨者』之名免除罪刑,反讓相關行為突顯「心裡覺得自己是被告」;他也好奇金管會什麼時候會讓永豐金停止吹哨人繼續任職?雖然金管會有說,「吹哨者」不是保護傘,非永遠免責,但張晉源「吹哨人」含多項爭議,卻能坐領1000至1500萬年薪。

 

金管會銀行局副局長莊秀媛指出,金融控股公司及銀行業內部控制及稽核制度相關實施辦法,就已明定金控銀行應建立檢舉制度,要有受理「吹哨人」的制度及建立保護,照永豐金控當初說明,永豐金曾對外說明,是針對張晉源出售美國子行提出刑事訴訟,「是公司對經理主管究責,與張晉源所檢舉的『三寶案』無關,永豐金對張晉源的職務安排,並無影響張晉源的薪資福利,不是對張晉源檢舉三寶案的不利處分」。

 

莊秀媛強調,永豐金控後續會依照訴訟判決的結果,照內部人事規範處理,金管會已請永豐金控持續落實,並符合上開規定,「要有檢舉人的制度還要保障檢舉人」。

 

至於黃國昌到場旁聽雖然合法但狀況少見等相關疑問,莊秀媛指出,照法院組織法相關規定,法院本來就有權決定是不是要公開法庭,「所以相關訴訟案審理,是不是允許旁聽也尊重法院權責」。

 

 

照片取自黃國昌臉書、TRF受害聯盟youtube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