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放.直評 / 言所欲言
放.直評
府院黨定調「民主先生」 用美國《新聞週刊》封面悼念李登輝幕後
2020.08.03
11:23am
/ 鄒宜鈴
眾所皆知,台灣朝野紛亂,內鬥內行、團結外行,對國家正常化的認知甚至不同;此時,讓全世界知道台灣這個國家對李登輝逝世的態度,就至為重要,這絕對是我們對老人家的心意和敬重!

 

「請大家空出雙手,為一個人鼓掌...」,說這話的人是蔡英文。 

 



蔡英文背後的大電視螢幕,隨即出現李登輝的巨幅照片,那是當年美國《新聞週刊》稱他為民主先生的封面。封面上的李登輝,微微揚著頭,眼神俯視,笑容自信中帶著強大的你奈我何的氣場 ; 而那深深的法令紋,則是象徵他心心念念國家—台灣的民主路,深刻坎坷,但是不走回頭路。 

  

「向民主先生致敬,謝謝李前總統對台灣民主的貢獻」,封面旁就是這行黑底白字。 

 

李登輝的忍辱負重 

  

蔡英文轉過身,看著巨幅的李登輝照片,心裡想的會不會是當年自己還是政大教授,進入國安會當諮詢委員,第一次和李總統見面的點點滴滴!? 

  

現場的掌聲,長達90秒… 

  

雖然蔡英文出席的場合是選舉場,民進黨高雄市長候選人陳其邁社群之夜「人蔘大邁進」,難免被不同陣營的人做文章,但是講到選舉這件事,不管你是什麼政黨的支持者,我們可以一人一票選總統,都該謝謝李登輝當年的忍辱負重。 

  

很多人是不願意讓人民直選總統的,尤其是當年吃香喝辣享有權力的國民黨權貴! 

  

李登輝當時是總統,也是國民黨主席,他沒有直接下令就是直選,因為這沒用,甚至會被翻掉;他合縱連橫的找外部力量,結合己身的人馬,甚至把自己推上第一線,好好坐著,讓反對者「罵他」消氣,而且是愛怎麼罵就怎麼罵,他也不還口。套句他曾經說過的話「如果罵他可以讓事情快點做成,就給他罵啊」、「罵,我又不會吵塊肉」、「卡忍耐一下啦」。 

  

就這樣,我們從1996開始,可以自己一人一票選總統了,甚至是每天要照三餐罵總統也可以。 

  

現在,民主台灣有著李登輝的永恆看顧,他絕對受得住大家的掌聲,而且90秒還不夠… 

  

第一時間當李登輝逝世的消息傳出時,總統府、外交部、民進黨的哀悼訊息,就都是時代雜誌的封面的民主先生,這不是巧合,而是經過討論的。 

  

李登輝做過12年總統,2000年卸任後依舊活躍在政壇 ; 藍綠的從政人物、來台訪問的美、日政壇人士、學者,都絡繹不絕地出現在翠山莊。一個偉大、厲害的人,他的影響力從不因退休或是卸任,而有所影響,只因為有著「意志力」、「價值」、「信念」做支撐。 

 

李登輝的照片 

  

這樣的李登輝照片絕對很多,而且不乏正式、帥氣的照片,但是府院黨最後定調用美國《新聞週刊》 的民主先生封面照,主要就是想藉此提醒所有台灣人,我們可以人人一票選總統,就是因為他——李登輝;也是更加清楚定位、定調李登輝就是「民主先生」,用國際上已經的定位,再次定調。而這樣的定調,其實也是希望讓國內有些人士,故意想要把風向帶歪的影響力降到最小。 

  

相較於府院黨悼念李登輝的照片,台北市長柯文哲選的照片,就讓人很搖頭了! 

  

那是張李登輝充滿病容的照片,李登輝坐在輪椅上,柯文哲站在一旁,這是要展現什麼?柯文哲是接班人嗎?就算要選合照,也該選張李登輝很精神的照片吧 ! 

  

你可以不喜歡李登輝,但是對於他對台灣民主的貢獻和堅持,絕對得跟他說聲謝謝! 

  

雖然強者如李登輝,他不需要什麼「人死為大」的乞憐,因為你現在可以罵他、污辱他,都是因為他堅持民主換來的,是他讓你的權利更加深化。但是我們也該深深記得,那些現在咒罵他的人,好更加地捍衛我們的民主,深深知道民主是需要捍衛的,也要記得一個擁有權力過後的人,還願意去限縮自己權力的人,有多偉大。如果不修憲、不總統民選,他可以繼續當總統;1996總統直選後,他在2000年時,也還能再選一次,但是他沒有!他限縮了自己的權力,漂亮轉身,給別人選... 

  

「哪有,台灣本來就會民主化,擋不住的,絕對不是因為李登輝,只是早晚而已」,這樣的論調,不少藍營人士說過,但是這個「早晚而已」,是要多晚,難不成要到2020嗎?有本事,就跟所有台灣人說,對,我們不想讓台灣這麼早民主化,因為我們的權力變小了。 

  

「李登輝不是民主先生,蔣經國才是...」,這幾天因為府院黨的民主先生封面照,也些藍營人士找出「總統令」,上頭解除戒嚴的是蔣經國,不是李登輝,所以蔣經國才是民主先生,不是李登輝。老實說,拿這個去跟李登輝說,李登輝會說是啊,因為他是蔣經國學校的學生,沒有蔣經國打下的基礎,他無法擴大深化,改革蛻變! 

  

眾所皆知,台灣朝野紛亂,內鬥內行、團結外行,對國家正常化的認知甚至不同;此時,讓全世界知道台灣這個國家對李登輝逝世的態度,就至為重要,這絕對是我們對老人家的心意和敬重! 

  

果不其然,府院黨定調後,全世界有45個國家悼念民主先生李登輝,每一篇悼念文都提到李登輝對民主的堅持和貢獻。不要老是外國人肯定我們,我們自己人卻一直嫌,這是一種極度沒有心胸、沒有大我的表現。 

  

也別再去說什麼李登輝是日本人了,他出生在日治時代,那個年代的台灣人,哪個不是日本人?只要你的爺爺、奶奶、父母,不是1949年時從中國來台灣的,祖父母輩就都是日本人不是嗎?這到底有什麼好嘴的!?就像李登輝說的,他在20歲之前的確是日本人,之後學著當中國人,因為當時的台灣就是國民黨統治,之後才敢勇敢承認自己是台灣人,那是種深刻的悲哀和自覺。 

  

「身為台灣人的悲哀」,這是李登輝的名言! 

  

整個覺醒的過程,有著矛盾,和看似變來變去,但是總是在自我思辨的李登輝,卻是有著清楚的戰略目標,那就是有一天可以喊出自己國家的名字——台灣!只是為了達成這目標,過程中他需要忍辱,甚至要有階段性目標,只為謀求更多人的認同,慢慢的洗、慢慢的影響,就像他說的「台灣就交給你們了」。 

  

是啊,台灣就交給我們了... 

  

90歲後的李登輝,不只一次說過「他應該看不到台灣就叫台灣」,但是要大家還是要努力,希望大家「卡吞忍」一點,要沉住氣。 

  

李登輝那句「我看不到...」,最近常縈繞在耳邊! 

  

總統,我有記得,也會加油,台灣有一天會叫台灣的!

 

 

圖片來源:蔡英文臉書

 

鄒宜鈴
台北市民。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