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言快訊
快訊
首頁 / 放.新聞 / 政治
放.新聞
政治
獨家|《放‧書摘》驚人爆料!《蔣經國日記》自清:「孝嚴、孝慈」不是他的兒子!
2020.05.31
09:00am
/ 黃清龍
蔣與章的婚外情,解嚴前後已非敏感話題,但是關於蔣、章的交往以及婚外生子,特別是章亞若的死因,迄今並無確切說法。還有,蔣經國生前從未談及此事,即使對家人都不曾提及。那麼他會不會在日記中留下一些蛛絲馬跡的記錄呢?

 

蔣經國日記從今年2月3日起在美國史丹佛大學對外開放,這是繼2006年蔣介石日記後,另一受到全球華人與學術界矚目的盛事。農曆春節期間筆者特別不遠千里飛到美國加入看日記行列。 由於武漢肺炎疫情影響,許多兩岸學者臨時取消行程,還意外成為全球第一位入館查閱日記的人。 

 



蔣經國寫日記有一段特殊緣由。1925年他15歲前往蘇聯留學,12年後因西安事變才回到中國。蔣介石擔心兒子在蘇聯受共產思想影響太深,因此要蔣經國寫下在蘇聯的所見所聞,蔣經國就是這樣從1937年5月開始寫日記,寫到1979年12月底因健康不佳、視力惡化才停筆。 

 

蔣經國與章亞若 

 

閱讀蔣經國日記,很難不去想找出他對章亞若的回憶記錄。蔣與章的婚外情,解嚴前後已非敏感話題,但是關於蔣、章的交往以及婚外生子,特別是章亞若的死因,迄今並無確切說法。還有,蔣經國生前從未談及此事,即使對家人都不曾提及。那麼他會不會在日記中留下一些蛛絲馬跡的記錄呢? 

 

2020年2月4日,一個冬陽可人的加州上午,筆者在胡佛檔案館翻閱蔣日記,從1942年開始查起,一個上午沒有太大收穫,正感到睏乏時,突然就在1954年的日記上,我有了驚人的發現。 

 

那年的10月30日,中央幹校(政戰學校)與青年軍(救國團)舉行聯合祝壽會,慶祝蔣中正總統68歲生日,由蔣經國主持,日記中特別記錄此事,同時又記: 

 

「夢見亡友繼春,與其並坐於河邊之大樹下,雖未講話,而夢中之所見,有如在生之時一樣,醒後追念往事甚久。後安、繼春、季虞皆為余最知己之友,而今已先後死亡。繼春為人忠厚,生性樸素,為一最難得之幹部。他在生時曾與章姓女相識,未婚而生孿子,當在桂林生產時,余曾代為在醫院作保人,後來竟有人誤傳此孿子為余所出。後來章姓女病故,現此二孩已十有餘歲,為念亡友之情,余仍維持他們之生活,並望他們有如其父一樣的忠心,為人群服務。」 

 

這是直接否認章亞若所生雙胞胎與他有關,還明確指出雙胞胎的生父是他的老朋友繼春。這真是太驚人的發現了!但日記所述是真的嗎? 

 

認祖歸宗有變化? 

 

蔣經國在日記說,章亞若所生的雙胞胎男孩不是他的骨肉,而是繼春的。「繼春」是誰呢?經查,「繼春」為蔣在贛南時期的部屬王繼春,曾任上猶縣長;日記中提到的「後安」則是贛南時期南康縣縣長王後安,「季虞」為蔣留俄同學、贛南時期蔣的辦公室主任俞季虞。故確如日記所稱,三人皆是蔣經國「最知己之友」,與他的交情很深。 

 

倘蔣日記所說為真,是他的老友王繼春跟章亞若有過一段情,而懷了孿生子章孝嚴、章孝慈,蔣家人會不會是看過蔣經國的這段日記,而一直不願意接納章氏兄弟?還有,蔣經國過世之後,章孝嚴已經改姓蔣,兒子也改為蔣萬安了,那麼這段「認組歸宗」還有效嗎? 

