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放.文創 / 華語歌曲
放.文創
李香蘭原唱的〈夜來香〉被鄧麗君「救」回歌壇,林憶蓮的改編煥發出時代新面貌
2020.11.13
17:57pm
/ 放言編輯部 資深編輯 廖明潔
身為李香蘭當紅時期發行的作品,〈夜來香〉迅速成為最熱門的流行歌,卻在戰後因為仇日而被禁唱,直到鄧麗君翻唱才讓這首歌重見天日,80年代初期又因為鄧麗君是「靡靡之音」而被中國封殺,誕生在動盪時代的這首歌,命運也一樣的跌宕起伏

 

說到〈夜來香〉這首大家都會唱的華語經典歌曲,你的印象會是什麼?也許很多人的回答會是「鄧麗君唱的老歌」,這回答説對也不對,這首歌的確「老」,不過你一定沒想到它誕生至今居然已經有76年的歷史;既然這首歌比鄧麗君還大上幾歲,原唱自然不會是她,而是曾經擔任過日本參議員的大鷹淑子。奇特的歌曲身世為這首歌加添了些許傳奇色彩,而幾十年來的各種版本翻唱,則是豐富了這首歌的生命。

 



李香蘭傳奇的一生

 

大鷹淑子是何許人也?她結婚冠上夫姓之前原名山口淑子,而更多華人知道的是她的中文名字—李香蘭。她因為父親在當時日本滿洲國的大陸東北地區工作而於1920年在當地出生,10幾歲時被中國籍義父取了中文名字「李香蘭」,之後就以這個名字拍攝電影而竄紅,成為滿洲國的頭號女星。後來她到上海發展,拍的電影和演唱的主題曲紅遍全中國,與周璇、白光等一起被封為「上海灘七大歌后」,還曾來台灣拍攝泰雅族少女莎韻故事改編的電影《沙韻之鐘》。由於她未提及自己的身世,又說得一口標準的京片子,大眾都以為她是中國人;日本戰敗後,她因為演出多部弘揚日本軍國主義的影片而被以「漢奸罪」逮捕,不過她成功找到自己的出生證明,既然是日本人,也就沒有「漢奸」的問題,於是被釋放遣返日本。她繼續以本名山口淑子在日本演藝界發展得十分順遂,甚至去好萊塢及香港拍電影,直到嫁給外交官大鷹弘改冠夫姓為大鷹淑子後,就此退出演藝圈轉而從政。她三度當選日本參議院議員,曾為日本在二戰期間的慰安婦惡行道歉,也曾勸誡首相小泉純一郎不要去參拜靖國神社,更積極支持巴勒斯坦解放運動,2014年以高齡94歲過世,結束了傳奇的一生。她的故事曾被寫成書、拍成電視劇,張學友唱紅的粵語歌曲〈李香蘭〉講的就是她。

 

〈夜來香〉命運跌宕起伏

 

回到李香蘭原唱的〈夜來香〉這首歌,寫出這首歌的是1940年代非常多產的著名音樂家黎錦光,包括〈香格里拉〉、〈採擯榔〉、〈王昭君〉這些現在仍被傳唱的歌曲都出自他的創作,〈夜來香〉完成後曾給當時的名歌星周璇、姚莉等試唱過,不過她們都因為歌曲音域太寬不容易駕馭而放棄。1944年,李香蘭去上海錄唱片認識了已是知名創作者的黎錦光,她在他的桌上看到〈夜來香〉的曲譜,順口哼了幾句非常喜歡,立刻央求黎錦光讓她唱這首歌,李香蘭曾學習過聲樂的演唱技巧,黎錦光聽過她試唱後十分滿意,遂讓她灌錄了這首歌發行。身為李香蘭當紅時期發行的作品,理所當然的迅速成為最熱門的流行歌,卻在戰後因為仇日情緒高漲,她主演的電影和演唱的歌曲都被政府禁播、禁唱。直到1978年,正在日本發展的鄧麗君把〈夜來香〉收錄在自己的專輯中且也在台灣和香港發行,才讓這首歌重見天日,也因此很多人誤以為她是原唱。1980年代初期,鄧麗君的歌聲隨著卡帶普及傳入中國風靡了廣大的群眾,民間盛傳「白天聽老鄧,晚上聽小鄧」,讓當局下令禁播她的「靡靡之音」,〈夜來香〉再度隨之遭到封殺,誕生在動盪時代的這首歌,命運也一樣的跌宕起伏。後來她在東京NHK大會堂舉辦演唱會時,把這首歌重新編曲錄音發行,讓這首歌被更多人知道及傳唱,除了眾多的國語歌手翻唱,甚至還有粵語、日語、韓語及泰語版出現。

