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放.文創 / 華語歌曲
放.文創
李宗盛開台灣樂壇之先,赴美錄製潘越雲《舊愛新歡》專輯,為台灣樂壇帶來「新聲音」
2021.01.19
18:19pm
/ 放言編輯部 資深編輯 廖明潔
《舊愛新歡》是台灣流行音樂首度拉到國外錄音的專輯,該專輯的成功,為台灣流行音樂打開一扇通往遼闊新天地的門,此後陸續有越來越多的作品去到國外進行錄製工作

 

創造「新聲音」是許多音樂人一輩子都在追求的目標,也許是新的唱腔、新的曲風,也或許是使用不同的樂器、音效來做出新的感覺,更多時候是經由新的合作模式和對象,塑造出全然不同的新局面。30多年前一張台灣流行音樂首度拉到國外錄音的專輯,就藉由與國外音樂人的合作,為歌壇帶進不一樣的新聲音。

 



李宗盛實現夢想與潘越雲合作

 

在這張去美國錄音的專輯《舊愛新歡》中扮演著重要角色的兩人是歌手潘越雲和製作人李宗盛。本來在高雄餐廳駐唱的潘越雲,1980年被當時還未成立滾石唱片、只是前身滾石雜誌社的工作人員找上,直接寄一張國光號車票請她北上試唱,之後她毅然拎個皮箱就搬到台北,錄製發行滾石唱片的創業作《三人展》專輯,成為了滾石第一位簽約的歌手。滾石對這位「開山祖師婆」自是十分禮遇,4年內連續出了《再見離別》、《天天天藍》、《胭脂北投》、《無言的歌》、《世間女子》、《相思已是不曾閒》6張個人專輯,以及一張與齊豫合作的《回聲─三毛作品第15號》,也把各種資源挹注在她身上,唱了電視劇主題曲〈守著陽光守著你〉、〈浮生千山路〉,還有電影主題曲〈鎖上記憶〉等。這幾張專輯裡的歌都有著較重的文藝味道,潘越雲本身的嗓音、唱腔也像在唸詩,加上她波希米亞式的裝扮,整體的形象感覺是與一般大眾比較有點距離的;經過那幾年的發展,也到了需要來點新元素刺激的時候了。

 

至於李宗盛,先是因為侯德健製作一半就「投匪」跑去中國大陸,他接手鄭怡的《小雨來得正是時候》專輯,陰錯陽差地變成一位做出暢銷專輯的新銳製作人,接著在1985年進入滾石唱片,為張艾嘉製作概念性專輯《忙與盲》大為成功,讓他成為打造「都會女子」專輯的先驅。李宗盛家裡是開瓦斯行的,還沒在音樂圈混出頭時,他都在家裡幫忙送瓦斯,即使後來已做出那幾張成功的專輯,還是常常擔心會不會哪天一失敗又要回去送瓦斯;實在太想當製作人的他,從很年輕的時候就有一個做白日夢的習慣,他會幻想如果可以當到哪位歌手的製作人,他會怎麼打造該歌手的作品,潘越雲就是其中一位他夢寐以求的合作對象,當公司真的交付給他這項任務幫潘越雲製作專輯時,他提出了一個大膽的提議:去美國找樂手編曲及錄音。

 

大費周章帶回值得的成果

 

