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言快訊
快訊
首頁 / 放.擂台 / 放擂台
放.擂台
讀者投書|紅媒捧、臺媒辣,讓韓「特首夢」驚醒了嗎?
2019.12.31
13:14pm
/ 樂克凜
韓的反應,選擇了罵街般的攻擊,說別人「沒有水準」、「抹黑造謠」與「兩套標準」,卻完全沒有回應任何問題的內容。

 

政策辯論會理當是候選人最該把握的機會,在國人一次說明清楚其完整的國家願景與施政藍圖;當然,選民也樂見透過不同參選人之間的相互詰問,以及具有一定代表性與專業的媒體、學者或公民團體代表提問,來展現出「火花」,迫使候選人走出「舒適圈」,直接面對與回應相關的質疑。 

 



對國民黨的總統參選人韓國瑜來說,向國人闡述其具體的未來政見以擺脫「草包」之譏,以及好好說明自己近日以來的諸多爭議與誠意問題,以撕下「說謊成性」與「酒色財氣」之名,這一場場的政見發表會理當是其最好、或許也更是最後的機會。但韓市長卻選擇了把「火花」放在自己與現場的諸多媒體之間,更用輕蔑的態度與惡意的語言來面對媒體的合理質疑,實在是看不出任何一點國家元首的高度,甚至根本不像個合格的政治人物。 

  

稱中央社「狹窄可憐」,卻不願誓言捍衛主權尊嚴 

 

當中央社提問「如何與中國交流時,能兼維護臺灣主權與尊嚴?」這大概是每一個國人都想知道總統未來會如何去拿捏的核心問題,韓國瑜卻避而不答,反批媒體的提問「狹窄化」與「可憐」。 

 

這讓人不禁心寒:你連回到臺灣來,在自己的「主場」上誓言會捍衛國家主權與尊嚴的勇氣都沒有嗎?中國總愛處處打壓與矮化臺灣,你難道從來都不知道?既然你總口口聲聲地說要促進兩岸交流,那這個問題更是你最該向國人回答釋疑的,你卻沒有──到底是真的從沒有心要維護過,還是怕另一頭的收看者們會不開心呢? 

 

迴避自由時報提問,消費他人痛處「最最惡質」 

  

當自由時報提問,韓如果當選後,會如何處理「反送中」等香港議題時,韓國瑜表現地更令人不齒了,因為他根本沒在回答問題,而選擇去消費另一參選人宋楚瑜已過世的妻子,接著再把炮火轉向另一家媒體三立。 

 

韓國瑜聲稱要宋楚瑜幫他將心比心,問題是他舉的那些例子(黑道流氓、喝酒抱女人之類)很多根本就是自己的事實,「韓就是有做,宋就是沒有」,那你一直在鬼扯人家,還硬要人家跟你一起「設身處地」的是要幹嘛?而當你一邊忙著痛罵別人是「惡質媒體」,一邊卻又選擇用謾罵污辱來轉移話題,甚至不惜要拖對手毫不相關的過世摯愛家人下水時,又可曾想過:那最惡質的,可能根本就是你自己呢? 

  

對蘋果日報罵街,把臺灣媒體當自家小編? 

 

韓國瑜在這場辯論會中最惡劣的態度,或者說,是自有民主直選以來,臺灣政治史上關於總統辯論最最不堪的一幕,大概就是韓國瑜對蘋果日報的態度。蘋果日報就韓的「就任8個月就請假帶職參選」提出質疑「是否有違背對高雄市民的承諾」,以及對韓個人的金錢往來始終無法提出完整解釋,甚至自己的說法更屢被當事人所打臉。 

 

韓的反應,選擇了罵街般的攻擊,說別人「沒有水準」、「抹黑造謠」與「兩套標準」,卻完全沒有回應任何問題的內容。對比他前一週還在「博恩夜夜秀」等場合,戲癮全開地演著「我真的很對不起高雄市民」的溫情,以及因為畏懼數十萬人的「霸韓」行動而裝做自己是如何如何「捨不得高雄市民」,更足見其絲毫沒有感到過任何一次的愧疚或反省,遑論對於人民的真心誠意。 

  

政治人物當然可以有情緒,但絕不是拿來用作掩蓋自己的心虛,或轉移他人正當合理的質疑。作為總統參選人,其誠信問題當然重要。況且蘋果日報所提出的相關金流與「投資」爭議均有憑有據,你敢寫在監察院與立法院的財產公報裡,難道就不許他人檢閱後提出質疑?如果都是正當來源與合法買賣,那只要說清楚便是,畢竟「庶民也有買房的權利」。 

 

但韓陣營的說法一變再變,甚至動輒腦羞地公然抹黑媒體從「國家機器」拿到資料而充當打手,被現場打臉之後,到現在更是一句道歉都不曾有過──韓陣營難道是把臺灣媒體當作自家小編,一瞥見內容稍嫌尖銳或刺激,就要非把人家罵到撤稿與放棄不可? 

  

太習慣被「紅媒捧」,韓市長經不起「臺媒辣」? 

  

韓國瑜及其陣營,這一路以來受盡了所有中國官媒與部分臺灣媒體的獨厚「恩寵」,其報導頻率與讚揚程度,恐怕連「天亞社」重視報導教宗的程度都比不上其。但,那終究不是一個享有新聞自由的民主國家裡會出現的「正常」;韓國瑜可能在紅色媒體包圍下的「同溫層」裡習慣了那種「救世主」般的VIP待遇,而認為同溫層以外世界上的其他媒體都是妖魔鬼怪,並竟敢對他如此地「大不敬」。習慣了被「紅媒捧」的韓市長,難怪連這麼一點的「臺媒辣」都受不了了。 

  

不知,何時韓國瑜才會從他的夢中醒來,意識到自己是在臺灣,而非那所有媒體都只能做官方喉舌的中國?又何時才會發覺,自己在競選的應該是民主國家的元首,而非紅色獨裁黨國所委任的「土皇帝」與「特首」?

 

 

記者李資立/攝影

 

 
樂克凜
台灣大學國發所碩士生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