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放.高論 / 政軍杰論
放.高論
政軍杰論

【政軍杰論】中國軍演已破壞台海現狀 美應加速提供台灣反制武器

2022.08.08
09:24am
/ 吳明杰
https://fountmedia.s3.ap-northeast-1.amazonaws.com/article/09/93/159993_6433.webp

在台海現狀已遭到中國破壞後,華府過去以維持台海和平現狀為前提的「一中政策」也已不具意義。

 

中國因阻止不了美國眾議院院長裴洛西訪台,惱羞成怒進而在台灣周邊海空域大規模軍演以轉移內部壓力。相較1996年台海危機,台美這次早有預期和準備,然共軍以導彈飛越台灣上空、機艦跨越台海中線等動作,已嚴重破壞台海現狀。據此美方有理由加速提供台灣攻勢反制武器,才能阻擋共軍對台步步進逼甚至日後奪台的野心。

 



紙老虎

 

北京這次企圖藉由威脅和恐嚇手段阻止裴洛西訪台不成,在面子掛不住又不敢直接對美挑起衝突的情況下,一如預期又把台灣當成宣洩情緒的出口和目標。就在裴洛西成功訪台後,共軍隨即宣布從8月4日到7日在台灣周邊舉行大規模軍演,但軍演時間卻刻意選在裴洛西離台後,足以證明習近平根本不敢在軍事上和美國直接槓上甚至開戰。

 

因怕被譏為紙老虎,共軍這次對台軍演刻意加大規模、拉高強度,在台海周邊劃設六加一個實彈演習區,比96台海危機的對台演習區更大,其中三處甚至劃進台灣領海,不僅更逼近台灣,也帶有入侵台灣主權的意圖。

 

而就在裴洛西離台後,解放軍隨即在8月4日朝台灣北面、東北面、東面和西南四塊演習區,先後發射包括東風15B等共11枚導彈,其中從福建發射的4枚導彈更首度飛越台灣上方太空(非領空)落入台灣東面海域,還進入日本的經濟海域。此舉除了恫嚇台灣民心外,也有對美、對日進行軍事上的「反介入」和「區域拒止」的威嚇用意。

 

除此之外,北京更刻意藉此演習破壞台海中線,除在台海劃設一演習區橫跨台海中線兩端,並在同日在此區域進行遠程火箭彈射擊(研判可能為PCL-191遠程多管火箭)外,從8月3日開始就連續多日以超過20架戰機直接飛越台海中線,海面上也以十餘艘艦艇進入台海中線以東以及台灣東面海域活動。這些舉動,明顯就是藉軍演的手段破壞台海現狀,不僅企圖將台海納為中國內海,更意圖透過入侵台灣領海領空形塑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

 

有所準備

 

不過,相較於1996年台海危機,台、美這次都早有預期和準備。在應變能力上,正因1995、1996年共軍曾兩度對台灣的東北和西南海域試射過合計10枚導彈,而當時台灣仍不具備導彈防禦能力,當年台海危機後柯林頓政府才因而供售台灣長程預警雷達,並先後出售具備攔截彈道飛彈能力的3套愛國者二型和6套愛國者三型飛彈。換句話說,這次在面對共軍導彈威脅時,相較於上次台海危機,台灣已擁有導彈偵測和攔截的能力。

 

而其後台灣空軍也陸續接裝F-16、幻象和國造經國號戰機,加上26年來已建構包括國造天弓二型和三型、天劍一型和二型、美製刺針飛彈、海基標準二型飛彈等多層防空系統,加上國造雄三和雄二等艦載、固定和機動反艦飛彈。所以相較於1996年台海危機時,台灣的防衛能力也已大為提升,面對這次共軍挑釁,台灣的壓力是避免升高衝突,而非沒有軍事能力可以因應。

 

同樣相較1996年台海危機時美方一開始輕忽的態度,這次華府也早有預警和準備。白宮國安會發言人柯比早在共軍宣布軍演前,就已對外公開談及中國幾天內可能會出現對台試射導彈和跨越台海中線等動作。也就是說,美國這次早已掌握解放軍準備軍演的動作,甚至所有可能劇本也都在美方的預料之中。

 

也因此,美軍在裴洛西訪台前,即已從南海調派「雷根號」航母打擊群趕赴台海護航,同時還部署兩艘美軍最新、搭載F-35B匿蹤戰機的美利堅級兩棲突擊艦「的黎坡里號」和「美利堅號」增援;而在8月4日共軍對台灣周邊試射導彈的當日,美軍更一口氣出動包括可偵測彈道飛彈軌跡的RC-135S和RC-135V,以及少見動用的U-2S高空偵察機,還有可以偵測共軍殲20匿蹤戰機的E-3G預警機等,配合多架KC-135加油機,直接在台灣周邊海空域全程蒐整共軍導彈情資和參數,並監控共軍機艦越過海峽中線的行動。

 

「一中政策」也已不具意義

 

所以這次共軍對台軍演雖然規模和威脅程度都超過1996年台海危機,但也因為台、美軍方都已嚴陣以待,解放軍也不見得敢真正進入台灣的領空和領海越雷池一步。這背後意味,北京雖企圖藉由軍演對台極限施壓,但也不願在此時直接引爆兩岸戰爭,因為除了台灣已有所防備外,美軍目前軍事介入的可能極高,更重要的是習近平能否順利在中共二十大連任,現在仍充滿變數。

 

然而,儘管這次中國軍演對台還不致產生迫切的危機,但在共軍破壞原可作為兩岸軍事緩衝區的台海中線後,未來不僅中、美、台三方的機艦在台海周邊海空域直接遭遇甚至擦槍走火的機會將大增,對台灣安全的防衛縱深更是大幅壓縮。在面對共軍已進逼到家門口的情況下,台灣過去以「防衛」為主的「被動防禦」戰略已不再適用,也被迫必須轉向帶有攻勢手段的「主動防禦」戰略,才能反制共軍對台的進逼和奪台野心。

 

同樣地,在台海現狀已遭到中國破壞後,華府過去以維持台海和平現狀為前提的「一中政策」也已不具意義。美國拜登政府除應全面檢討對中、對台政策外,在台海安全問題上更必須轉向「戰略清晰」,同時全面調整對台軍售政策,並加速軍售或租借台灣能夠有效防衛台灣安全的武器和裝備。

 

具體來說,美方除應售台可掛載在F-16V戰機上的AGM-158A/B長程空射匿蹤巡弋飛彈外,也應考慮直接在台部署可打擊對岸共軍目標的陸基戰斧巡弋飛彈,甚至陸基型的「暗鷹」高超音速飛彈,以對共軍形成更強的反擊和嚇阻力;另應售台最新的NSM海軍打擊飛彈,以及可用於攔截火箭彈的以色列製「鐵穹」防禦系統。

 

最重要的是,從這次共軍演練奪台劇本可以看出,台灣不能只有不對稱戰力,而仍必須擁有一定數量的戰機和軍艦,才能因應共軍破壞台海中線後,未來以機艦頻繁對台的領空和領海步步進逼,而這部分,美方應考慮以租借方式將軍機和軍艦轉移給台灣,讓台灣能在短期內全面提升自我防衛能力。

 

 

圖片來源:維基百科、美國國防部、美國空軍、Twitter/@CIGeography;示意圖製作:放言設計部 林巧雯

 

最新新聞
吳明杰
中山大學政研所碩士,曾任自由時報政治組副召集人、中國時報撰述委員、壹週刊資深記者,現為自由作家。
延伸閱讀
最新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