 

根據王美玉著作「蔣方良傳」的記載,蔣孝勇說,有關其父婚外情一事雖然外界的揣測很多,但是他們在家裡從來沒有提過,尤其他父親在世時,真的從來沒有提過章亞若的事,更別說是章孝嚴、章孝慈兄弟。另據蔣家親友透露,蔣孝勇生前曾問過蔣宋美齡此事,宋美齡搖了搖頭說:「沒辦法呀,我不只一次問過經國,他都說沒這回事!」 

 

也因此,儘管章孝嚴曾想求助於蔣夫人宋美齡女士,都未能完成改姓的願望。直到2004年蔣方良辭世後,章孝嚴才終於完成了他認祖歸宗的手續,也就是從姓章變成姓蔣,但他的孿生弟弟孝慈則維持原姓。 

 

改姓的程序是如何進行的呢?章孝嚴為了證明自己是蔣家後代,曾遠赴美國西岸,探訪他身份證上的母親,但其實是撫養他長大的舅媽紀琛女士。2003年章孝嚴到美國訪問舅媽,在中華民國駐洛杉磯辦事處兩位人員的見證下,取得紀女士幾根頭髮拿去做DNA化驗,證明紀琛和章孝嚴DNA沒有血緣關係,據以中斷他們法律上的母子關係。 

 

第一家庭的懸案 

 

接著還有一系列複雜的法律程序要走,那時台北市府官員明白告知章孝嚴,必須先符合民法一千零六十五條「非婚生子女經生父認領者視為婚生子女,其經生父撫育者視為認領」,經確認有認領條件後,再依姓名條例取得改姓資格而進行申請。由於章孝嚴所指生父「蔣經國」已經過世多年,因此民法一千零六十五條的前半段「非婚生子女經生父認領者視為婚生子女」的法令無法適用,但後半段「其經生父撫育者視為認領」變成舉證的關鍵,最後相關單位應也以此認定經國先生有接濟照顧章孝嚴的事實,而准予改姓蔣。 

 

不料蔣經國卻在日記上記載此孿子非其所出,當初接濟他們不是因為他們是他的親生兒子,而是「為念亡友之情,余仍維持他們之生活」,那麼當年據以認定的改姓根據,是否還有效呢?蔣經國日記在美國史丹福大學胡佛檔案館公開,會不會使蔣孝嚴的身分再度陷入迷霧,重新成為中華民國第一家庭的懸案? 

 

話說從頭,關於蔣經國與章亞若的戀情,在許多資料和相關人等的回憶中的確是存在的。根據江西省文史資料委員會編撰的「蔣經國在贛南」一書指出,章亞若當年在贛南行政區專員公署抗日動員委員會擔任文書工作,不僅才貌出眾而且能寫、能演、也能唱,經常和同事一起走上街頭向群眾宣傳抗日。她的表現引起蔣經國的注意,曾在贛南的「正氣日報」撰文表揚她。章亞若為了爭取和蔣經國有較多的相處時間,還主動要求參加蔣經國舉辦的青團幹部訓練班,成為學員後和蔣經國朝夕相處,兩人的感情也迅速發展。「新幹班」結束後,蔣經國把章亞若安排在專員公署的秘書室工作,協助處理公務,有時還陪同到各縣市去考察。1942年章亞若已經懷孕,必須離開贛南前往桂林待產。 

 

父子同樂的畫面 

 

至於,章亞若到桂林待產期間蔣經國與她的互動,資深媒體人周玉蔻在其「蔣經國與章亞若」一書中,曾對相關人等採訪有極詳實記錄,且摘錄幾段: 

 

章亞若到桂林待產後,「蔣經國到桂林探望亞若,大都是以公務赴重慶、途經桂林為藉口,避開外人耳目,還曾利用化妝手法改變造型,掩飾自己的真實身分。而他身邊由父親蔣委員長指派保護他安危的貼身侍衛人員,也幫著保守機密。通常蔣經國抵達桂林後,並不直接赴亞若居處,總是很小心地將所乘汽車停在距離麗獅百餘公尺遠之外,再步行而來。」 

 

據前往幫忙照料的章亞若妹妹亞梅回憶,蔣經國每次來桂林,多半在品嘗亞若親自下廚料理的小菜後,留宿一晚,第二天一早,用過亞若沖調的麥粉牛奶後離去。這樣一次又一次的相聚,就是亞若在桂林異鄉生活的最大期盼。後來有了雙胞胎,蔣經國每次一進門就雙手捧起兩個兒子,一左一右地抱在膝上逗弄。那幅父子同樂的畫面,章亞梅和桂輝兩人如今想起來,都忍不住落淚,直說永遠不能忘懷。 

