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言快訊
快訊
首頁 / 放.新聞 / 財經
放.新聞
財經
《放.獨家》吳欣盈才適合接班! 專訪獨董李勝彥:新光金只有李紀珠「沒兼任」的新光銀行有賺,元富、新壽都虧!
2020.06.01
15:32pm
/ 放言編輯部 資深編輯 陳依旻
李勝彥強調,就目前全球經濟局勢,以及新光金控整體經營來看,吳欣盈比較能帶來希望,壽險業他懂,有國外執照,海外人脈豐富加上語言流利,都是拓展新光海外壽險業的利器,這些也是李紀珠沒有的。

 

屢戰新光金控副董李紀珠,備受外界矚目的獨董李勝彥,近期接受《放言》專訪時兩度強調自己並非大公主吳欣盈的「打手」,是基於對公司治理「看不下去」才挺身而出。他說,比起李紀珠,更支持吳欣盈當接班人。李紀珠僅有華而不實的經歷、會講話;但是話術,新光金只有她沒兼任的新光銀行有賺。

 



新光金唯有李紀珠「沒兼任」的新光銀行有賺

 

5月最後一個工作天,表定約訪時間為兩點半,時間未到,坐定在李勝彥約好的天母一家咖啡廳,遠遠就看到他瘦小的身子,拄著雨傘,一步步前往定點,和他打了聲招呼,幾句簡單的問候便能感受到他的溫順與和善,讓人更加好奇,他屢屢獨槓副董李紀珠的勇氣為何?難道真如外界盛傳,他是吳欣盈「打手」?

 

「這個絕對沒有,吳欣盈自己本身就很厲害!」李勝彥語意滿是堅定,他已近身觀察指出,吳欣盈有的實力,李紀珠則是「華而不實的經歷」,攤開李紀珠經歷,擔任過金管會副主委,也曾任中華郵政董事長,之後接掌國內銀行龍頭台銀董事長並兼任銀行公會理事長,有人說她是國內金融界高層少見的女性;來到新光金之後,不僅擔任新光金控副董事長,還兼子公司新光人壽副董事長、元富證券副董事長。

 

「但被李紀珠兼得都很倒楣!」李勝彥直言,新光人壽虧,元富也虧,「只有新光銀行賺錢,好在李紀珠沒有去。」

 

相照吳欣盈的工作經歷,僅新光人壽慈善基金會執行長、新光人壽保險股份有限公司 副總經理、新光吳火獅紀念醫院 董事、臺灣工商企業聯合會 監事、新光大學新加坡專案 總籌備規劃負責人,雖然不比李紀珠精彩,但李勝彥說「吳欣盈有實力且做的出來,比起李紀珠,『當然』更支持吳欣盈接班(新光金)。」

 

李勝彥「當然」兩字說的爽快。不過,他也坦言,自己並非一開始就對吳欣盈存有好印象。並娓娓道來自己剛進來新光金的時候,吳欣盈還在董事會,「那時她與李紀珠就不對盤,自己對大公主印象也不是很好,覺得她講話怎麼這麼快,又那麼大聲,後來跟一些大老聊,發現吳欣盈的教育、個性就是這樣,其實認真聽,會發現吳欣盈的說法也不無道理,開始聽他講之後,覺得他對新光金業務很熟悉,在國外也有證照耶!」

 

新光金要永續經營很困難

 

問他李紀珠的優點,李勝彥想了想回:「講話!不過是話術,會包裝得很好,讓人不知是真是假。」

 

新光金控日前公告4月稅後盈餘2.04億元,累計前4月稅後盈餘69億元、年減13%,每股稅後盈餘0.55元,旗下新光人壽因外匯避險成本大增,4月出現虧損6.53億元,第三大獲利引擎元富證券,3月稅後也虧損4.49億元。

 

新光人壽是今年第一季底淨值比低於3%四家壽險公司之一,欲提升淨值,新光金董事會通過子公司持有的投資性不動產,後續衡量的會計政策由成本模式改為公允價值模式,追溯適用至今年1月1日,相關做法能讓新壽資產、淨值分別增至535億元以及468億元,4月淨值比將逾4.7%,該案還須經主管機關核可後始可認列。

 

