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放.高論 / 政軍杰論
放.高論
政軍杰論
【政軍杰論】拜登當選 台海短期內不致爆發戰爭
2020.11.09
10:20am
/ 吳明杰
台灣社會因感受川普政府過去力挺台灣安全,因而期待川普能夠連任以持續確保台海安全,對於民主黨的拜登勝選,難免感到不確定性。

 

美國總統大選結果出爐,民主黨候選人拜登宣布勝選,雖然共和黨總統川普有意發動法律戰翻盤,但各國政要已向拜登紛發賀電,台灣也必須正視拜登即將接任美國總統的現實發展。在拜登明年1月20日就任總統前,甚至上任後的初期,由川普政府打造的抗中戰略並不會一夕瓦解,台海情勢在短期內也不致再升高危機或爆發戰爭。 

 



回到台海情勢的基本面,中共今年以來變本加厲揚言武統台灣,顯示習近平政權併吞台灣的意圖確實持續升高。然要以武力方式解決台灣問題,北京方面很清楚,首要障礙即是美國因素,一要先在政治外交上,讓華府缺乏介入台海衝突的意願;二是在軍事實力上,讓美軍難以、甚至無能力介入台海戰爭,而後者又會影響前者的決策考量。 

 

共軍犯台美絕不會袖手旁觀 

  

也因此,習近平縱然想以武力解決台灣問題,在川普任內,無論是在政治外交或軍事上,都明顯無法排除美國介入的因素。一則因中美關係陷入雙方建交以來的最惡劣情勢,北京和華府之間溝通管道幾乎完全中斷,華府高層甚至直接明言,若共軍犯台美絕不會袖手旁觀;二則在軍事上的實力,經今年以來美中在台海和南海周邊海空域的角力和對峙,解放軍應了解到,目前其海空實力,根本還難以和美軍抗衡,遑論對美軍進行「反介入」。 

  

所以,新任美國總統雖由拜登當選,對北京來說的當務之急,無論是要穩固習近平政權本身,或是解決台灣問題,最迫切的首要目標,應是修補並回復中美關係,因為如果無法在華府排除政治和外交上介入台海的可能性,解放軍就算足夠實力奪台,美國還是可能馳援台灣。 

  

其次,北京若欲以武力併吞台灣,除了解放軍本身須具備渡海奪台的軍事能力,在戰略上,還需要擁有足夠阻礙美軍協防台灣的多支航母打擊群,以及數量夠多的戰略轟炸機和空中加油機,而非只是號稱可以襲擊美軍航母和沖繩、關島基地的千枚中程飛彈。 

  

特別是今年共軍已經測試過,打了四枚東風導彈到南海(其中兩枚還失蹤),結果完全嚇阻不了美軍航母繼續入南海巡弋,也阻止不了美軍機對中國抵近偵查。因而習近平日前在十九屆五中全會,又再度提出新的2027年百年建軍目標,亦即坦承解放軍目前仍缺乏與美軍開戰的實力。 

  

再就美國總統大選後的現勢情況分析,在拜登明年1月20日上任後,雖可能出現北京修補華府關係的契機,但在此之前的不到三個月時間,習近平正擔心的是,川普有無可能把敗選歸咎於中共向全球散播武漢肺炎病毒,導致他選情一路下滑,並在卸任前以各種手段「報復」北京。 

 

「敲打中國」戰術 

  

理性來說,如果對中國動手無益於翻轉選舉結果,川普不見得會憤而「教訓」中國;但觀察發現,北京政界和學界卻不排除這種可能性,甚至已經全面提高警戒。香港《南華早報》就引述北京消息人士說法指出,在美國大選前,已有數名中國專家憂心,川普的「敲打中國」戰術,可能為兩國關係帶來一段危險時期,而若川普敗選,此緊張關係將達到高峰,而可能的兩個「熱點」是南海和台灣。 

  

換句話說,由拜登確定當選新任美國總統後,北京的當務之急,一是在川普卸任前,全面防備可能其可能「敲打中國」;二是在拜登正式上任後,加速恢復中美關係發展。而在此期間,如果解放軍貿然對台動武,除了可能成為川普用兵打擊中國的正當理由外,排除美國介入台海的先決條件仍未具備,武統台灣最後只會以失敗收場,因而習近平選在此時發動台海戰爭的可能性並不高。 

