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言快訊
快訊
首頁 / 放.高論 / 非常時齊
放.高論
非常時齊
【非常時齊】錯誤既已造成,罷免就是義務
2020.06.05
11:30am
/ 王時齊
高雄像是他的擦鞋墊,鞋底蹭乾淨了就奔向台北直取中央大位,並且在過程中的表現,讓高雄市民感到非常丟臉,讓投票給他的人,覺得自己的選擇非常不堪。在總統選輸後,韓國瑜摸摸鼻子回到高雄,若無其事。他有感到抱歉嗎?並沒有。

 

只剩最後一天,答案就要揭曉,是高雄市民終究證明選民才是命運的主宰,或者,是政治人物證明自己不管怎麼背棄選民,選民都拿他無可奈何。 

 



當韓國瑜和國民黨呼籲選民不要去投票時,這策略很清楚,是在利用台灣人善良的本質。因為善良,所以會覺得去罷免一個人似乎有失厚道;因為善良,所以會擔心走進投票所被認出來,可能會被報復或算帳。 

 

落跑市長 

  

具體講,就是「感到抱歉」和「恐懼後果」的心情。但是這樣的心情,根本不應該由選民來承擔! 

  

應該感到抱歉的人,是市長不是市民。89萬個市民投票給韓國瑜當上市長,但他給市民的回報是兩個月後就變心去選總統。高雄像是他的擦鞋墊,鞋底蹭乾淨了就奔向台北直取中央大位,並且在過程中的表現,讓高雄市民感到非常丟臉,讓投票給他的人,覺得自己的選擇非常不堪。在總統選輸後,韓國瑜摸摸鼻子回到高雄,若無其事。他有感到抱歉嗎?並沒有。 

  

應該感到害怕的人,也是市長而不是市民。當罷免連署如火如荼的進行時,韓國瑜除了變得比較沈默以外,高雄市民只看到市長更多的權謀計算,用市府機器干擾連署和投票,自己的廣告滿天撒,罷韓的宣傳火速拆光。面對罷免危機,韓國瑜有一絲對民主力量的畏懼嗎?沒有。他反而發出各種恐嚇的訊息,試著讓市民感到恐懼,怯於出門投票。 

  

所以,市民何需對罷免韓國瑜感到抱歉?何需對出門投票感到恐懼?過度善良,只是人善被人欺、馬善被人騎。過度恐懼,反而是自我繳械,讓真正該害怕的人可以囂張。 

  

韓國瑜當年的89萬支持者,有許多長期投票給民進黨候選人,他們會投給韓國瑜,就是因為善良,願意給國民黨一個機會,給新人一個機會。但是當韓國瑜毫不遮掩地展現出對高雄的不屑一顧,荒腔走板的表現成為高雄人共同的恥辱,這時候,錯誤既已造成,罷免就是義務。 

 

光復高雄 

  

做一個高雄人,出來投票,並不只是為了給無良政客一個教訓。韓國瑜很顯然不是一個會吸取教訓的人,他在被罷免之後,應該也會把帳算在江啟臣身上,明年直取黨中央當個黨主席,試著繼續刮刮韓風。在國民黨這個混亂而不長進的氣氛中,韓國瑜應該還有生存空間。 

  

高雄人出來投票,是為了幫自己找回尊嚴,幫城市找回光榮感。過去一年半,韓國瑜讓市民抬不起頭,但權力屬於人民,之前能給,現在當然也能收回。 

  

只要走出來投票,高雄人至少讓大家看到「自己的城市自己救」的志氣。未來,想起寫歷史的這一天,會很驕傲自己沒有缺席。

 

 

圖片翻攝自高雄市政府、wecare高雄、民視新聞網、博恩夜夜秀YouTube「STR Network」頻道;示意圖製作-放言視覺設計部 傅建文

 

王時齊
媒體經驗:曾任記者、主播、節目主持人、專欄作家、政治評論員。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