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放.高論 / 騰焰飛芒
放.高論
騰焰飛芒
【騰焰飛芒】歐陽娜娜舔共進行式
2021.03.11
10:45am
/ 孫瑋芒
身為中華民國國民,歐陽娜娜一步一步試探台灣對她容忍的底線,到如今,看來她根本放棄了台灣市場,一併放棄了台灣的價值觀、中華民國史觀。

 

歐陽娜娜參演了中國共產黨建黨100周年獻禮電影《1921》,電影已殺青。3月8日,她在微博曬出學生黨員造型劇照,寫下「今年七一,回望百年初心,不負青春韶華」。這句話預告《1921》將在中共百年黨慶日上映,歌頌了中國共產黨的成立。

 



《1921》和中國官方關係密切。據中媒公開資料,電影指導單位是中共上海市委宣傳部,新華社和騰訊影業戰略合作,由執導過中國主旋律電影《建國大業》、《建黨偉業》(中共建黨90周年獻禮影片)的黃建新監製兼導演。劇情「將生動展示中國共產黨敢闖敢拚的動人故事」,歐陽娜娜和劉詩詩等中國女演員「在片中飾演了百年前的革命先驅和進步女性」。

 

知名的舔共台灣藝人黃安、劉樂妍舔共舔得浮濫,又經常駡台灣,這兩人的言行早已被當笑話看,台灣人以丑角視之,他們在中國並不風光如意。歐陽娜娜在中共眼中,則相當具有統戰價值。

 

中國統戰樣板

 

她出身演藝家庭,父親是知名演員歐陽龍,曾擔任台北市議員、國民黨發言人。20歲的歐陽娜娜又是外省第三代,中共期待她的效力對台灣年輕人能起帶頭作用。

 

歐陽娜娜對台灣絕少口出惡言,貌似只想在中國默默賺錢,中國社會卻不容許。2019年3月間,時任國民黨發言人歐陽龍傳達「國民黨對一國兩制無共識」,被對岸小粉紅舉報為台獨,歐陽娜娜因為父親的言論面臨中國媒體封殺,乃在新浪微博發文表態「我為我身為中國人驕傲」,歐陽娜娜工作室加碼宣示「她一直堅定認為,自己是中國人,並堅定支持一個中國政策」。這些言論使她蒙上了機會主義者色彩,台灣網友封她為「歐陽支娜」。

 

《1921》2020年7月1日在上海開拍,顯然歐陽娜娜早在這個日子以前就被選定為劇中角色。她表態支持一中政策,對此不無貢獻。

 

到了2020年9月30日,央視在中國國慶前夕播出的《中國夢.祖國頌—2020國慶特別節目》中,歐陽娜娜與數名中港澳藝人同台,參唱了中國愛國歌曲《我的祖國》。她的歌藝不算很出色,那種音色、那種歌唱技巧,你在同學、同事的KTV聚會中,可以輕易找出一個。她的價值在她的身分。央視畫面打出「歐陽娜娜 中國台灣」字樣,藉她的現身宣示「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

 

繼續走舔共道路

 

歐陽娜娜為中國國慶獻唱,涉及了效忠對象的問題,在台灣招致爭議。在法律上,此舉涉及《兩岸人民關係條例》第 33-1 條所指:非經各該主管機關許可,「與大陸地區人民、法人、團體或其他機構,為涉及政治性內容之合作行為」。文化部、陸委會曾收集相關事證,聲稱若有違法將懲處,媒體一度傳出她最高可能被罰50萬元,結果不了了之。

 

今年2月10日,歐陽娜娜再登央視春晚,參演開場歌舞《萬事如意》,和參演春晚節目的藝人周杰倫、張韶涵以及方芳同樣被標註「中國台灣」。她繼續被當作統戰樣板。台灣社會反應平淡,歐陽娜娜在舔共的道路繼續前行。

 

