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言快訊
快訊
首頁 / 放.高論 / 麒幻世界
放.高論
麒幻世界
【麒幻世界】習近平歷史定位夢碎?港版國安法與它的產地
2020.06.01
18:32pm
/ 黃麒儒
習近平的歷史定位剩下修改中國憲法想當永遠的主席。

 

沒有意外,中國第13屆全國人大會議以2878票贊成、1票反對、6票棄權,通過所謂的港版國安法,也就是《全國人民代表大會關於建立健全香港特別行政區維護國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和執行機制的決定》,兩千多個人的「決定」要這麼長的命名,實在不像大國風範,尤其,這個決定其實是對香港《基本法》第23條的延伸,這樣看起來更顯得中國領導人習近平的怯懦。

 



什麼是香港基本法第23條?

 

香港在1980年代由中國當時的領導人鄧小平與英國首相柴契爾夫人談判,決定1997年讓香港回歸中國,同時也訂定了所謂「憲制」的基本法。可惜鄧小平沒能活到1997年7月1日見證回歸的煙火,不過,從這個出發點來看,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現在搞這個動作,顯然是想收割前人的成果,但格局就是小了點。

 

“香港特別行政區應自行立法禁止任何叛國、分裂國家、煽動叛亂、顛覆中央人民政府及竊取國家機密的行為,禁止外國的政治性組織或團體在香港特別行政區進行政治活動,禁止香港特別行政區的政治性組織或團體與外國的政治性組織或團體建立聯繫。”

 

香港基本法第23條在1988年就有草案了,1989年六四天安門事件後定案。即便鄧小平時代,對於香港的「叛國、分裂國家、煽動叛亂、顛覆中央人民政府」這些行為,也只能期待香港特區「『應』自行立法禁止」,而不是中國說了就算。這個法有趣的是明文禁止顛覆中央「人民」政府,因為對當時在香港的影響力而言,其實還有一個中央「非人民」政府,也就是蔣氏在台灣的政權。因為台灣當時已經經濟起飛,而香港在中國因為六四天安門事件被國際制裁下,成為中國僅存對外賺外匯的地方,所以這個條文基本上是訂來給中國自爽的,在當時的時空背景下意義不大。

 

胡錦濤-溫家寶體制的黃金十年再次提起國安法

 

不過,在2002年基本法第23條的落實重啓討論,這是江澤民當中國國家主席的最後一年,想當然,這是江澤民想要的歷史定位,但是歷史總是會重複,2002年到2003年的SARS疫情在中國跟香港擴大,同樣,也因為中國當時的隱瞞疫情跟處理無能,造成香港人極大反感,後來2003年7月1日香港人首次50萬人上街,讓江澤民政權想落實基本法第23條最後無疾而終。

 

中國從2003年開始是胡錦濤-溫家寶政權時代,在中國被稱為「黃金十年」,因為這十年中國的國內生產毛額(GDP)從全球第六升高到全球第二,這也是現任習近平主席望塵莫及的地位。美國經濟地位一直擋在中國的前面,這個巨大差距當然不是中國十年可以趕上的,因為中國以仿冒技術起家,中國企業很多走不出中國市場,先天條件受到限制。中國的經濟成長瓶頸問題,在川普當選美國總統後更加難以突破,因為川普帶領美國開始採取對抗陣勢,這讓中國一帶一路、2025中國製造、中亞跟非洲的買辦政策,執行起來成本更高。而在2020年武漢肺炎疫情擴散後更陷於停擺,所以,習近平的歷史定位剩下修改中國憲法想當永遠的主席。

 

胡溫體制的黃金十年其實也想過要動基本法,從2010年到2012年都有討論,當時用的是反恐怖行動為理由,但最終都是無疾而終,因為2009年金融海嘯後,中國花了至少4兆人民幣振興國內經濟,但得到的結果是貧富差距擴大、企業國進民退、失業問題無法解決、通貨膨脹一直上漲,而房價飆漲更是失控。所以,胡溫體制在2013年交棒給習近平-李克強體制後,等同留下一個財政跟金融的爛攤子,而且各方勢力得到中央的大撒幣、大借貸,發展成巨型商業寡頭,一時間習近平也難以抗衡,後來才發展成打貪打老虎的鬥爭包裝以及許多不明原因死亡的中國企業家。

 

習近平妄想的歷史定位已經縮水

 

對香港基本法第23條落實問題,有中國領導人接班跟處理這個議題的歷史脈絡,才能更瞭解習近平的思維。習近平看似要跟美國火車對撞的手段,這是為了塑造2022以後,能順利接下第三任期的僅剩少數選擇,因為武漢肺炎毀了中國經濟,也等同於毀了解放軍的後勤補給能力。習想在中共建黨100年(2021)對台海或南海用兵成就歷史定位,已幾乎不可能,只能重炒香港國安法這個老議題,而且還是饒過香港立法會的偷吃步。雖然不光明,但至少能讓捧習近平的人,以後可以誇口習近平超越鄧小平、江澤民、胡錦濤,而能跟毛澤東一樣偉大。但中國人大「加速修法」的決議,其實還有變數,因為期程最快要到7月底8月初,中間要過的關卡則是7月1日香港回歸紀念日,香港人這次會有多少人上街回應習近平,可以想見絕不少於50萬人。

 

回頭再看2019年底美國通過《香港人權民主法》,讓美國政府「每年」評估香港的特殊貿易區地位,再到現在美國國務卿龐皮歐對國會報告,提出「無法證實香港仍有獨立自主權」而繼續可依1992年《美國-香港政策法》享有特殊貿易地位,這不難看出美國早有沙盤推演,川普總統不怕火車對撞。但川普強調的貿易地位問題乃至關稅制裁,對香港只是小傷,真正會大傷的是港元自由兌換美元的法律承諾,這川普與美國政府都沒有特別著墨,顯然還留一個台階給習下。

 

習近平主席期望在中共建黨100年能有一番作為的風光大夢已經破滅,這跟外界以美中貿易戰或新冷戰來解讀習有勇氣與決心對抗美國不同,這是因為,若只看習這招加速國安法立法的對撞起手式,確實會感到危險重重。但從香港基本法第23條三十幾年來的脈絡來看,其實,習近平這次在爭取自己的歷史定位上已經膽怯。再看看歷史,江澤民據說被習軟禁,而胡錦濤、溫家寶更是直接從最高位裸退,現在只能當習宣傳的人形看板;習近平沒有一定能接下2022年以後的第三任期,這是他最害怕的事,接不下就是清算,現用偷吃步部署超越鄧小平以來領導者的「大有為」就是證明。問題是,最後會不會一場空,淪為江胡溫,世界都在看。

 

 

示意圖製作-放言視覺設計部 傅建文

 

黃麒儒
大學兼任助理教授。國立東華大學經濟學博士、立法委員國會辦公室法案助理、國立臺灣大學博士後研究員。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