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放.擂台 / 放擂台
放.擂台
讀者投書|趙少康回歸國民黨,一夜回到九零年代
2021.02.03
11:54am
/ 陳冠廷
趙少康會出來選黨主席就是因為江啟臣的「試用期」到了,保守派非常不滿意他交出來的成績,而且手段非常有意思,要讓江啟臣自己做出選擇。

 

趙少康宣布要參選國民黨主席,這整件事最有意思的地方有兩個:第一是黨務系統的模糊反應、第二則是韓國瑜的影子。 

 



要理解趙少康為何出來,就不得不談現在江啟臣領導的國民黨。江啟臣這個主席可以說是國民黨史上的異類,他代表的是一個時代、國民黨迷失方向的混亂時代。從去年大敗以來,江啟臣就不斷地想要改變國民黨的形象,甚至開始敢接觸過去國民黨避而不談的議題,在社群操作上也越來越年輕化,這些都是看得見的改變,但筆者必須要說:這不是真正的國民黨。 

 

江啟臣的改革失敗 

  

江啟臣之所以能當上主席,是因為保守派的極大挫敗,但即使如此,保守派始終是國民黨內的主流,只不過是暫時失勢罷了,正常情況下江啟臣不可能當上主席。過去這一年等於是江啟臣的「試用期」,黨內保守派的想法是「就讓你搞看看,看能搞出什麼樣的成績來?」 

  

但一年過去了,江啟臣的改革可以說是完全失敗,民調沒有起色,對許多議題的表態反而引起黨內反撲(例如同婚)。其實這並非江啟臣的錯,打個比方,國民黨就像一棟快要倒的危樓,江啟臣只是幫它拉皮而已,內部的結構還是壞的,外表再漂亮也一樣會倒。 

  

回來談趙少康,他會出來選黨主席就是因為江啟臣的「試用期」到了,保守派非常不滿意他交出來的成績,而且手段非常有意思,要讓江啟臣自己做出選擇。根據國民黨的規定,要入黨一年以上且曾擔任中評委或中央委員才可以參選黨主席,但趙少康沒有當過,又出來說這沒有問題,只要江啟臣願意聘他就可以參選,把球丟回江啟臣身上,這等於是在提前逼江啟臣表態願不願意屈服。這就是第一個有趣的地方:國民黨的模糊反應。 

 

少壯派變成保守派代言人 

  

從趙少康突然宣布要參選以來,江啟臣都沒有出面做出明確的回應,甚至國民黨黨務系統也沒說什麼,江啓臣應該是被突襲,但正在開始反擊。例如陸續開始有一些報導指出當初是江啟臣邀趙少康回黨,背後意義就是江啓臣想要重掌主導權,讓外界看起來一切都在掌握之中。所以江啟臣應該不會就此屈服,後續還會利用參選資格跟趙少康纏鬥。 

  

另外第二個有趣的地方:韓國瑜的影子,趙少康直接了當說他是被韓國瑜說動來選黨主席,其實就是在傳達一個訊息:投我就是投給韓國瑜。去年選輸以後,韓粉其實沒有因此散去,而是在等待,等待韓國瑜登高一呼,但經歷罷免案後韓國瑜已沒有能量親掌這股勢力,趙少康是最適合的代言人。 

  

經歷過九零年代台灣政治的人如果仔細回想,他根本就是韓國瑜的兄弟,當年他離開國民黨創立新黨,號召力絲毫不輸韓國瑜,甚至能跟國民黨、民進黨三分天下。很諷刺的是,他當年代表國民黨少壯派,如今卻變成保守派的代言人。 

  

看到國民黨這齣戲,感覺就像歷史不斷重演。當年趙少康帶走一大票少壯派創立新黨,現在再回國民黨的目的也一樣,就是要把韓粉重新集結,從國民黨內切割開,變成真正只聽命於韓國瑜的勢力,改革派當然不會因此屈服,兩邊必有一場大戰,但最後的結果已經可以預期,就是重演九零年代的國民黨分裂,唯一的懸念只剩究竟誰能帶走國民黨這個名號。 

  

所以總結來看,趙少康參選國民黨主席是好事一樁,這代表國民黨會再進一步裂解,最後就跟當年新黨、親民黨的下場一樣泡沫化,連國民黨本身都變成不成氣候的小黨。讓國民黨消失的目標,果然最終還是只能在國民黨自己手上完成。 

 

 

圖片翻攝自youtube

 

 
最新新聞
陳冠廷
現職為立法委員林俊憲國會助理,畢業於台灣大學生物產業傳播暨發展學系,從傳播斜槓進政界的八年級生。專注於國防外交領域研究,口頭禪是「歷史總是驚人的相似」。
延伸閱讀
最新新聞