  

不過,北京當然還是不會讓台灣好過,排除對台動武的可能性,中共還是會持續以非軍事的「灰色行動」,繼續騷擾和壓迫台灣,並可能準備在拜登上任後,宣布劃設南海防空識別區,以測試拜登政府的南海政策態度和反應,同時藉以壓縮台灣西南海空域的活動空間,阻礙台灣和東沙島間的安全防衛和運補,在政治上對台步步進逼。 

  

除了必須排除美國介入台海因素之外,削弱台灣軍事防衛能力和抗敵意志,也是中共犯台前的先決條件,因而阻止美國繼續對台軍售,也絕對會是拜登政府上任後,北京將想方設法首要達成的外交目標。 

  

所幸川普政府任內到目前已經十次宣布對台軍售,售台武器無論是質和量都已等同美軍現役戰力,台灣軍方若能好好發揮這批高性能武器戰力,短期內已足以嚇阻中國對台軍事蠢動。 

 

川普對台軍售 

  

盤點川普政府過去不到四年期間對台軍售,從2017年6月以七項軍售外加一項商售的方式,首度售台有攻擊性的AGM-88B反輻射飛彈、AGM-154C(JSOW聯合遠距遙攻武器和MK-48 Mod6 AT重型魚雷等,以及SLQ-32(V6用於紀德艦電戰系統升級等,外加商售Mk-41垂直發射系統。這批武器已讓台灣擁有水下和防空制壓作戰(SEAD的攻擊戰力。 

  

2019年川普政府又先後宣布售台108輛M1A2T主戰車和66架F-16V全新戰機,更打破美國政府長達28年不願售台新戰機載台的紀錄;今年2020年川普政府更進一步售台具有精準和遠距攻擊性的M142海馬仕多管火箭(ATACMS、AGM-84H(SLAM-ER空射魚叉、AGM-84L岸置魚叉,以及MS-110外掛空照夾艙和MQ-9B海上衛士偵蒐無人機,已分三批通過公布,另兩項MK-62快攻水雷和M109A6自走砲,因屬防衛性武器更不敏感,近期也可能接續宣布。 

  

這些武器系統,包括MQ-9B及其背後支援的衛星鏈路和軍規GPS系統,整體上將大幅提升台灣軍方的C4ISR指管通情監偵能力;另空射、岸置魚叉和ATACMS,則將讓台灣軍方擁有遠距加精準的對海、對地打擊能力,加上大量和高機動也將提高戰場存活率,將讓解放軍意圖對台「首戰即決戰」無法達成,也更難以海空聯犯的兩棲模式奪台,對其有更強嚇阻力。 

  

同時,川普過去三年軍售台灣的武器項量,幾乎已是台灣軍方過去十餘年來希望向美採購裝備的總和,可以說台灣想要的都到手了,台灣軍方暫時應無迫切急需的採購項目;更重要的是,目前已確定獲得的武器,在未來幾年內,還需分年消化這些合計約180億美元的軍購預算;而且軍方內部也須加速先選員、接裝和訓練,才能讓這批武器真正發揮戰力。 

  

總結來說,台灣社會因感受川普政府過去力挺台灣安全,因而期待川普能夠連任以持續確保台海安全,對於民主黨的拜登勝選,難免感到不確定性。但從現實面看,在川普政府過去短短不到四年任內,台灣在軍購上已「先買先贏」,而這些武器系統,短期內也足以提升台灣自我防衛能力和信心;加上習近平政權自己還須先提防川普卸任前的「反撲危機」,短期內雖然仍可能繼續對台武嚇轉移壓力,但還不致全面對台動武引爆台海戰爭。

 

 

圖片翻攝自拜登臉書、示意圖製作-放言視覺設計部 林巧雯

 

 
最新新聞
吳明杰
中山大學政研所碩士,曾任自由時報政治組副召集人、中國時報撰述委員、壹週刊資深記者,現為自由作家。
延伸閱讀
最新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