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放.文創 / 放文創
放.文創
「每到夏天我要去海邊」,《貢寮國際海洋音樂祭》20年來帶動海灘音樂節風潮,更成為孕育原創獨立音樂殿堂
2020.07.09
17:38pm
/ 放言編輯部 資深編輯 廖明潔

 

到了夏季,很多年輕人就會不自覺哼起拖拉庫樂團〈我愛夏天〉的這句:「每到夏天我要去海邊」,夏天的印象本來就是跟海岸、沙灘連在一起的,不過對台灣的樂壇來說,還有一個更重要得去海邊的理由,就是《貢寮國際海洋音樂祭》!這個今年滿20歲的樂團界盛事,因為考量新冠肺炎的防疫問題,原定7月初舉辦的活動喊停了,既然沒有「海祭」可去,就來回顧一下海洋音樂祭這20年來的歷史和對台灣樂團界的重要意義吧。

 



被大家普遍簡稱為「海祭」的《貢寮國際海洋音樂祭》,最開始是因為獨立唱片公司角頭音樂的老闆張四十三很想辦一個仿效伍茲塔克音樂節的活動,加上當時的台北縣政府希望可以發展鄉鎮特色活動而大力支持,第一屆就這樣在貢寮的福隆海水浴場辦了起來。回顧當時的台灣樂壇,過往不太受到重視的「樂團」在前一、兩年已有慢慢興起的勢頭,不過金曲獎的獎項上,「樂團」仍是被歸在「最佳演唱團體獎」之中,之前這個獎項的入圍和得獎者,多半都是南方二重唱、凡人二重唱這類的演唱組合。那年年初公布的第11屆金曲獎入圍名單中,「最佳演唱團體獎」破天荒的5組入圍者都是樂團,亂彈樂團最後從五月天、脫拉庫、四分衛等競爭者手中奪獎,主唱阿翔在台上大呼「樂團的時代來臨了!」,令樂團界大感振奮之外,也讓一般樂迷更加注意到樂團的音樂。而現在盛行的音樂節活動,當時在台灣才剛萌芽不久,於戶外環境中邊喝著啤酒邊聽現場演出的景象,在年輕人眼中既新鮮又充滿了吸引力;各種環境因素促成下,第一屆的「海祭」就請到了強辯、夾子電動大樂隊、四分衛、MC HOTDOG、糯米團、脫拉庫等知名音樂人來演出,也吸引了超過8千名觀眾參與。

 

 (海洋音樂祭在沙灘上看現場演出的輕鬆自由氛圍十分吸引年輕人)

 

 

《海洋音樂大賞》是「海祭」奠定地位的關鍵

 

如果只是一個集合諸多樂團在海灘演出的音樂節,「海祭」可能也只會成為眾多「大拜拜」式的活動之一,真正讓「海祭」在台灣樂壇建立起權威地位的關鍵在於第二屆開始的《海洋音樂大賞》。除了第一屆就設置的讓已有名氣歌手或樂團演出的「碧海藍天主舞台」,以及讓新秀樂團有演出機會的「熱浪搖滾開放舞台」之外,2001年第二屆的「海祭」設立了以獎勵華語地區原創樂團為主軸的《海洋音樂大賞》競賽,首屆評審請到伍佰、黃韻玲、劉天健、翁嘉銘、馬世芳、袁永興等音樂圈及樂評界的重量級老師,獲得「海洋大賞」的是日後成為台灣代表性獨立樂團之一的八十八顆芭樂籽,才發行第二張專輯的音樂才女陳綺貞則拿下「評審團大獎」。當屆的觀眾人數也激增到2萬5千人。

 

此後十幾年間,在《海洋音樂大賞》獲獎及入圍的包括盧廣仲、蘇打綠、MATZKA、Tizzy Bac、旺福、滅火器、Mango Runs(主唱為張懸)、熊寶貝、圖騰(主唱為舒米恩)、神棍樂團、SE樂團(後來改名Boxing)、Trash、美秀集團、暗黑白領階級、Flux等等,他們後續都在台灣樂壇站穩腳步,甚至受到金曲獎、金音獎等獎項的肯定,這讓《海洋音樂大賞》的名望日漸累積,成為孕育台灣原創獨立音樂的殿堂,也被創作樂團視為進入音樂圈實現夢想的捷徑之一。「海祭」的表演舞台是另一大賣點,海祭的規模從最初只有一天延長到最多達五天,參與演出的除了有五月天、交工樂隊、蔡健雅、兄弟本色、陳昇、張震嶽這些已經頗有名氣的音樂人,也吸引到包括日本、中國、香港、美國、澳洲等地的樂團跨海來演出,從「海祭」出身的陳綺貞、蘇打綠、盧廣仲也都曾以學長姊的身份「回娘家」表演造成大轟動。

 

(美秀集團奪下2018年的《海洋音樂大賞》評審團大獎)

 

 

每年夏天參加「海祭」是年輕人的熱門活動

 

「海祭」讓以往只會讓人聯想到「便當」和「海水浴場」的福隆,搖身一變成為原創獨立音樂的發源地,每年夏天去參加「海祭」是年輕人之間的熱門活動,參與人數最高曾達到30萬人;據當時有去參加的觀眾表示,從台北出發的火車上,每節車廂擠得滿滿的都是要去福隆參加「海祭」的樂迷,大夥兒情緒高漲,甚至從在火車上就開始自動地大聲合唱起歌曲,一路嗨到福隆。曾擔任8屆海祭主持人、3屆《海洋音樂大賞》評審,與「海祭」淵源頗深的資深樂評人袁永興也回憶,當時他站在舞台上望過去,從海灘一路蔓延到連結福隆沙灘的橋上都是滿滿的人,他根本看不到沙只看到人頭;宣布圖騰樂團獲獎的時候,主唱舒米恩正在海裡游泳,他趕緊游回岸上,袁永興還要在台上一直廣播拜託觀眾讓讓闢出一條路給他,才能順利上台領獎。

 

海祭20年來曾幾度因為遇上颱風而改期,除了今年停辦之外,2015年也曾因為發生八仙樂園塵爆事件,社會氛圍不宜舉行大型歡樂活動而停辦一次。雖然有討論商業財團與政府是否介入「海祭」太多、帶來的人潮破壞海灘生態的聲音,但這仍無損其對於台灣流行樂壇有重大貢獻的地位。就如袁永興所說的,「海祭」提供了新進樂團另一個選擇,可以在不是由唱片公司用傳統企宣模式打造的情形下出頭,而「海祭」裡這些新樂團的表演,就某個角度而言就像是「未來來的音樂」,讓你可以在這些璞玉還未被雕琢時先看到他們最原始樸實的面貌!

 

 

圖片來源:新北旅客臉書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