2月下旬,中國承認了去年6月中印邊境衝突中,中方有4名士兵陣亡、1名軍官重傷,歐陽娜娜、賴冠霖分別轉發了中國官媒讚頌5官兵為戍邊英雄的微博,同時標記「祖國山河一寸不能丟」。這句話也有對台灣叫陣的意味。

 

國台辦旗下的中國台灣網刊出評論,指出兩位台灣青年藝人「致敬戍邊英雄,展現了兩岸同胞血濃於水的骨肉親情」,「他們是兩岸交流大潮中的靚麗風景線,是民族偉大復興時代的見證者、參與者和貢獻者」。台灣青年又一次被歐陽娜娜代表了!

 

《1921》雖然尚未上映,看過本片監製兼導演黃建新先前作品《建黨偉業》,可以推知這部電影百之之百是政治宣傳,不外是塑造共產黨人的光輝形象,宣揚中國共產黨偉大、光明、正確。

 

中國共產黨的成立,埋下了中華民國政府被顛覆的禍根。共產黨在蘇共扶植下壯大,勾連中國外部勢力從事武裝暴動。在共產黨話語中,國民黨是反動派、帝國主義者的工具。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建國神話,就是中共領導工農階級打敗了國民黨軍隊,建立了赫赫戰功,解放了中國人民。中共綁架了中國,成為現今世界和平的最大威脅。一個台灣藝人歌頌共產黨、在中國主旋律電影飾演共產黨人,對國民黨、對中華民國都是極大羞辱。

 

認同共產黨就是認賊作父

 

中國大外宣的臉書粉專日前貼出《台大教授苑舉正力挺歐陽娜娜參演建黨獻禮片》影片,苑舉正在影片中不經意地詮釋了中共以歐陽娜娜為統戰樣板,作用是對台進行心理誘惑:「大陸是世界第二大經濟體,所有發展的可能性,大部分集中在大陸。美國在下滑,大陸在上升。」他稱讚歐陽娜娜是「好樣的」,「我們要跟她學習」。

 

60歲的苑舉正聲稱,他的父母都來自大陸,在他這個年齡根本沒有個人認同問題,歐陽娜娜「從小在家裡耳濡目染所聽到的故事,她就會認為,認同中國、認同中國是祖國,所以對對她來講的話,把這個唱出來,跟著歌唱出來,是她自己做的選擇。」

 

這就奇怪了!我也是外省第二代,我童年被教導的,是認同中華民國,不是紅色中國;至於共產黨,是竊據大好河山的國賊,認同共產黨就是認賊作父;我的長輩罵人所用的最凶字眼,就「共產黨!」

 

雖然外省第二代被灌輸「家在山那邊」,《家在山那邊》這首老歌,如此描述共產黨禍害我們的家鄉:

 

「自從窰洞裡鑽出來貍鼠,

一切都改變了。

它嚼食了深埋的枯骨,

侵毒了人性的良善。」

 

「鳥兒飛出溫暖窩巢

春天變作寒冷的冬天

親友們失去了自由,

拋棄了美麗的家園。」

 

即便是當今中國網友,一些人會說「蔣公當年剿匪不力」,以黑色幽默表達對中共的不滿。

 

身為中華民國國民,歐陽娜娜一步一步試探台灣對她容忍的底線,到如今,看來她根本放棄了台灣市場,一併放棄了台灣的價值觀、中華民國史觀。她在中共眼中的特殊存在價值,建立在她背後是未被中共併吞的民主台灣。在中國的「歐陽娜娜們」,以及中共對台認知作戰的在地協作者,卻繼續做著挖台灣牆腳的事。

 

 

圖片翻攝自央視、歐陽娜娜微博、放言設計部—林巧雯

 

最新新聞
孫瑋芒
自由作家、攝影人,出版有長篇小說、短篇小說集、散文集。曾擔任美國《讀者文摘》特約作家、報社編務主管。
延伸閱讀
最新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