 

改編翻唱版本帶來新面貌

 

〈夜來香〉的歌詞和旋律都有著古典的優雅美感,不知是否因為太優雅了,至今已有的上百首翻唱大多都是規規矩矩的,能夠加入創意新元素又能保有它古典優雅韻味的改編,唯有林憶蓮的版本了。這個出色版本的最大功臣是來自新加坡的音樂人李炳文(Dick Lee),他身兼作曲家、歌手、編劇、時裝設計師的身份,又有在新加坡、香港、日本居住的經驗,讓他的音樂裡有著既古典又現代、既新潮又傳統的fusion迷人特質。林憶蓮於1990年來台灣發行首張國語專輯《愛上一個不回家的人》時,裡面就有一首老歌翻唱的〈情人的眼淚〉與李炳文合作,他的新編曲加入R&B風格的節奏和合聲,加上林憶蓮柔媚的嗓音和唸白詮釋,讓一首本來「深宮怨婦」般的歌曲,搖身一變煥發出現代女性的自信風采,於是林憶蓮在第二張國語專輯《都市心》中,再度邀請李炳文來「翻玩」〈夜來香〉這首歌。與〈情人的眼淚〉完全是原曲原詞的翻唱不同,李炳文這次創作了一段全新的主歌旋律,由張芳露填入新詞,整首歌依舊貫穿著現代的R&B節奏,初聽會以為是一首全新的歌曲,直到副歌唱回原本〈夜來香〉的「夜來香,我為你歌唱,夜來香,我為你思量」段落,才讓聽眾倏然驚覺新舊旋律竟可以連接得如此毫無違和;林憶蓮以接近氣音的方式詮釋出深夜靜思的氛圍,間奏穿插著以胡琴演奏的「我愛這夜色茫茫,我愛這夜鶯歌唱」曲調,彷彿是一場舊歌與新曲的對話,中西元素交融下,打造出一首精彩佳作!

 

另一個現代化的詮釋版本出自於陶喆。與林憶蓮的狀況類似,陶喆在1997年的首張同名專輯中,以接近「阿卡貝拉(A Cappella)」這種無樂器伴奏純人聲演唱的方式翻唱了台語老歌〈望春風〉,成為該專輯中的一大亮點,所以在第二張專輯《I’m OK》中也留了個位子給老歌翻唱,這次他看上的正是〈夜來香〉。與〈望春風〉的翻唱是舊歌詞加上一段新創歌詞不同,這次完全是演唱原曲原詞,〈望春風〉之中還有加入了少量的樂器演奏,到了〈夜來香〉他則挑戰真正的「阿卡貝拉」演唱方式,以多層次的合音堆疊,讓他從小浸淫其中而十分純熟的R&B演唱技巧,能毫無任何遮掩地展露出來。他在歌曲中段趣味地加入類似古早留聲機播放出的樂曲段落,最後又曲風一轉成為爵士樂般的曲調,即使沒有任何的樂器編制,依然顯得豐富又多姿多彩。

 

 

圖片來源:「李香蘭」維基百科、翻拍專輯封面) 

 

最新新聞
延伸閱讀
最新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