 

周玉蔻還寫道:「做過蔣經國專員公署手下的漆高儒說,蔣經國在亞若離開贛州數月後,曾拿出一張亞若與一女扮男裝人士的合影照片,裝做若無其事地指著那位「男士」說:「章亞若結婚了,這就是她的丈夫。」那時蔣經國似乎就急於掩飾他和章亞若的關係。但這位「男士」其實是章亞若在桂林結識的女性知己,姓劉,是位思想前進的女性,服飾打扮也與眾不同,喜好穿著男性西服,一副年輕俊男的模樣。漆高儒指稱蔣經國出示給他看的那張照片,很可能就是這位劉姓女詩人與章亞若的合照。 

 

章亞若產子不久,1942年夏天即病逝,此後蔣經國即對與章亞若的事噤口,連對家人都不提,更使得1954年10月30日日記上的這段記載,顯得極為突兀!會不會是蔣經國在說謊,別有用心的刻意假造?又是什麼原因讓他需要造假說謊呢? 

 

為了探求原因,筆者經多方查證,發現此事存在諸多疑點: 

 

首先,日記特別提到王繼春「為人忠厚、生性樸素,為一最難得之幹部」,經查1943年3月王繼春逝世後,蔣經國確實感到無限傷痛,不但日記中有所記載,還曾寫過一篇文章追念他。而蔣當時雖哀痛繼春過世,但日記並未提及王留下與章女生的孿子,他「為念亡友之情」才照顧他們,卻在11年後另有此否認之記載,此為疑點一。 

 

再者、章亞若1942年3月生下雙胞胎,蔣在一週後的日記中曾有記載:接電報知亞若已生二孿子,欣喜至極。倘「此孿子非其所出」,何須電報告知,又何來「欣喜至極」,此為疑點二。 

 

另外,章亞若死於1942年8月,王繼春則是1943年3月7日才病逝。換言之,章亞若生產時王仍在世,倘二孿子確為王繼春所出,章生產時為何他沒在桂林陪產、而要蔣去當保人,這似乎不太合情理。且經查章生產時,蔣人是在贛南而非桂林,因此手下才會打電報告知,蔣如何成為醫院保人?此為疑點三。 

 

據此研判,蔣1954年10月30日日記所載,不能排除撒謊的可能。那麼他為什麼要在日記撒謊呢? 

 

不完整的日記 

 

更令人驚訝的是,我在閱讀蔣經國日記時還發現,1942年8月的日記中,從8月9日到20日這兩星期的日記不見了(Pages Missing),館方說日記送來時就已如此,顯示這是刻意而為的,可能是蔣經國本人撕掉的嗎?還是蔣過世後,看過日記的人撕掉的?又或是蔣經國1954年10月要撒謊時,把更早的心事記錄給撕去?蔣經國當時面對章亞若的驟逝,心情如何呢?他接受章亞若病逝醫院的種種說詞嗎?這些都因日記被撕去而無法求得解答了。 

 

戰亂漂泊的年代,造化弄人,誰能無憾。但蔣孝嚴兄弟在艱苦環境中成長,力爭上游,學經歷不僅獲得肯定,更難得的是,他自己和兒子蔣萬安通過民意洗禮而從政,足以告慰先人!只是蔣經國日記的面世,勢必又要掀起波瀾,為免流於世紀懸案,似乎只有DNA科學檢驗一途,才能一勞永逸! 

 

蔣經國與蔣方良的兒子蔣孝文、蔣孝武、蔣孝勇都過世了,但是蔣友柏等孫子輩還在。根據基因檢測單位的分析,蔣孝嚴如和蔣友柏相驗DNA,可以確認半叔姪關係,或者證實沒有血緣關係,或許可讓這個第一家族的世紀謎團不再是個謎,而可以真正塵埃落定。

 

 

圖片翻攝自台北市信民兩岸研究協會youtube頻道

 

黃清龍
資深媒體人、台北市信民兩岸研究協會發起人、曾任《旺報》社長
作者文章列表
黃清龍
資深媒體人、台北市信民兩岸研究協會發起人、曾任《旺報》社長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