日前新壽董事會通過對目前持股25%的大陸鼎誠人壽,增資1.875億元人民幣之後,再出售全數25%股權,是國內壽險西進首宗撤資者,新光金上周舉行首季法說會,李紀珠表示,新壽淨值比在4月已回升至3%以上,且新光金已完成對新壽約30億元現金增加,10月預計還會增資挹注新壽,今年預計對新壽增資100億元左右,加上運用金管會新公布的計算方式收益法折現,把部分投資用不動產的增值反應出來,有助強化淨值,目前來看,新壽資產品質算是「蠻健康的」。

 

從中國撤資以及會計政策等改變,李勝彥表示,李紀珠講的一派輕鬆,但其實新光金以後競爭力會大為減弱,要永續經營很困難,因為一切公司治理遇到李紀珠就很難落實,一來,她是副董,人家不敢對她講什麼;二來,新光金控董事長吳東進對她百依百順。「李紀珠、吳欣盈相比,我比較相信吳欣盈,李紀珠虛偽比較多,很會講話,但事後會發現不是這麼一回事。」

 

不僅李勝彥,中華信評在新光人壽的基本情境假設中預期,直言該公司在未來一至二年內累積資本的主要來源(如保留盈餘與有效保單價值)成長速度恐將減緩。李勝彥的判斷並非空穴來風。

 

海外擴展「吳欣盈是不二人選」

 

李勝彥指出,吳欣盈壽險有專業,尤其長照,本身也有證照,反觀李紀珠,不但壽險沒證照,也不買股票,一個不買股票的人,如何掌握股票脈動,一個從不買股票的人管理元富證券,很離譜,一遇到狀況如何應對。

 

如果吳欣盈接班,李勝彥說,新光金整體應該會更加活力,會有現代化經營方式;他解釋,並不是因為她是吳家的人,而是從社交、人脈、專業、語言等方面來看。尤其海外拓展,不只大陸,例如東南亞、緬甸,自己曾跟他一起去過緬甸演講,她都有人脈,據他所知,吳欣盈的人脈都是當地高層,「要去其他國家擴展,吳欣盈是不二人選。」

 

李勝彥強調,就目前全球經濟局勢,以及新光金控整體經營來看,吳欣盈比較能帶來希望,壽險業他懂,有國外執照,海外人脈豐富加上語言流利,都是拓展新光海外壽險業的利器,這些也是李紀珠沒有的。

 

李紀珠在雖然在台銀當過董事長,也任職金管會副主委,管過壽險公司,但「監理跟經營不一樣」,這次新壽節節敗退,中國撤資、淨值比不足,「找一個不是專業的人去,就弄到快要被接管。」

 

李紀珠自稱在中國有豐沛人脈,但大部分是李紀珠當金管當金管會副主委,以及在馬英九政府時期兩岸交流頻繁所留下來得,現在都已改朝換代,馬政府也沒了,不管兩邊,都已經不可靠;即使她手機通訊錄裡還有這些人,但有三點可能情況,第一,不見得打通;第二,打通不見得幫忙辦事;第三,事情不見得辦的成。

 

為吳欣盈抱屈「因為主要是李紀珠介入公司治理」

 

說到這裡,李勝彥補充,一兩年前的四月,曾和新光金另一名股東去找吳欣盈聊海外拓展等問題,結果被李紀珠人馬說他跑去跟吳欣盈報告薪酬委員會的事,但同一時間,李紀珠人馬也去找李紀珠談話,這件事卻沒人報導,還被輕輕放下,他強調很多消息,都質疑是李紀珠方面運用在金管會時期的媒體,惡人先告狀,把消息給特定平面媒體,導致很多訊息被誤傳、抹黑,「那天純粹是講柬埔寨、業務拓展,卻變成我們瓜田李下,公平嗎?」

 

新光金在李紀珠來之前,吳東進不善言辭,希望找一個能溝通金管會,於是鎖定李紀珠,但這想法有一個迷思,讓李紀珠去金管會一次、兩次還好,如果一天到晚都請李紀珠去講,李紀珠也不見得喜歡這些方式,對方也是,李勝彥指出,自己曾任中央銀行業務局長,「業者叫人來講話,見一次可以,第二次就會被懷疑是不是跟外面業者有瓜葛,所以吳東進的策略不是長久之計。」 

 

 

 

照片來源:記者陳依旻、吳欣盈和李紀珠臉書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