李宗盛後來開玩笑的說,當時滾石唱片的大家都很忙,沒人有空阻攔他這個提議,他自己找齊經費、聯繫舊金山的音樂經紀人就飛了過去,沒想到那位音樂人費用很高也不太有意願接這個案子,他只好先改投奔在洛杉磯的親戚。沒有美國駕照的他,無照駕駛到處去找出租公寓,並且從上百間的錄音室和上千位樂手中找出合適的,最後決定馬里布海灘Avata Macibu錄音室及好萊塢Fidelity錄音室,樂手包括曾擔任Paul McCartney的Wings樂團錄音吉他手的Laurence Juber,和曾與Bob Dylan合作過的Bass手Carl Sealove等。編曲等前置作業完成後,再讓潘越雲和公司的人過去美國錄音、拍攝專輯封面及MV,經過兩、三個月的折騰才完成,當他終於可以捧著壓製好的唱片母帶坐飛機回台北時,他形容自己小心翼翼地有如在捧骨灰盒一般。這個李宗盛生平第一次與國外音樂人合作的大膽嘗試當然還是值得的,《舊愛新歡》專輯在1986年10月發行,銷售量非常的好,賣出數十萬張,李宗盛也欣慰的說,因為這樣讓滾石的同事們那年都過了個好年。

 

去美國錄音這件事為專輯帶來什麼樣的改變呢?負責整張專輯編曲的兩位,George Kahn有爵士樂的背景,Jamii Szmadzinski則是New Age音樂出身的小提琴演奏家,進行現場錄音時,樂手們也會交換意見參與討論,間或有些即興的發揮,與台灣的錄音比較追求精緻、完美有所不同,這樣的安排,即使旋律本身未做任何更動,還是讓加州明快爽淨的樂風躍然音符間。李宗盛自己的創作和演唱都是十分白話的風格,他也要求潘越雲改掉之前那種比較溫婉、懶洋洋的拖腔,以較為乾脆、俐落的方式演唱,這讓她有了一種比較明亮、生活化的感覺,配合造型裝扮的調整,潘越雲不再是不食人間煙火的仙女,而成了帶點異國情調的現代都會女性。由鄭華娟創作的主打歌〈謝謝你曾經愛我〉就是一個明顯的例子,合音隨興的吟唱和電子小提琴的編排,使這首追悔過去戀情的歌惆悵卻不哀傷,些許浪漫中又顯得理智成熟。

 

專輯的歌曲安排仍有跡可循看出製作人李宗盛的「簽名」。從之前鄭怡專輯的〈結束〉到張艾嘉專輯的〈愛情有什麼道理〉,李宗盛都喜歡用一首他與女歌手的對唱來闡釋男女面對感情糾結中的不同情緒,這張專輯也不例外,第二主打歌就是他和潘越雲對唱的〈舊愛新歡〉,開場歌詞「電影將要散場,燈光慢慢變亮,我的心在記憶中徜徉」,一如他向來的白話鋪陳情境風格,也成了男女對唱的代表作。李宗盛在幫鄭怡製作的第二張專輯《去吧我的愛》裡,最後收錄了一首演奏曲〈午夜之後〉作為專輯總結,這樣的手法也延續到這張專輯,在A、B兩面各放一首〈阿潘的冒險故事〉和〈飛與鎖上記憶〉演奏曲,〈飛〉與〈鎖上記憶〉是他之前幫潘越雲寫過的兩首歌,不但以演奏曲提醒了聽眾兩人間曾有的合作,更以歌曲的排序表達出A面上半張仍對舊愛有所眷戀,B面下半張轉折做好接受新歡的準備的完整專輯概念。而運用演奏曲收尾的這招,後來也出現在陳淑樺的《女人心》、《跟你說聽你說(夢醒時分)》等專輯中。

 

專輯中還有鍾曉陽作詞、李宗盛作曲的〈最愛〉,張大春作詞、陳美威作曲的〈一片海洋〉、李格弟作詞、黃韻玲作曲的〈愛情賭注〉,以及當時還未出道的周華健所寫的〈眼眶之中〉,整張專輯的詞曲創作水準整齊,加上潘越雲完美的詮釋,成就了一張華語歌壇的經典之作。《舊愛新歡》的成功,為台灣的流行音樂打開了一扇通往遼闊新天地的門,此後陸續有越來越多的作品去到國外進行錄製工作,為台灣的流行樂壇帶來了更多的「新聲音」!

 

 

圖片來源:翻拍專輯封面) 

 

最新新聞
延伸閱讀
最新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